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959 章 怒火斩杀

    “本来我们还以为你勾搭上了某个大人物,结果只是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啊!那还不如回来跟我们呢!我们哥俩轮番上阵,一定伺候得你欲仙欲死!”

    所谓的大人物,自然是指林逸,只是强势无比的林大师就坐在台下,再借给齐东十个胆子,也不敢将林逸牵扯进来。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也没兴趣认识你们,现在你们含血喷人,信口雌黄的羞辱我江河海的妻子!我要你们马上道歉!”

    江河海眼神冰冷无比,语气却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跪下!”

    “哦哟嗬,吓死本少爷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乡下小子,居然敢大呼小叫的让本少爷跪下!简直笑死人了!”

    齐东嘴里说笑死人了,可脸上却没有丝毫笑意。

    他能感觉到江河海的杀意,心中已经暗自后悔,是不是真要用这种手段来对付秦月。

    可马上他就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值!

    赢了江河海和秦月,他们两个就可以顺利进入晨星玄阶修炼者学院!

    而根据掌握的信息,江河海和秦月的联手威力强大无比,若只有一个人的话,自己这边二打一,未必不能战而胜之!

    正因为如此,必须要废去秦月的战斗力!

    “我再说一次,跪下道歉!”

    江河海压根没理对方在说什么,只是冷冰冰的盯着齐东和陈强。

    这种时候,江河海知道自己必须强硬!

    唯有如此,才能减轻秦月心头的负担,同时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力。

    “陈强,怎么办?我快被他吓死了呢……”

    齐东装着和陈强说笑,其实是真的有些怕江河海:“如果真被吓死了,那可怎么办?”

    “要真吓死了,他们两个就失去了考核的资格,我会不战而胜!到时候我会给你立个排位日夜供奉。”

    陈强心中也极为紧张,却还是努力配合齐东。

    “草!你丫还是兄弟么?居然想让我死了给你垫脚!”

    齐东怒骂陈强,心中却放松了许多。

    考核之中严禁致人死亡,否则取消资格,陈强是故意那么说,用来提醒江河海。

    不能下死手,还有什么好怕的啊?继续刺激这俩狗男女!

    “我说江河海,我们都是那啥过秦月的男人,按理说多少有些情分在,虽然你是捡了我们不要的破鞋……”

    齐东骂完陈强,转而开始羞辱江河海,同时也是进一步打击秦月。

    只是他没想到,这句话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你们道歉也没用了!”

    江河海冰冷的打断了齐东的话头,脚下猛然发力,身体鬼魅般冲向齐东和陈强。

    超蝴蝶微步!

    这是林逸传给他的身法,由蝴蝶微步脱胎而来,虽然江河海还不能达到林逸的超极限蝴蝶微步,但超蝴蝶微步也足够他使用!

    齐东大吃一惊,他压根没想到江河海会突然发动偷袭,而且是如此的迅疾!

    措不及防之下毫无防备,直接被对方一掌拍碎了脑袋。

    红白之物到处飞溅,江河海面上毫无波动,抬腿踢飞齐东的无头尸体,继续攻击另外一个活着的人陈强!

    既然已经杀了,杀一个和杀两个根本没区别,只希望秦月能保留资格就好!

    陈强脸色煞白,齐东的血肉有一部分溅射在他脸上,他觉得有些恶。

    生死关头,还有时间觉得恶心?当然除此之外,他更多的是恐惧!

    江河海怎么敢杀人?怎么敢在考核的比试中杀人?!

    这次比试之前,还特意叮嘱过的规则,不能致人死亡!这人怎么就敢无视了?

    这是陈强赖以保命的底气所在,可一切都在齐东的头颅被打爆的时候轰然崩碎!

    心情无比复杂的陈强,就是没有想起要好好的保住自己的小命,仅仅是本能的喊了半句:“饶命,我投……”

    投降都来不及了!

    他最后看到的是江河海冷酷的眼神,以及一只夺命的手掌!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擂台上多了两具尸体,擂台下则是一片肃静!

    在场的人多少都会有人命在手,杀人没什么大不了,但在说明不准杀人的考核现场,悍然动手,用凶残至极的手段打碎两个人的头颅,就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其实在江河海杀人之前,就应该有负责比试安全的裁判上台阻止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直到齐东陈强两人连续死亡,裁判都没有任何动静。

    看裁判那一脸呆滞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吓傻了!

    林逸却暗自冷笑,能担任裁判的实力最低都是开山期以上,而且都是精英,怎么可能会被玄升期的战斗所震惊?

    唯一的解释就是裁判故意坐视不理,任由事态严重化!

    “你在干什么?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在招生考核的擂台上杀人?!”

    后知后觉的裁判满脸怒容,身形一闪出现在擂台上,直接就大声呵斥江河海:“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儿了,马上束手就擒,或许还能从轻发落!”

    “呵……好大的威风!刚才你怎么不出现,事后大叫大嚷,以为就能逃脱掉你失职的责任了么?”

    林逸心说果然不出所料,裁判确实有问题,所以立刻站了出去:“擂台上发生了什么,大家有目共睹!你没有及时出手制止,要说责任的话,恐怕一点不比江河海小!江河海,你不用担心,对方找茬在先,死有余辜!”

    “胡说!此人动手速度太快,我一时惊讶,所以来不及反应也是正常!”

    裁判满脸怒容,急忙撇清关系:“再说了,比试之前已经严格宣布过规则,不能致人死亡,此人还悍然动手杀人,如此恶劣行径,莫非你想要包庇他不成?”

    废话么吧?还用你说?有眼睛的谁看不出他林逸是要包庇?

    可看出来不代表要说出来,说出来就等于直接撕破脸了!

    “遇到如此不公的裁判,我不站出来包庇一下,自然也会有别人站出来,公道自在人心听说过吧?”

    林逸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