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912章 林逸死了!

    “是,大哥你就看我表现吧!”

    常来廷表完忠心,忽然话锋一转:“大哥,在这个秘境中,听说实力会被压制到玄升期是吧?可我看我们隐杀门的人,好像都是开山实力,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林逸古怪的看向常来廷,这傻泡不傻啊!

    还知道旁敲侧击迂回探询,可惜这事儿林逸自己也不知道,拿什么告诉他?

    再说了,即便林逸知道,也不可能告诉常来廷!

    “这是门中机密,你不需要知道,何况你的实力本就是玄升期,知道不知道没区别!”

    林逸淡淡开口,心中却想着北冥老人这老灯运气倒是不错,进来的时候居然没被无形力量弄死:“还有,你是从哪里听说此事的?谁告诉你秘境中实力会被压制到玄升期?”

    “此事是老夫的推测,因为老夫亲身经历,所以和徒孙提了两句,他倒是放在心上了。”

    北冥老人忽然开口,老脸上古井无波:“作为隐杀门的丹堂堂主,老夫是否有资格知道?”

    “北冥堂主自然是有资格知道此事,不过我不能做主,还是一会儿回去时,北冥堂主亲自去问长老吧。”

    林逸耸耸肩,随口推脱过去,回头等北冥老人问的时候,他也能捡个现成的便宜!

    “哼!老夫自会询问,你就不用操心了!”

    北冥老人不满的哼了一声,随后转头看向通道边的一个石室,道:“就这里吧,没什么人打扰,足够清净!”

    “好,这里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

    林逸点点头,将手中的分身随手丢了进去:“北冥堂主,你先审着,我带常来廷去熟悉一下,顺便安排一些人手!”

    “这不太好吧?我们不一起审问么?”

    北冥老人有些矜持的捻着胡须,心说此人怎么又忽然开始识趣了?

    “审自然是要一起审,不过北冥堂主你先审着,等我回来再告诉我结果也是一样。”

    林逸略一抱拳,不由分说的拉着常来廷往外走:“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希望北冥堂主能审出些眉目!”

    常来廷心里极为抗拒,好不容易有报复仇人的机会,他当然不想就此离开,奈何刚才才说一切听从领导指挥,现在怎么好反口?

    两人脚下极快,不等北冥老人多说什么,就已经转过个弯道,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不过声音的传播却不受这点距离的限制,常来廷很快就听到了后方传来的惨叫声,心中想象着林逸此时正饱受折磨,生不如死,顿时爽快之极。

    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亲眼目睹亲手施为,这个仇报的不过瘾啊!

    林逸却在暗中偷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带走常来廷是第一步,让常来廷听到分身凄惨的叫声是第二步,第三步则是要马上带常来廷回去。

    “不对啊!林逸骨头挺硬,之前我折断他四肢时,他依然硬挺着不叫一声,现在却发出如此叫声,明显有问题,我们回去看看!”

    林逸话没说完,立刻扭头往回跑,分身的惨叫是他故意为之,北冥老人压根还没来得及动手,所以他必须马上出现!

    眨眼之间,林逸就出现在先前的石室中,北冥老人正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的林逸分身。

    “北冥堂主,你用了什么手段,居然令林逸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真是佩服!”

    林逸佩服的拱拱手:“先前我对林逸动手,这小子硬是咬牙一声不吭,所以我听到动静极为好奇,立刻就回来瞻仰一下北冥堂主的手段。”

    “老夫……什么都没做啊……林逸自己突然就惨叫起来!”

    北冥老人嘴角轻微抽搐了两下,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算了,此事先不提,既然你回来了,不如一起审讯吧!有什么事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

    “也罢!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说起来林逸怎么又没动静了?”

    林逸随意拱拱手,然后装着不经意的样子看向地上的分身:“咦!不对啊!这小子好像已经没气了!”

    北冥老人大吃一惊,枯瘦的身躯微微一晃,瞬间出现在分身边上,同时伸手检查起情况。

    在林逸的控制下,地上的分身十足就是一具尸体,任谁来看都不会发现丝毫破绽,除非他们鞭尸,才会溃散消失!

    “怎么可能?!为什么林逸会突然死亡?”

    北冥老人老脸上满是懊恼,好不容易抓住林逸,还没来得及审问丹道传承的事情,居然就这么死了?!

    老子辛辛苦苦辗转千里追来这个鬼地方,还不得不委曲求全的投降隐杀门,就是为了看林逸咽气的么?!

    “北冥堂主,我也很想知道,林逸为什么会突然死亡?刚才他可还是好好的,除了四肢折断,没有任何严重伤势!”

    林逸眯起眼睛,不冷不热的开始栽赃嫁祸:“我和常来廷刚刚离开,林逸就突然发出惨叫,而此地只有北冥堂主一人在,北冥堂主能否为我解释一番?”

    “你什么意思?是在说老夫杀了林逸?”

    北冥老人心中正憋闷,被林逸一激顿时勃然大怒:“即便是老夫杀了林逸,你又有什么资格对老夫指手画脚?难道隐杀门的丹堂堂主,就只是个任人欺凌的摆设么?”

    “不敢,丹堂堂主的身份自然尊贵,谁有胆子欺凌北冥堂主?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

    林逸煞有其事的和北冥老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心中却早已笑翻:“刚才长老的话北冥堂主也听到了吧?不要弄死林逸,他对我们隐杀门还有用处!”

    “老夫没弄死林逸,他自己挂掉,和老夫无关!”

    北冥老人霍然站起,枯槁的老脸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愤怒、冤屈、惶恐……等等情绪兼而有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堂堂北冥老人,实力被限制在玄升期,也不敢得罪隐杀门的人。

    “大哥,林逸小子最是奸猾!或许他是在装死!不如让我来攻击一番,或许就能令他醒来!”

    常来廷一抬脚,捋起袖子就要对地上的林逸分身动手,也不知道他真心想为北冥老人分忧还是只想趁机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