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600章 迎新阁的三阁主

    这矿区既然被三阁的大人物都一致评定为最差的矿区,那怎么可能会连续出好玉,那岂不是大家都走了眼?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么!

    看完了热闹,众人各怀心思地各自散去,而林逸也是干脆回了自己洞府。

    虽然说早上分矿区的时候被孟觉光摆了一道,但这一天的事情总体说下来,还算是比较顺利,不管怎么说两块灵玉到手,这还是非常符合预期的,而且事实证明自己摸索出来的这个偷藏灵玉的办法还是非常靠谱的,日后完全可以长久做下去。

    现在手头已经有了五块灵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再过两天就可以去一趟坊市将那五种药材买下来,接下来再等着试炼的时候设法弄到噬心玲珑草,之后就可以准备炼制天道金丹了,筑基初期巅峰有望。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林逸便再度出发前往灵玉堂,而其他新人也都一样。一天至少要干满六个时辰,这是灵玉堂的规矩,也许对于体力有限的普通人来说过于严苛,但对于这些至少都是天界后期的高手来说,就算一年到头都这么干,也是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不过林逸不知道的是,虽然他自己觉得一切顺利,对这情况也是相当满意,但外面有人却是为了他四处奔走,想方设法要帮他讨回公道,这个人不用说自然就是苦逼师兄。

    对于林逸这个投向自己的师弟,苦逼师兄虽然很多时候都帮不上忙,算是难得非常上心了。这倒印证了林逸最初对他的观感,苦逼师兄这人虽然没什么能力,性格也软弱得一塌糊涂,但是人品不错,相比于其他许多人来说倒是要靠谱得多。

    然而就算是为了林逸四处奔走,苦逼师兄一来资历不如孟觉光深厚,二来也不像孟觉光这样经营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像灵玉堂那些人根本连认识他的都没几个,更别提能够说得上什么话了。

    而反观迎新阁这边,其他的管事师兄都只负责另外两阁的事务,对于青云阁这点破事根本就不会搭理也懒得搭理。而至于地位更高的几个人中,大阁主胡云风因为孟觉光刻意讨好的缘故,立场一向偏向孟觉光,副阁主冯松虽然跟胡云风明里暗里都有竞争,但他的后台是玄机阁,压根也看不上苦逼这种默默无闻的边缘人,更别提替他开口说话了。

    想来想去,苦逼师兄最终只能将目标定在最后一个人身上,名义上跟冯松是平级的副阁主,但实际上却是被所有人忽视的三阁主卢边仁。

    说起这三阁主卢边仁。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如今的尴尬处境,跟苦逼师兄自己倒是有点相像。

    虽然名义上是高高在上的副阁主,理论上应该是当仁不让的迎新阁三巨头人物才对,但事实上,由于受到胡云风和冯松的联手打压。加上他的青云阁后台也不给力,卢边仁这位三阁主的实权很大程度上甚至还不如三阁各自的管事师兄。

    而至于威望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迎新大会上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没有,很多新人弟子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顶多也就知道有这么一位透明人一样的三阁主,其影响力之微弱可见一斑。

    当然,就算卢边仁这位三阁主再羸弱。那毕竟也是副阁主级人物,地位上还是要高出管事师兄一截的,而且关键还是青云阁内部出来的,如果让他开口的话,就算是孟觉光再怎么嚣张跋扈,也必须要给几分面子才行。否则卢边仁要是急眼了,给他免掉,来个先斩后奏,他也是没有办法!虽然事后还可以找后台活动,给他回到青云阁谋得一个职位。但是面子就丢尽了!

    因为是脾性相投的缘故,迎新阁所有高层人物之中,卢边仁是唯一一个对苦逼师兄另眼相看的,也是唯一一个能让苦逼师兄搭得上话的。虽然苦逼师兄也知道,以三阁主如今的尴尬处境让他做什么大动作是不可能了,但如果只是在青云阁自己内部替新人说一句话的话,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卢边仁并不在他的三号洞府之中,苦逼师兄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才总算打听到他的位置——作为堂堂的迎新阁三阁主,平时都不在迎新阁,而竟是被人打发到距离迎新阁主楼三十里之外的后崖去了。

    所谓后崖,在迎新阁又叫思过崖,一般来说都是犯了错的迎新阁弟子才会被发配到这里来面壁思过,由于位置偏僻,灵气稀薄,而且也没什么修炼资源,哪怕是初来乍到的新人都绝不愿意来这里。

    当然,卢边仁并不是因为犯了错才被发配到这里,事实上如果他这个三阁主真要犯了错,迎新阁自己哪怕胡云风这个大阁主都无权处置,必须交由执法堂的人来处理才行。

    而他如今之所以会在这里,原因是前些日子大阁主胡云风和副阁主冯松联合提议,让他来出面掌管思过崖,以表示迎新阁对于新人纪律的重视。虽然说思过崖一年到头也不见得会有人来,但架不住这二人提得名正言顺,以卢边仁这位三阁主的弱势地位根本无从反抗,最终只得答应下来。

    而今他常驻在这边,名义上是掌管思过崖,其实就是被胡云风和冯松联手发配了,原本他这个三阁主就算在迎新阁话语权再弱,但多少总还是有一些权力,但是如今这么一来,别说什么权力,他连迎新阁发生了什么事都很难知道,已经是彻底被架空了。

    换做任何一人处在卢边仁这个位置,只怕都会气得暴跳如雷,但是卢边仁却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现,反倒将他以往收集的那些修炼古籍经文都搬了过来,一天到晚就是看看古籍,参悟参悟天道,很是安贫乐道随遇而安。

    当苦逼师兄找上门的时候,卢边仁正好坐在思过崖前看书,见到苦逼师兄不由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还以为是谁被发配过来了,原来是苦衷乐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