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947章 高歌猛进

    她肯定不能和慕小小说林逸指点她的事情,但是又觉得有些愧对闺蜜,所以赶紧拉着她离开擂台。 .更新最快

    着急忙慌之下,倪彩月居然绊上了自己的脚跟,差点从擂台上滚下来,好在她拉着慕小小,有这女汉子在,想摔倒也没那么容易!

    台下所有人都一脑门子黑线,尤其是被倪彩月踢飞的八字眉青年……我特么就是败在这种人手下的?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林逸正想上前去说说话,却已经有好几个东华学院和鼎城学院的人防贼一般围住了倪彩月,个个警惕性十足的盯着林逸,不让他靠近倪彩月。

    “呵……我只是想和倪彩月说两句话,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林逸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好当着倪彩月的面和这些人翻脸:“恭喜一下也不行?”

    “不行!别以为你是招生团的成员,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离开!”

    东华学院为首的一个女子面寒如冰,挡住林逸的去路,毫不客气的下达逐客令:“而且这里也不是你们飞扬学院负责的区域,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倪彩月张口欲言,却被慕小小一把拉住,这女汉子粗中有细,知道倪彩月现在开口,只会令处境更加艰难。

    这是来自于闺蜜的劝告,倪彩月无法置之不理,只能用歉意的眼神看着林逸,小嘴微微开合,无声的说了一句抱歉。

    林逸微微颔首,其他人难做不难做关自己屁事?!不过却不能让倪彩月难做!

    当然,说道理林逸也仅仅是出于老朋友的恭贺,并没有别的意思,所以洒然一笑,随意道:“罢了,我不想倪彩月为难,懒得与你们一般见识,就此告辞!”

    转身的同时,林逸不忘传音给倪彩月,以后有机会再说。

    说以后……其实也不会太久远,一会儿倪彩月第二次上台的时候,林逸还是要过来看着,必要时继续指挥。

    离开倪彩月这边,刚好江河海和秦月那边也快要上场了,林逸三两步来到他们这边,随便找了个空地方站着。

    场上战斗结束之后,又进行了一场摧枯拉朽的比试,江河海和秦月终于上台。

    他们的对手也是一男一女,林逸不想知道对方是哪个学院来的,反正也不会是对手,因为这两人仅仅是玄升初期巅峰实力,比起江河海和秦月差了不少。

    实力等级已经有差距,战斗力就更不用说了,江河海和秦月毕竟是跟林逸混过,也接受过林逸的指点。

    果然,江河海和秦月几乎是以碾压的姿态取得了首胜,还没等热身就结束了战斗。

    “林逸老大,我们运气不错,这一个大组中,都没有特别厉害的对手!”

    江河海和秦月下了擂台就直接来到林逸身边,有些兴奋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俩在进入十强之前,都不会遇到麻烦!一旦顺利进入十强,估计夺取前三也有可能。”

    “那就好,你们俩我很放心!只要第二轮拿到分组前三的名次,加上第一轮的积分,你们在选拔赛上脱颖而出就变得毫无疑问了!第三轮再保持水准,到了玄阶海域考核的时候,肯定能拿到加分!”

    林逸很欣慰,事实上分组前三都是比较保守的估计,以江河海和秦月的战斗力,拿到这个分组的冠军也不难。

    “多谢林逸老大,要不是有老大你的支持,我们俩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江河海郑重抱拳躬身,由衷的感谢。

    “好了,这种话以后就不要说了!都是自己人,你太见外了!”

    林逸微微点头:“你们去休息一下,养精蓄锐,虽然对手实力不强,但也不要大意,免得阴沟里翻船!我去其他区域看看,等你们进入十强再来看你们的战斗。”

    语重心长的吩咐了几句后,林逸就开始到处溜达,掐着时间又去了倪彩月的分组区域。

    倪彩月的第二场战斗即将开始,这次的对手比上次略强,光是慕小小一人应该会应付的比较吃力。

    林逸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继续故技重施,用传音的方法远程指挥倪彩月,在关键的时候闭着眼睛简单的出手!

    没有华丽的武技,却有惊人的效果。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利用这样的方法,倪彩月和慕小小的组合顺风顺水,一路高歌猛进,直接打到了十八强!

    最后这十八支小队,两两交手之后,会决出前九名,失败的九支队伍争夺最后一个十强席位,然后前九名进行排位战,确定获得的积分数量。

    只要再赢一场,倪彩月和慕小小就有了参与第三轮选拔的资格!

    就在此时,江河海和秦月也马上要进入十强席位的关键战斗,这一次他们俩的对手,是这个分组区域中最强的小队之一!

    林逸说回去看看,自然不能食言,趁着倪彩月和慕小小还没那么快继续比赛,先去回去一趟再说。

    当林逸赶到的时候,刚好江河海和秦月上台,他们的对手是两个白衣男子,两人面容相似,应该是兄弟。

    只不过一个面白无须,一个却留着八字胡。

    “在下白无需,这是我兄弟白有求,两位有礼了!”

    面白无须的男子居然就叫白无需,倒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江河海忍着莫名的笑意,也拱手示意。

    “在下江河海,此乃小弟内人秦月,见过两位白兄!”

    既然对方礼数周全,江河海自然也要以礼相待。

    “我们弟兄和贤伉俪倒是一见如故,可惜待会儿只有一组人能进入十强,到时候两位可不要留手。”

    白无需风度不错,说话永远带着微笑,让人升不起厌恶之心:“当然,我们兄弟也会全力以赴,今天过后,希望能和贤伉俪成为朋友!”

    “两位白兄也都是人中龙凤,我们能成为朋友自然是好!以后有机会,我们多亲近亲近才是!”

    江河海微笑抱拳,不知不觉间却少了几分大战前的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