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289章 不想交就走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以彼此实力对比,真要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常道平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面前这两位不会太过得寸进尺,忍着肉痛付出一点代价,希望能够度过这一劫吧。

    “你这人是耳朵聋啊?还是脑子有问题啊?让你们留下啊,没听见啊?”另外一个青衣人撇嘴骂道。

    “听是听见了,可是到底要留下什么,还请两位明言。”常道平脸颊抽了抽,只能继续低声下气的问道,能够破财消灾都还算是好的,如果对方蹦出一句人给我留下,那今天可就凶多吉少了。

    “把星墨乳,还有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统统都给我留下!”青衣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转头对着另外一个青衣人道:“嘿嘿,老伙计,还是老规矩,一人选三个,来比一比看最后谁的战利品多!我要是赢了,这几天你们一族,就得负责给我们一族端茶送饭了,哈哈!”

    “哼,我能输给你?真是大笑话,我眼光一向很准,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另一个青衣人顿时笑了,随即伸出手指了指常道平、曹诗诗和罗拓翔道:“你、你、还有你,就你们三个归我了。”

    “卧槽,老伙计你这可不太讲究啊,单抢实力高的选!”原来这个青衣人顿时急了,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只得指了指胡有理、范东吉和方妙金三人,自我安慰道:“你也先别得意,实力高未必就代表运气好,有些小家伙实力不怎么样,身上藏的东西可好着呢。”

    两个青衣人说话的同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竟是同时将林逸和黄小桃排除在外了,令二人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

    莫非这两人看出自己和小桃身上都没有星墨乳了?而且又看自己二人实力。在所有人中属于垫底,所以才懒得搭理自己?

    还有,这两人到底是谁啊?林逸越听这两人说话,便越觉得有些耳熟,至少有六成的可能性,自己应该之前就已经见过这两人,但是看这面相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林逸在暗自纳闷,常道平六人可就真是郁闷了,好不容易得到梦寐以求的星墨乳,都还没来得及好好高兴一番呢。结果就被这两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盯上了,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啊?

    “星墨乳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下?两位,这有点不公平吧?”常道平毕竟是元婴期高手,虽然面对这两个青衣人有些发憷,但还不至于连话都不敢说:“星墨乳是在这地方拿的,让我们留下,这个无话可说,但是其他东西可都是我们自己的,你们这样岂不是明抢么?”

    “明抢?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呢。都说了就是收过路费,你当我们灵兽一族的奥朵修真城,这么著名的风景区,是可以任你们白玩的吗?”其中一个青衣人怪笑道。

    “风景区……”常道平几人相视一眼。简直郁闷到想要吐血,这破地方死气沉沉,除了面前这两个强盗大爷,其他连活物都见不到一个。如果不是为了星墨乳,谁特么吃饱了撑着来这地方找不自在啊,还著名风景区?

    “就是。你们还见过哪个地方的传送阵,是可以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随便让你们使用的?不管怎么样,过路费总少不了的吧?”另一个青衣人也是怪笑着补充道。

    常道平嘴角一阵抽搐,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上全部值钱的东西搜刮干净,这也叫过路费啊?抢劫就抢劫,竟然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现在的灵兽都已经变得这么奸猾了吗?

    “怎么?真不想交啊,那也行,你们就滚回去继续玩吧,别待在这里墨迹!”两个青衣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不耐了。

    曹诗诗和罗拓翔众人的目光,一个个全部落在常道平身上,是去是留,单凭他们自己是做不了主的,只能看常道平的意思。

    不过不管怎样,让他们不仅要交出星墨乳,同时还要交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会郁闷到死。

    众人不乐意,常道平自然也不乐意,当即扭头就走,既然对方把话说到这份上,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对方应该不会轻易出手,这算是眼下唯一的好消息了。

    曹诗诗众人见状一愣,随即也跟着常道平就往门口走去,心中则是一个个忐忑不安,照这两个青衣人刚才说的,自己众人如果继续留在遗迹里面游弋,他们应该不会过问。

    但问题是,光这样没有用啊,自己众人就算在遗迹里面找到再多的宝贝,也根本不可能让自己众人带出去。

    因为只要想出去,身上所有宝贝就都得被两个青衣人搜刮走,一件都留不下来,这样纯属是浪费时间,而且越有收获,就越是肉痛。

    这么明显的问题,常道平不可能想不到,林逸忽然心中一动,莫非这家伙想要从别的途径出去?

    “哦对了,有句话忘了提醒你们。”这时身后青衣人突然又开口了。

    众人齐刷刷一惊,还以为对方又要变卦,一个个神情忐忑的转头看着两个青衣人。

    “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走这个传送阵,除此之外其他所有出口都已经被封死了,月影阵也一样,现在是只能进不能出。”青衣人一脸戏谑,桀桀怪笑道:“别说你们找不到月影阵的方位,就算找到了,也必须是拥有灵兽血统的人才能够出去,你有吗?”

    此话一出,常道平的脸色顿时垮了下去,正如林逸猜的,他确实就是想从月影阵出去,就算他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从里面破阵出去,但他对月影阵毕竟研究过一阵,未必就一点头绪都找不到。

    那样虽然比走传送阵要费事很多,但毕竟不用被这么搜刮,何况眼下时间还算宽裕,结果青衣人轻轻松松一句话,就打破了他这个美好的幻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