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52章 灵兽乱坟岗

    然而即便如此,随着周围环境的逐渐变化,众人的呼吸还是不自觉变得粗重了许多。

    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可以明显感觉到,相比之前要变得阴森幽暗了许多,甚至可以说,越往前走,环境就变得越发死寂,阴森渗人。

    之前一路上,至少还能偶尔遇见灵兽,虽然这对只想着闷头赶路的众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还能感觉到几分生气。

    而现在,这种阴森森的感觉,让人感觉就像不知不觉走进了九幽地狱一般,甚至就连周围的花草,也不再那么郁郁葱葱,鲜艳欲滴,而是变得乱七八糟,枯黄阴沉,就算其间偶有几分绿色,也总给人一种惨绿的渗人之感,让人不自觉后脊背发凉。

    众人顿时脸色都变了,深处不同于外围,这一点他们倒是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不至于连草木环境都跟外围如此截然不同吧?

    虽然他们一个个实力高强,都是堂堂金丹期高手,但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底气不足,跟普通人一样,对于未知的存在他们一样充满恐惧,甚至因为懂得更多的缘故,很多时候他们的胆气,还未必比得上无知无畏的普通人!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也太阴森恐怖了……”黄小桃不由有些害怕的拉了拉林逸,一脸紧张的小声问道。

    黄小桃虽然看着乖巧文静,但其实是典型的外柔内刚,而且这么多年来经常外出做试炼任务。她的胆子远非一般女孩子可比,就算孤身一人陷在深山老林,她也未必会害怕,但是,眼前这副景象实在是过于渗人。

    周围万籁俱寂,众人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黄小桃虽然只是小声跟林逸说话,前面众人还是能够听到。

    事实上不仅是黄小桃。就连郭登涛和王封这样的纯爷儿们,此刻都有些心中打怵,听到这话之后,更是不自觉缩了缩脖子。

    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跟众人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要说这里龙盘虎踞,强大的灵兽比比皆是。众人都还比较能够接受一点。至少有这个心理准备。

    但眼前这景象,死气沉沉,连个活物都见不到,加上光线又这么幽暗,老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肯定不对啊!

    林逸一手拉住黄小桃,心中也同样惊疑不定,这份不正常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先一步察觉到了。也一直在提高警惕,戒备着周围所有的一草一木,但意外的是,这地方除了环境阴森可怖之外,并没有其他不对的地方。

    林逸虽然奇怪,但心中倒也并没有太过担忧,他的玉佩有预警功能,只要是他没有察觉到的危险,玉佩都会主动示警。而到目前为止,玉佩还没有任何的异样出现。而他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

    所以只有一种解释,眼前这阴森诡异的景象。并非是什么危险反常的征兆,应该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到底出于什么原因,一时间却还想不明白。

    “看来你们的见识还真是有限……”走在最前方的楚步白,回头将众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不由得笑道:“你们难道就只听说过婴参的大名,却从来就没听过它独特的生长环境么?”

    “对哦!原来如此!”经楚步白这么一提醒,郭登涛顿时恍然大悟的一拍脑袋,心中那点紧张忐忑,也随之不翼而飞。

    “婴参的生长环境?”林逸微微一愣,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毕竟他才结丹不久,别说元婴期,就连金丹大圆满的影子都没看到,如果不是之前给天行道炼制聚婴金丹,他估计连婴参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更别提其他了。

    不仅林逸,黄小桃、王封,甚至身为楚步白道侣的冯红玉,此刻也都是一脸茫然,他们的实力也还远没到那份上,没有专门做过这方面的功课,对婴参不甚了解也是正常。

    “涛子,你给他们说一说吧,省得一个个紧张兮兮,自己吓自己。”楚步白吩咐了一声,同时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示意众人赶紧跟上,不要掉队。

    “好嘞,看来大家都还不知道,婴参只是我们平常的叫法,它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名字更加贴切,也能解释咱们现在周围的环境。”郭登涛故作神秘的吊人胃口道。

    “到底什么名字,你赶紧说吧!”王封推了他一把,也许是因为之前受了伤的缘故,他身体本来就有些不适,在这种阴森可怖的环境中,更是不自觉一阵手冷脚冷,心里抖得慌。

    “好吧好吧,婴参的另外一个名字,就叫鬼参。”郭登涛刻意顿了顿,见众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这才继续说道:“至于原因么,倒不是因为这玩意长得像鬼,而是这东西一般都生长在阴气比较重的地方,比如说乱葬岗之类的。”

    “乱葬岗?难怪这地方变得这么阴森!”众人不由面面相觑,知道了来龙去脉,心中倒是不再紧张了,怎么说也是金丹期高手,总不至于连个乱葬岗都怕,刚才之所以这么紧张,不过是出于对未知的恐惧罢了。

    “不错,按照地图上标注的,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有一片灵兽乱坟岗,所以这地方变得有些阴森也是正常的,而且这也正好可以证明,我这张地图是准确可靠的,所以大家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前面楚步白头也不回的笃定道。

    “确实如此,这一回跟着楚兄,真是没有白来!”郭登涛几人顿时高兴道,再看周围环境的时候,不仅不再紧张害怕,反而越发觉得兴奋起来,毕竟这就意味着,距离梦寐以求的婴参越来越近了。

    林逸则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虽然这些话听起来都合情合理,而且是出自郭登涛之口,并不是楚步白的一家之言,但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是莫名的觉着有些古怪,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在心头挥之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