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7316章

    “以前就有这种规矩,但并非是每次都用,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又启用了!”

    张逸铭继续小声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举个例子,司马师兄你若是获得了胜利,我们这些人中只要有一个能抢先上台,获取这个挑战名额,再主动认输,就算是完成了挑战了。”

    “这样也行?那还有什么意义?”

    凌涵雪也凑了过来,一脸惊奇的小声道:“胜者只需要接受一次挑战,所以这种作弊一般的手段,就能确保胜利了是吧?”

    “也算不得作弊了,原本候选人就是挑选出来的最强者,一般人哪里会是对手?何况这个挑战的过程,更多的是一种仪式感,其实并不用太在意!”

    张逸铭干笑两声,尽力解释:“凌涵雪你是风属性体质,速度极快,到时候要是抢名额,就要看你表现了!”

    “那是自然,你们放心,说起这种抢名额的事情,我还真不怕了谁!”

    凌涵雪顺利被转移话题,很是自得的拍拍胸口,已经开始计划到时候抢名额上台的细节了。

    至于林逸会输这种事,凌涵雪压根就没考虑过!

    张逸铭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没好意思为凌涵雪解释,自己这边人太少,很难说会不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正说话间,马武师过来示意林逸跟着他走,艾帆已经在他身后等着林逸了。

    两位新人弟子中的候选者一起来到主席台下,林逸就看到管事大师兄施施然上了主席台。

    “各位尊敬的武师、长老,还有在座的所有师弟师妹,今天是管事师兄的选拔比斗,首先由我来……”

    管事大师兄上台之后,立刻拿出了最无懈可击的姿态,开始滔滔不绝的演讲。

    林逸顿时一脸懵逼,说好的比斗呢?怎么还要先来个演讲么?

    一个外门弟子中的管事师兄而已,要不要弄的好像世俗界的总统竞选一样啊?

    最关键的是为什么没人通知自己还有这事儿?

    看管事大师兄时不时偷瞄一眼手掌,明显是早有准备,连演讲稿都有了啊!

    “……大家基本上都知道,管事大师兄主管外门弟子的各项统筹运作,尤其是向内门推荐旁听资格,我在这方面颇有建树,和内门的师兄们也相当熟悉,只要我能继续担任管事大师兄,未来必然会争取到更多的名额反馈给在座的师弟师妹们……”

    管事大师兄舌灿莲花,许下了一堆诸如此类的好处,倒也引来了阵阵欢喜。

    其中并不局限于他的手下,因为这些好处确实事关众人的切身利益!

    说了好一会儿之后,管事大师兄才心满意足的下台,然后换成了管事二师兄上台演讲。

    两人的说法大同小异,管事二师兄之前主管的是外门弟子的任务发放以及考核奖励,说起来也是个实权职位,所以他的重点也在任务方面。

    除了承诺会找来更多任务提供给外门弟子执行之外,管事二师兄还说自己会和宗门商量,提高外门弟子任务完成后的奖励。

    这同样是关系到每一个外门弟子的切身利益,果然也得到了众多欢呼!

    张逸铭听到这里忍不住小声嘀咕:“外门弟子的任务数量一共才几个,再争取也争取不到多少,僧多粥少之下,恐怕也只有他的亲信才有机会得到任务吧?这种人当管事二师兄,才是灾难!”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管事二师兄在发放任务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偏袒他这边的人。

    其实外门弟子之中也不是没有怨言,不过换了谁来都会一样,所以也没什么可多说!

    正因为如此,张逸铭的小声嘀咕完全湮灭在阵阵叫好声中,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艾帆,你准备一下,一会儿你先上去演讲!”

    马武师转头小声说道:“把你自己的优势说出来,让大家清楚就可以了,别紧张!司马逸你也准备准备,艾帆之后就是你了!”

    林逸暗自冷笑,马武师这偏袒艾帆的态度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毕竟两人是竞争对手,艾帆先上去,把好处都说完,林逸还有什么话可说?

    当然,两人总归会有不同的理念,人家竞选总统都会有不同的姿态展现,何况只是区区一个管事师兄?

    奈何林逸根本没有准备,临场发挥能做到什么程度,真心不好说!

    艾帆面带笑容,答应一声后马上登上主台。

    同样一番客套话之后,艾帆转入正题:“今天能站在这里参加管事三师兄的竞选,我必须要感谢秦长老,若非有他老人家的鼓励和督促,我绝对不会有今天的实力和信心来参加选拔!”

    “之前一直有传言说秦长老会收我为亲传弟子,在这里我需要澄清一下,秦长老现在并没有收我为徒,所以这个消息并不确切!应该说,我很希望能拜入秦长老门下,但是大家都知道,秦长老对于收徒要求的严格!我如今只能算是处于考察期,很有希望成为秦长老的弟子,仅此而已,所以大家不要误会!”

    表面上看,艾帆是在澄清谣言,同时向秦长老表态,因为昨晚被敲打过,不能再用秦长老弟子的身份说事儿。

    但实际上,艾帆这么说,效果比起直接说自己拜入秦长老门下也没多大区别!

    有这样一层关系在,围观众投票的时候,自然会知道该如何选择。

    而且这么说的时候,秦长老都没办法挑刺,艾帆完全可以说自己只是想要解释一下以前的谣传而已!

    林逸微不可查的撇撇嘴,这艾帆的小算盘打的可真溜,只是不知道秦长老会作何感想?

    今天的选拔,秦长老也有出席,林逸注意了一下,这位老人家目前是面无表情,但面无表情,多少就已经说明了他的心情不会太好。

    恐怕艾帆耍弄的这些小聪明,并不会获得秦长老的好感,为了获取一些选票,而忘记了自己的根本,或许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