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79章 莫非猜错了?

    无论出身还是实力,常道平从来都是团队中最强的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他的决定,哪怕是双修道侣都不行,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小弟。

    “不……不是……常哥我不是这个意思……”罗拓翔脸色都吓白了,连连摆手道:“常哥你的吩咐,小弟我当然无有不从,可是这个……”

    跟着常道平来这奥朵修真城遗迹,罗拓翔就是冲着星墨乳,这还连星墨乳的影子都没见到呢,常道平就让他冒然踏入月影阵,那不是千里来送死么。

    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林逸看着这一幕,暗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其他曹诗诗这些人却没有他这样的眼力,一个个也都神情紧张,生怕罗拓翔之后,常道平下一个就指到自己身上。

    “哼,你真以为我让你进去就是送死了?”常道平冷哼了一声,这才道:“虽然月影阵不能冒然闯入,但是我手中拿着阵旗,照着我指定的位置,只要你不在里面乱走,根本就不会出事,怕什么?真是没用的废物!”

    “呃……原来是这样……”罗拓翔这才明白过来,不敢再有任何犹豫,连忙缩着脖子照着常道平所指的位置跑了过去。

    心中虽然还是抖得慌,但毕竟常道平还需要众人一起帮忙破阵,罗拓翔倒不觉得常哥会害死自己,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

    月影阵具有令人迷失的效果,众人本以为罗拓翔跑进去之后,应该就会消失不见,然而一直等到罗拓翔站定,也始终没有任何异样出现,不仅能够正常看见,就连声音也没有阻隔,感觉跟普通的荒地根本毫无区别。

    林逸暗暗点头,肉眼确实看不到什么变化,但若仔细用神识感知,就会发现远处的罗拓翔跟常道平手上的阵旗之间,隐隐有一股真气波动,将彼此联系在了一起。

    林逸所认识的熟人之中,天行道对阵法就颇有钻研,之前在中岛闲聊的时候,曾经听他说起过,破阵方式虽然是多种多样千奇百怪,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以阵破阵。

    多人一起破阵,便是以阵旗为阵眼,众人临时结成一个阵法,进而以阵破阵,虽然说也有独自一人破阵的情况,但即便是那样也需要阵旗,可以理解为一人结阵。

    就如眼下,因为阵旗的关系,罗拓翔跟常道平之间其实已经成为一个临时阵法,所以即便他就这么走入月影阵之中,也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因为他受到了临时阵法的保护,看着是处在月影阵范围之中,其实根本就没有被月影阵罩住,跟站在外面是一样的。

    而接下来要做的,便是众人一个个加入进去,使这个临时阵法的威力达到最强,以致最终能够破除月影阵。

    “诗诗,你去那里。”果不其然,常道平紧接着就对曹诗诗努嘴道,他所指示的位置,自然也是北斗七星之一。

    曹诗诗张了张嘴,多少有点害怕,但一见常道平严肃的表情,生怕跟罗拓翔一样挨骂,顿时就不敢再吭声了,磨蹭了片刻之后最终壮起胆子走了过去。

    紧跟着,其他三人也一个个被常道平,打发到了各自北斗七星的位置上,最后轮到林逸和黄小桃的时候,常道平却忽然愣住了,因为这俩人竟然自己走到一边去了。

    “小子,事到临头,难道你们想要当逃兵吗?”罗拓翔见状,立即在里面跳脚嘲讽道:“哼,胆小如鼠的土包子,我就知道这俩人靠不住,什么用也没有,到了关键时候只会坑队友!”

    说这话的语气,浑然已经忘了他自己刚才的反应,刚才常道平让他第一个进去的时候,他可是差点吓得尿裤子啊,结果现在发现没什么危险,倒是嚣张起来了。

    “就是啊,我们都已经进来了,这两人竟然还想偷偷溜走,岂不是平白浪费时间,陷我们大家于险境吗?”曹诗诗也跟着冷笑,对着常道平道:“常哥,你可不能放他们俩人就这么溜掉啊!”

    其余三人,见状也纷纷附和叫骂,毕竟他们站在眼下这个位置,不管怎么说都是要冒风险的,林逸两人这么一跑,岂不是白冒这么大风险了?

    “你们什么意思?跟你们说了这么多,结果这时候才来反悔,说不过去吧?”常道平同样脸色有些阴沉,破阵必须要有八个人,林逸和黄小桃要是不配合,他有再大的能耐也都只是徒劳。

    “咦?莫非是我猜错了,常兄你不打算让我们站在这儿么?”林逸指了指身前不远处,那剩下的两个北斗七星位置。

    “嘁,临阵退缩就临阵退缩,明明是没胆子的怂包,竟然还敢腆着脸装样?真是笑死了!”罗拓翔见状更加嘲讽得肆无忌惮了,指着林逸二人大笑道:“月影阵这么高深的阵法,小子你不会想告诉我,连你也知道应该怎么破阵吧?哈哈哈哈!”

    “不过是金丹初期的土包子而已,连这种人都能破阵,那母猪都能上树了!为了这次遗迹之行,为了破这个阵法,就连常哥都专门准备了大半年呢!”曹诗诗跟着撇嘴道。

    她之前并不知道月影阵的事情,但她身为常道平的双修道侣,常道平之前在做什么事情却是一清二楚的,为了研究阵法,常道平可是专门闭关准备了足有半年时间。

    从之前的表现来看,林逸二人分明跟他们一样,都是没听说过月影阵的,而为了破除月影阵,连常道平都要如此大费周章,如果说林逸二人却能这么轻易的洞穿玄机,那根本就不可能,简直是痴人说梦。

    “所以说,这两个土包子肯定是想要临阵脱逃,还在这里狡辩,真是可笑……”罗拓翔冷笑不已。

    虽然彼此无冤无仇,甚至都从未见过面,但他从第一眼起就看林逸各种不顺眼,无论是常道平对他热情有加,还是林逸本人那种淡然的气质,都让他讨厌至极,恨不得将这小子踩在脚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