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178章 黑衣人再现

    果然不愧是林逸老大,真特么解气!钟品亮此刻心中则是振奋雀跃不已,他早就彻底臣服林逸了,林逸越厉害他越高兴,巴不得自家老大天下无敌呢。

    此刻众人之中,唯有孟同一个人神色不变,只是平静的看着台上林逸,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至于南天霸和南天门两兄弟,则是心有余悸的面面相觑,要知道苏兆河可是有越级杀人能力的,至少堪比金丹初期巅峰高手,结果却还是被林逸杀鸡一样一招秒杀,若是换成南天霸,下场也同样好不到哪去,至于至今都只有筑基大圆满的南天门,就更不用说了。

    今日一战,林逸在他们众人面前,真的已经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只凭他们自己,是绝对不敢再去招惹了,否则真的就是作死啊。

    人群之中,一个戴着斗笠看不清面貌之人,看着此刻台上云淡风轻却霸气侧漏的林逸,不由浑身一哆嗦,缩了缩脖子赶紧闪人了。

    这人衣着并非三大阁弟子,乃是顺着人群混进来的,如果林逸站在他面前,肯定能够一眼认出斗笠之下的这张面孔,赫然竟是之前在呼采天午山,遭遇的那个金丹中期高手!

    当初跟林逸拼了一个两败俱伤,他被迫闭关休养了足有一个月,直到前阵子才勉强恢复伤势,总算可以出关行动,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林逸杀死苏兆湖一众人的事情,通报给苏兆河,而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借刀杀人。

    林逸身份暴露,苏兆河当众约战,一切都在顺着他的设想方向发展,在他想来,虽然自己被林逸的什么丹火炸弹阴了一手。至今都心有余悸,但以苏兆河久负盛名的天才实力,对于区区一个林逸,就算没有那么顺利,至少也出不了什么大错。

    万万没想到,事情竟会骤然演变成如今这个局面!

    金丹初期的苏兆河,在林逸面前竟然会如此不堪,他的实力就算比苏兆河强,那也强得十分有限啊,怎么可能是现在这个林逸的对手?

    更让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的是。一个多月前林逸还明明只是筑基期实力,怎么现在就突然变成金丹初期高手了?难道他之前还隐藏实力了?

    就算是万渡金丹果,正常也只能用来提升金丹期高手的实力,而不可能让一个筑基期高手一步到位直接结丹吧?这种事情根本闻所未闻,也根本不现实啊!

    这个问题,斗笠男子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心中对于林逸,仇恨之余更是隐隐生出了一丝难言的畏惧。

    之前只有筑基期的林逸,就已经跟他拼了一个两败俱伤。如今林逸却已是金丹初期,实力只怕暴涨十倍都不止,这还让他怎么搞?

    找个机会偷袭林逸?这个念头才刚一冒出来,斗笠男子自己就已经心虚了。真要这么去做,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林逸屁事没有,而他自己却要步上苏兆河的后尘。

    可是,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林逸逍遥自在。他心中又是百爪挠心,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

    如果报仇,可能反被弄死。如果不报仇,又咽不下这口恶气,心结不解开甚至都有可能耽误日后修炼,斗笠男子这下真是进退两难了。

    “难道就这么看着林逸那小子肆无忌惮?”斗笠男子一脸不甘的捏着下巴嘀咕道,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一只手,毫无声息的拍在他肩膀上。

    “谁?”斗笠男子瞬间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被吓出精神病来,连忙往前跳了一步,这才惊魂未定的转头看着身后,一个身着黑衣不见真容的神秘人。

    斗笠男子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一脸戒备的看着此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不到一步的距离,而且自己一个金丹中期高手硬是毫无察觉,如果对方有心要杀人,自己此刻早已死了一百遍了,这个神秘黑衣人的实力,绝对高深莫测啊。

    “我有办法,可以让你快速提升实力,有没有兴趣?”神秘黑衣人淡淡道。

    “快速提升实力?还有这种好事?”斗笠男子一脸戒备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冷笑道:“天底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阁下用这么小儿科的手段来骗人,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江湖之上,尔虞我诈的事情太多太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落入别人的圈套,斗笠男子身为金丹中期高手,这种事情早就经历得多了。

    “呵呵,戒心还不小。”神秘黑衣人不以为杵的一笑,随即突然身形一晃,凭空消失之后,下一瞬便出现在斗笠男子的身后。

    斗笠男子再一次心惊肉跳,之前苏兆河在擂台上展现出来的超音速,跟着神秘黑衣人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而他也再次确认了一件事,对方想要杀自己,果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神秘黑衣人显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便转身而去。

    然而就是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令斗笠男子脸色一变,随即态度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连忙点头应是,一脸信服的跟着神秘黑衣人走了。

    片刻之后,斗笠男子已经身处在一间地下密室之中,被注射了一种药剂,正在运功消化药力。

    与此同时,就在这间密室的正上方,一间别具韵味的雅间之内,黑衣人正在毕恭毕敬的跟一个神秘女子汇报。

    “我已经给他注射了药剂,消化药力的窍门,也已经传授给他。”黑衣人俯首禀报道。

    “好。”神秘女子一边自顾插花,一边点了点头。

    “不过,属下斗胆问一句,这到底是什么药剂?”黑衣人不由有些奇怪道,这药剂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以他的层次和地位,这是很难得的事情。

    “不该问的别问,你也是老人了,连这些规矩都不懂么?”神秘女子平淡的语气之中多了一分不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