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869章 关系生疏

    天婵也没有再说什么,纵身一跃而起,这一次,倒是轻车熟路,因为天婵不用催发武技了,可以维持跳跃两次,林逸再补充一次体力真气的速度,倒是很快的就回到了五煞山脉的山顶处。

    “还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厉害啊!”林逸不由得感叹道,别看自己能秒杀这个秒杀那个,真正比拼实力的时候,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算你识相。”天婵心中有些得意。

    “张乃炮,要去哪里找?”从悬崖峭壁走了出来,林逸倒是有些迷茫了,先不说五煞蛮荒之地很大,就单说现在的灵兽暴动,他们要在这种情况下寻找一个人,简直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不是有天雷猪么?”天婵却是指了指天雷猪说道:“天雷猪不但能够寻宝,还能够找人,当然找人的范围有限,不如寻宝那么灵敏,不过胜在它是灵兽,可以在五煞蛮荒之地ziyou穿梭,等它寻找到了张乃炮,我们有目的的过去也不迟。”

    林逸有些惊讶,没想到天婵这么聪明,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于是对天雷猪道:“天雷猪,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叽叽!”天雷猪点了点头,之前林逸摔落在悬崖中,它也没有帮上什么忙,这时候林逸提出帮忙,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一下了。

    天雷猪去寻找张乃炮了,而林逸和天婵,就暂时在五煞山脉下面驻扎了下来,这里没有灵兽经过,倒是个比安全之地还安全的地方。

    “你居然也是五系属xing体质……”闲下来后,天婵有些惊讶的说起了林逸的体质。

    “你不也是?”林逸耸了耸肩。

    “那之前,我说我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天婵问道。

    “那时候,不是不太熟么……”林逸苦笑了一下。

    “不熟你摸我……摸我那里?”天婵冷哼一声,怒视着林逸。

    “我……”林逸有些无奈,但是他也知道。有时候。和女孩子没有道理可讲,只好道:“好吧,是我不好,隐瞒了这件事情。”

    “哼哼,这还差不多。”见到林逸认错了,天婵忽然觉得很开心,之前的怨气也没有了。反倒有些担忧:“你体质的事情,就只有你自己知道吧?”

    “还有……我身边几个比较亲近的人……”林逸有些不明白天婵的意思:“怎么了?”

    “没什么,你最好不要透露出去,不然……算了,反正你自己保密就好了。”天婵作为曾经的暗子,承受了太多来自于五行门的压力。所以她不希望林逸也走她这条老路,如果林逸真的被五行门选中,那么也要去执行那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了,这并不是天婵愿意看到的。

    “这个自然,要不是我们两个关系到了这一步,我也不会和你说的。”林逸点头说道。

    “恩……”天婵也是点了点头。

    “对了,问你件事儿,你之前在悬崖峭壁上催发的武技。是不是五行八卦掌?”林逸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是,你认识这门武技?”天婵心中微微一动。

    “可不可以教我?”林逸点了点头。问道。

    “这个……”天婵不由得沉默了,想要教给林逸,但是却又不敢,她如果将五行八卦掌教给了林逸,如果让五行门知道了,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她会倒霉,连林逸也会倒霉,天丹门也会跟着倒霉,所以天婵为了所有人,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她之前听林逸询问的时候,其实已经猜到了,林逸既然是五行体质,他想要学习五行八卦掌,也是情理之中。

    “呵呵,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其实我会的。”林逸耸了耸肩,他不想为难天婵,看的出来,天婵有不得已的苦衷!林逸不认为现在的天婵如果能够教给他武技的话,会选择隐瞒。

    毕竟,天婵连香囊都能送给自己,而且还会重返五煞蛮荒之地营救自己,这份情意林逸心知肚明,此刻天婵沉默,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的。

    “你会?”天婵一愣。

    “是啊,别忘了张乃炮怎么变成疯癫的,我最擅长的就是模仿别人的武技,虽然不相同,但是也有五成相似吧!”林逸笑道:“五行八卦掌,我是和另外一个人学的……”

    “塔甘龙?”天婵知道,林逸既然认出了五行八卦掌,那必然也猜到了她的身份和五行门的关系,两个人虽然没有点破,但是彼此心知肚明!

    “就是他了,他现在还好吧?”林逸问道。

    “没死,但是也没醒。”天婵摇了摇头。

    “恩……”林逸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再延续这个让两人都有些尴尬的话题。

    “喂,怎么感觉生疏了不少?”天婵见到林逸不说话,有些气闷,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无聊了非要戳穿林逸接受传承的事实,这样一来,两个人都不舒服。

    “其实,我在想,之前你怎么没有再受伤一次呢……”林逸呲牙一笑,他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开了一句玩笑。

    “讨厌!”天婵哪能听不出林逸的意思?她白了林逸一眼:“你怎么这么龌龊呢?就不能正经点儿?”

    “刚才正经,你说生疏,不正经,你又说我龌龊,我真冤枉啊!”林逸耸了耸肩,苦笑道。

    “那我也没叫你耍流氓呀!”天婵翻了翻眼睛:“喂,你给我讲讲,你和你的青梅竹马的事情吧?”

    “你说她?”林逸指了指杨七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却是选择xing的叙述,有些事情可以说的,林逸自然会说,但是不能说的林逸则是略掉了……

    故事很平淡,甚至可以说是乏味枯燥至极,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但是天婵听得却是津津有味……

    林逸讲完了,天婵倒是有些奇怪和惊讶:“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外家修炼者才对呀,你从小根本没有修炼过内家心法?”

    “没有,我是从八岁开始修炼内家的。”林逸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