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7294章

    对于秦长老的好意,林逸真心感激,至少以后淬体能有更好的环境,对自己的实力提升大有好处。

    秦长老目送林逸出去,回头看了眼恢复正常的六棱水晶柱,忍不住轻叹道:“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此良才美玉,却只有火属性体质……若是师兄在就好了,能制造一个木属性给他,即便只是虚木属性,在绝顶的火属性之下也足够用了……可惜师兄早已离开不知所踪……真是天意弄人……”

    林逸没听到秦长老的感叹,自行离开了修炼室所在山峰,回到长须峰,感觉腹中饥饿,刚好也到了饭点,干脆先去食堂吃点东西。

    刚进入食堂,林逸就看到一边角落里围着一圈人,吵吵嚷嚷大呼小叫,显得极为兴奋。

    “吃下去!”

    “吃下去!”

    …………

    林逸微微皱眉,这里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只是如此吵闹,很影响自己吃饭的食欲啊!

    略微用神识扫了一下,林逸脸色一沉,心中顿时有了些恼怒!

    原本他不想插手这里的纠纷,现在却是不插手也不可能了!

    因为被人群围在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聊的挺不错的小胖子张逸铭!

    此时张逸铭正跪趴在地上,被人揪着头发用力按在地上,在他的嘴边是一些打翻的食物,而揪着他的那人则是在强逼他把地上的东西吃下去。

    “张胖子,你听听周围这些师兄弟的呼声,大家都希望你把东西吃下去,怎么?你想让大家都失望?”

    压着张逸铭的是个干瘦的三角眼青年,此时正用一种猫戏耗子的眼神俯视着张逸铭:“哦,我知道了,你是嫌这些东西没味道是吧?没关系,师兄我给你加点调料,保证你吃的倍儿香!”

    说完之后,用力的清了清喉咙,然后将一口浓痰吐在食物中,看得周围人都一阵恶心,他却没事儿人一样顺手拿起掉在地上的一个木勺,将食物搅拌了一番。

    “你看,师兄亲自给你料理,你要是不把这些都吃完,岂不是不给师兄面子?师兄我没面子,心情会很不好,你忍心看师兄心情不好么?”

    干瘦青年揪着张逸铭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拉近了一些:“乖,赶紧吃完,吃完了师兄再给你喝点汤。”

    “汪师兄,饶了小弟这一次吧,以后你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

    张逸铭努力的对抗着头上传来的压力,宁可求饶也不愿意去靠近地上的食物:“等这次家里的资源送来,小弟马上给汪师兄送去,可好?”

    “呵呵,张胖子,你这么说好像师兄是在敲诈你一样,说出去大家都会误会啊!事实上师兄就是请你吃点东西而已,至于这样么?”

    汪师兄手腕一提一压,张逸铭的额头就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你是想坏师兄我的名声?你觉得这样做真的好么?”

    张逸铭额头吃痛,好在是炼体的武者,还没那么容易受伤,只是略微红肿了一些。

    “姓汪的!你别太过分,泥人尚有三分土性,逼急了老子和你拼命!”

    张逸铭眼睛发红,一直以来被人欺负,他都会求饶认怂,可真被逼到了极点,总会有些爆发的倾向。

    “哟!请你吃东西你还想和师兄拼命,长能耐了啊!行,你来拼一个命试试!”

    汪师兄冷笑一声,揪着张逸铭的头发将他的头拉起来,另一只手顺势一巴掌就要呼上去,却被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挥起的手腕。

    “够了!这里是食堂,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

    林逸冷漠的声音在汪师兄头顶上方响起,随即手腕发力,将汪师兄的手臂甩了出去。

    汪师兄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半蹲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手臂倒了出去,脚下踉跄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身体,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

    “谁特么不长眼,连老子的事情也敢管?”

    等抬眼看清是一袭白袍的林逸,眉头顿时锁了起来:“嘁,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新人弟子司马逸!怎么?这就敢伸手管我们的事情了?”

    对于林逸这位管事三师兄,老的外门弟子还真没放在眼里,因为林逸的职权范围仅限于新人弟子,和他们完全不搭嘎。

    “你没事吧?”

    林逸压根没理汪师兄,而是伸手将张逸铭拉起来,顺手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到底怎么回事?”

    “司马师兄!”

    张逸铭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这种时刻从天而降的林逸简直就是他的救世主,叫起师兄来也是毫无阻滞:“他们就是喜欢欺负我……自从那天之后,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林逸顿时了然,那天显然就是指上次和林逸一起吃饭!

    看来因为此事,张逸铭更加成了那些老弟子的眼中钉了,找到机会就要欺负他一番,找不到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来欺负一番。

    这么算来,张逸铭倒霉,和林逸也有一些关系,出手帮忙更是名正言顺了。

    “司马逸,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无视师兄说话?”

    汪师兄见林逸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更是羞恼无比,伸手就要来抓林逸的肩膀:“今天就让师兄教教你怎么尊敬……”

    话还没说完,伸出来的手腕就被林逸抓在手中,然后用力反方向弯折,汪师兄顿时就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也跟着往后弯。

    “你又算什么东西?不知道我是管事三师兄么?还有没有尊卑了?”

    林逸淡漠的看着汪师兄,抬脚一踢,正中对方膝盖弯,强逼着他跪下:“就算你不知道我是管事三师兄,难道还分不清颜色么?你是瞎还是色盲?什么时候黑袍弟子敢对白袍弟子出手了?”

    周围的人顿时无语,林逸的理由确实强大,无懈可击!

    剑春派的等级观念极为严苛,衣服的颜色就代表了身份上的绝对差距!

    虽说林逸的白袍和内门弟子的白袍还有很大差别,可白袍就是白袍,普通的黑袍弟子敢主动对白袍弟子伸手,打断那只手都是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