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56章 林逸的试探

    回想起这一路过来,楚步白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可谓几近完美!

    此刻众人甚至于都忍不住生出荣幸之感,能跟这样的人成为队友,眼看着婴参已经近在咫尺,这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啊!

    林逸看着这一幕不由暗暗摇头,楚步白这人,简直是装得一手好逼,自己来天阶岛一年有余,见的人也不算少了,但却从没有一个能像他这么蛊惑人心的。``;`om

    取得别人信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人崇拜自己,楚步白这一手倒是玩得炉火纯青。

    林逸对楚步白更多了几分警惕,不过并没有跟黄小桃明说,毕竟眼下这环境实在太过安静,但凡有任何一丁点动静,哪怕说话的声音再小,前面这些人也必然能够听到。

    何况就算能够瞒过这些人的耳目,林逸也不敢保证黄小桃知道这些之后,能跟自己这样不动声色,在楚步白这种人精面前,任何一点不自然都会成为破绽。

    林逸不想冒这个险,一路下来不动声色,就是为了婴参而在扮猪吃虎,如果这时候露出破绽,那就半途而废了。

    在楚步白的带领下,众人继续循着路线地图往前,类似于刚才那一头犀牛灵兽的诡异玩意,也随之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没有头颅的,没有四肢的,只有半边身子的,甚至只有一堆骨架子的,种种诡异邪门的存在,不断挑战着众人的视觉神经。

    虽然众人刚才已经听过楚步白的解释,知道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心中知道是一回事,眼中看到却又是另一回事,就算明知这些东西不会吃人,但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幕渗人的诡异景象,众人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啊。

    “林逸……我……我有点害怕……这跟真的似的……”黄小桃一边身子寸步不离的紧紧贴在林逸身后。一边一脸紧张道,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

    “没事,有我在呢,它们伤不到你!”林逸轻轻拉住了她一只手,转头安慰道。

    “嗯……”黄小桃弱弱的点点头,心中虽然还是不自觉的紧张害怕,但只要有林逸拉着她,心中便踏实多了。

    跟被蒙在鼓里的众人不同,经过鬼东西的提醒,林逸可是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些并非是什么冤魂留恋不去,而是低级鬼符魔头,乃是鬼修留下的邪门东西,之所以没有攻击性,只不过是因为这些都是残次品罢了。

    然而即便如此,接连不断看到这种诡异的情形,尤其周围环境还如此阴森可怖,饶是林逸的额头,都不由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仅是林逸和黄小桃,其他郭登涛和王封等人,尤其是刚刚闹了一个大乌龙的冯红玉,此刻也是战战兢兢。每走一步,浑身上下都止不住瑟瑟发抖,再也没心思像之前那么趾高气扬的奚落嘲讽别人了。

    也许是刚才被吓出了心理阴影,稍微看到一丁点渗人的景象。冯红玉就立马吓得尖声大叫,连带着身后众人也都紧张兮兮的,原本还只是心里打怵。但是有冯红玉这么个一惊一乍的娘们,就算本来没病都非得被吓出精神病来不可。

    众人之中,唯独只有楚步白一点紧张害怕的表现都没有,对这些全然都不在意,一如之前那般从容自信的大步向前,后面林逸看着这一幕,忍不住都纳闷了。

    楚步白这人,到底是无知者无畏,还是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啊?

    就算这人真以为说的那一番牵强解释就是事情的真相,身处在这种诡异环境之中,总不至于一点异样的表现都没有吧?就算无知者无畏,那也总有个限度啊?

    胆子再大,对于未知和不熟悉的邪门事物,终归还是会心存恐惧,这是人之常情,除非已经不是人。

    楚步白显然不会不是人,他这种表现,林逸思来想去,只能归结为两种情况。

    要么,这人并非表现出来这么坦然自若,其实心中也跟众人一样紧张恐惧,只不过不愿被人看破,所以面子上故意强撑着罢了。

    要么,这人对眼前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就跟天天对着死人的法医一样,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恐惧之心。

    而更让林逸心中疑惑的一点是,楚步白好像对这地方很熟悉,昂首阔步,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就算头上有血月照明,此刻光线也绝对不能算多好,何况还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单单只是对照路线地图,那也需要不少时间吧?怎么可能像他这样一丁点犹豫都没有?

    这一点,其实本身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破绽,楚步白不经意间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不过众人都被周围诡异的环境震慑,心中惊慌恐惧,根本就没心思留意他的表现,只可惜这一切,却瞒不过林逸的眼睛。

    “楚兄,你上次来过这里么?”林逸不动声色的突然问道。

    “我当然……”楚步白下意识就要回答,随即不由一愣,反应过来若有深意的回头看了林逸一眼,顿了顿道:“没有来过,从地图上看,这地方距离咱们的目的地已经不远,上次如果来过这里的话,就算时间有限,我也不会甘心就这么空手而回了,为什么这么问?”

    “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看楚兄你好像对这一带都很熟悉,而且这一路带我们走下来都没遇到过什么危险,相信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应该都是非常难以置信的事情。”林逸神色自然的笑了笑道:“所以我还以为楚兄你上次就已经走过一趟了呢,如果没有你,我们说不定早就全军覆没了。”

    “原来是这样啊……”楚步白明显心中一松,不着痕迹的呼出一口长气,笑道:“哈哈,这你就误会了,我其实也跟你们一样,只是事先看过地图而已,当然,我做的准备肯定比你们要充足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