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58章 难道走错了?

    兴奋过后,众人在楚步白的带领下,不由加快了脚步,梦寐以求的婴参近在咫尺,大家明显都已经按捺不住了,似乎就连这几天接连赶路累积下来的疲惫,都随之一扫而空,变得无足轻重了。

    不过,林逸这时候却是有些纳闷了,说实话从一开始他就在怀疑楚步白,总觉得这人有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而且一路下来的种种蹊跷,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眼下这婴参的药香味是不可能骗人的,其他人没见过婴参,还可以说是被楚步白骗了,但林逸可是曾经亲手用婴参炼过丹的。

    身为炼丹师,这种超级珍稀材料的气味,只要闻过一遍就不可能忘掉,这一点根本做不了假,也不可能骗得过林逸。

    可如果这气味真的是婴参,那楚步白的阴谋诡计又是什么?

    千方百计,将这么多人带到这里,如今甚至还真的快要找到婴参了,绕这么大的圈子,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

    到目前为止,楚步白身上虽然出现了种种蹊跷之处,但他并没有对众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甚至反而如他自己所说,真的将大家带到了目的地,距离传说中的婴参只剩下咫尺之遥。

    而且众人的加入,迄今为止对他来说,也没有丝毫的帮助可言,包括林逸在内,根本就没有派上任何的用场,只是一味跟着他赶路罢了。

    难道说,楚步白特意将自己这些人带过来。真的只是为了接下来迅速找到婴参,而没有别的什么不良居心?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这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心机深沉?

    可是,那之前这一路下来的种种蹊跷,到底又该怎么解释?

    林逸看着前方楚步白的背影,不由得一头雾水,直觉告诉他,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但问题具体出在哪儿,就真的不好说了。

    拉着黄小桃的手,林逸继续不动声色的跟着前面众人,他并不怕楚步白最后翻脸,怕的是楚步白另有其他算计,很可能防不胜防,如果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那就麻烦了。

    当然不管怎么样。心中对于婴参的期待,林逸并不比在场其他任何一人来得少,否则他也不会明知楚步白暗藏祸心,还带着黄小桃跟过来冒险了,一路扮猪吃虎,唯一所图的就是婴参。

    所以,此刻能够切切实实的闻到婴参的药香味,林逸心中还是非常兴奋的。否则要纯粹是楚步白设的局,而根本就没有婴参的话,那他这一次扮猪吃虎,也就毫无意义了。

    因为婴参香气的鼓舞,众人早已将心头那一点紧张和害怕抛之脑后,就算再看见什么鬼符魔头,也都根本不放在心上了。

    就连冯红玉这个受到过巨大刺激,心里留下了阴影的,都跟着楚步白一路健步如飞。一点也看不出胆怯的迹象。

    不过,很快众人又发现不太对劲了。类似于鬼符魔头这种渗人的东西,出现的频率开始慢慢变少了。但是周围环境的气氛,却反而变得更加阴冷森寒了。

    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原本清清楚楚的丛间小道,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甚至于,众人眼角甚至还能时不时看到,貌似有鬼影闪动。

    虽然看不分明,但那种影子跳动的景象,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们都是心志坚定的金丹期高手,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错觉,这其中肯定有东西,而且很可能是传说中那种不干净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之前原本稀薄的雾气,不知不觉间变得浓重了许多,刚才还可以清晰得看到天上倒悬的那一轮血月,可现在,抬头看天根本已是模糊一片。

    甚至就连相隔不过数丈的彼此之间,身形也在雾气之中变得模糊起来,乃至有一种影影绰绰的感觉,加上眼角时不时看到的鬼影闪动,饶是众人因为婴参而振奋得心潮澎湃,此刻都不禁有些不寒而栗,心底发虚。

    黄小桃吓得下意识的紧紧贴在林逸身后,不敢看周围的景象,而前面郭登涛和王封、冯红玉几人,也一个个蹑手蹑脚,有如惊弓之鸟一般,不敢像刚才那样大步向前了。

    林逸心中,见了这景象也不由有些打鼓,虽然不至于害怕,但周围时不时就有鬼影闪动,感觉就离自己几人不远,但却死活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点都不发憷。

    不过好在林逸可以确定周围这雾气,并非是头顶上那种有毒的瘴雾,只能影响到众人的感知,而不至于让人中毒毙命,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否则就算明知这地方有婴参,也必须赶紧退出去,婴参再好,也得有命拿才行,瘴雾笼罩这里就是一片死地,继续逗留只能成为婴参的肥料。

    “啊!前面没有路了!”前方突然传来冯红玉的一声惊呼,她是跟着楚步白走在最前方的,其余众人都跟在他们身后,前面什么情形,只有她跟楚步白最清楚。

    “什么?”郭登涛和王封顿时一惊,连忙快步上前查看情况,林逸和黄小桃相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六个人站成一圈,看着脚下彻底消失的小道,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之前虽然雾气变重,脚下变得模糊不清,但多少还有个小道的轮廓,但是现在连最起码的轮廓都没有了,前面就只有密密麻麻的草丛和灌木丛,似乎这条小道,到此就已经是尽头了。

    “楚兄,我们会不会走错路了?”郭登涛忍不住问道,小道突然走到尽头,正常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迷路。

    毕竟这地方雾气重重,能见度非常有限,迷路也是正常的。

    “不会的,我一直在对照地图和罗盘,方向肯定没有错,大家也不用惊慌,我这个路线图是祖辈传下来的,都不知道多少年没人走过了,小道消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楚步白依旧镇定自若的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