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16章 栾博士

    “我觉得苦衷乐苦师兄的资历,足可胜任迎新阁三阁主之位。”林逸斟酌了一下说道。

    “苦衷乐?”于镇阳皱起眉头想了片刻,这才想起这么个人来,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研究过林逸的履历,他根本就不会知道苦衷乐,毕竟彼此的身份地位差距实在太过悬殊,正常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不错,他是现任新人管事大师兄,在迎新阁资历深厚,而且对我也一向很照顾,希望阁主您能考虑一下。”林逸出言替苦逼师兄争取道。

    前面的话都是铺垫,后面那一句才是重点,言下之意,这是人情。

    “苦衷乐确实不错,不过,他的实力好像还差一些吧?”于镇阳有些犹豫道,他身为青云阁阁主,对这事虽然可以乾纲独断,但如果苦衷乐连最起码的条件都达不到,那可是要惹人非议的。

    “他很快就是筑基大圆满了,马上就要突破至此,也就是这一阵的事情,这个我知道的。”林逸笃定道。

    其实苦逼师兄现在的实力,压根就只有筑基中期,而且天资只能算中等,正常情况想要等他突破到筑基大圆满,那至少需要个十年甚至几十年。

    不过林逸这么说倒也没有问题,反正他可以给人提升实力,真正需要的话,不过是个把时辰的事情而已。

    “那就没问题了。”于镇阳当即点头道:“不过,这事我还得跟上官阁主通个气,毕竟这个任命要经过长老会,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

    “好。那就多谢阁主了。”林逸笑了笑道,他也猜出这是上官天华的意思了,相信到时候上官天华听说是自己的建议,肯定不会阻拦。

    “嗯,不过这样的话。苦衷乐原来那新人管事大师兄的位置,你还得再挑个人补上。”于镇阳转而道,正常他根本不会去关注这种小位置,如今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将决定权直接交给林逸了,索性好人做到底。

    “我看萧然不错。要不就他吧。”林逸直接顺势道,之所以没有提及乔宏才和李政明,是因为乔宏才性格冲动,不适合坐这种位置,而李政明则因为仇家的缘故。一心想要低调,就更加不合适了。

    “行,那就萧然吧,就这么定了。”于镇阳点头道,他根本不知道萧然是什么人,反正只要知道是林逸的人,那就足够了。

    “多谢阁主成全。”林逸感激道。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儿吗?”于镇阳又问道。

    “……”林逸不由无语了一阵。心说这位阁主对自己还真是热心啊,忽然脑中想起了卢边仁,便道:“阁主可知道。卢边仁卢师兄去哪了?他之前对我也非常关照,不过这段时间,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卢边仁?”于镇阳愣了愣,这个级别的弟子他倒是有印象,有些不太确定道:“他啊,应该是出去执行任务了。我没太关注他,回头给你问问。然后让人告诉你。”

    “行,那就麻烦阁主了。弟子感激不尽。”林逸点头道。

    “那还有别的事儿吗?”于镇阳继续问道。

    “没有了……”林逸这下真是彻底汗颜了,这位怎么说也是三大阁的顶级大佬,竟然对自己一个内门新人这么殷勤,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

    “行,以后若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今天还有点事,就不在你这久留了。”于镇阳这才转身离开。

    “恭送阁主。”林逸执礼道,不得不说,他这回倒是真正享受了一把什么叫做优越感,对方可是青云阁阁主啊,寻常内门核心弟子连搭句话都是奢想,何况是这般有求必应!

    林逸实在是没想到,上官天华简简单单一句话,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不过转念一想,当初苏兆河那家伙,上官天华都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什么,只不过是坊间传言而已,都已经牛成那样了,人人敬畏不可一世,甚至都可以暗中给执法堂打招呼,就更别说是如今的自己了。

    如果上官天华这句话,不是放到现在说,而是在更早些时候,林逸相信自己在迎新阁,估计就麻烦全无,包括徐灵冲这些人在内,谁也不敢来招惹自己了。

    当然,这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林逸根本不会为了这种事情遗憾,更加不会为此抱怨什么,因为现在这般无人敢惹的环境,并不适合当时的自己成长!

    如果从一开始,就处在与世无争的温室摇篮之中,估计也不会有现在这般成就了。

    而如今,见识过内门大比秒杀徐灵冲那一幕之后,这些个跳梁小丑已经很难再对林逸造成什么威胁了,估计上官天华也已经看出,林逸和黄小桃联手之后,金丹期已经难有敌手,所以没有必要让这些跳梁小丑再跳出来惹事找茬了。

    林逸现在需要的,是更加强大的历练,继续留在北岛已经意义不大,接下来势必要找机会出北岛做任务,而现在给他的这些优待,只是为了保证后院不会起火,不让这些跳梁小丑给他扯后腿罢了。

    ……………………

    北岛某处,地下密室之中,奄奄一息的徐灵冲躺在床上,孟同则一脸紧张的守在一旁,神秘黑衣人也在场,而除此之外,房间中还有一人,赫然竟是上次给徐灵冲菊花宝典的那位炮爷。

    “炮爷……我辜负了……您的栽培……”徐灵冲让孟同帮着撑起身子,费劲的向炮爷致歉道。

    此刻他虽然奄奄一息,但面色却反而红润了起来,令孟同暗道不妙,这可是回光返照的迹象啊。

    炮爷闻言,过来替他上下检查了一番,下结论道:“虽然伤势很重,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救治,你被那林逸打成这样,其实一点都不冤。”

    “啊?炮爷……您是说……我还有的救?”徐灵冲顿时精神一振。

    “不错……”炮爷点了点头,随即道:“你等等,一会儿栾博士过来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