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53章 沮丧而归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毒眼佣兵团的高手,忽然凑过来低声说了几句话,程畦田顿时眼睛一亮。

    “齐文翰,我劝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这个凌一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之前不仅丢了镖,还投诚海盗潜逃在外,这种人渣你还费劲保他干嘛?索性倒不如把他让给我,我来帮你清理门户,你还能省点手脚,怎么样?”程畦田忽然换了一副商量的口气道。

    凌一投诚海盗的事情,他其实早就有所耳闻,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敢来落井下石,只不过刚才太过嚣张,一时糊涂被齐文翰挤兑得骑虎难下罢了,经手下人一提醒,倒是刚好可以拿这说辞借坡下驴。

    “哼,谁告诉你凌一投诚海盗了?”齐文翰不由得又笑了。

    “葳弧城就这么大的地方,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不可能逃过我们毒眼佣兵团的耳目,你就不用藏着掖着,多此一举了吧!”程畦田洋洋得意道。

    “是吗?那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凌一不仅没有投诚海盗,而且还孤身一人,把货物从海盗身上抢回来了,程大少难道还没听说么?看来毒眼佣兵团的耳目,也不过如此嘛!”齐文翰撇嘴嗤笑道。

    “什……什么?”程畦田顿时傻眼,刚才在码头被林逸吓跑之后,他就急急忙忙回去搬救兵了,自然不知道齐天镖局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眨眼之间野鸡变凤凰,这个凌一非但不是齐天镖局要处理的败类,反而变成英雄了?

    “我最后跟你说一遍,凌一是我们齐天镖局的人,而且是我们最看重的人,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就是跟我们齐天镖局宣战,这个后果你受不受得起,自己掂量着办!”齐文翰当着所有人的面。义正词严的宣布道。

    林逸看着这一幕微微点头,虽然是为了拉拢自己。但对方这个举动,确实是给自己增添了一层保护伞,这份好意他必须记下来。

    “你可想清楚了,难道真的要为这么个无足轻重的家伙,跟我们毒眼佣兵团,再次开战不成?”程畦田不由气急败坏的跳脚道。

    “滚!”齐文翰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先不说他现在极其看重林逸,接下来他可还指望着林逸帮忙参加镖局盛会呢。程畦田这番威胁在他眼里,算个鸟!

    众目睽睽之下,程畦田脸上阴晴不定,一阵青一阵白,一脸怨毒的看了看林逸,又看了看齐文翰,终究还是不敢在这里开战,只能恶狠狠的留下一句“你等着瞧”,灰溜溜的带人走了。

    看着程畦田众人狼狈的背影,齐文翰和林逸相视一笑。这家伙,果然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

    “齐兄,多谢了。”林逸正色向齐文翰道谢道。他是真没想到,面对程畦田这么咄咄逼人,对方会如此不遗余力的维护自己,这可是一个不小的人情。

    “这是哪里话,凌兄你怎么说都是我们齐天镖局的人,而且是有功之臣,咱们镖局别的大话不敢说,但是对自己人,绝对没的说。”齐文翰拍着胸脯。拉着林逸转回宴厅道:“来,咱们继续喝酒。别被那种龟孙子坏了兴致。”

    “哈哈,好。”林逸开怀一笑。跟这个少东家接触得越多,就越发现这人跟自己脾性相投,天下难得一知己,能够入林逸法眼的朋友可不多。

    林逸跟齐文翰两人喝酒聊天,另一边从齐天镖局铩羽而归的程畦田,却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恨不得想要杀人。

    “条子,你过来。”程畦田一指跟在身后的其中一个金丹大圆满高手,如今老孔被打得重伤昏迷,他只能换一个临时跟班了。

    “是,程少您有什么吩咐?”这人本名叫陈子条,不过毒眼佣兵团的人,一般都叫他条子。

    “关于那个凌一,还有齐天镖局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你去给我打听清楚,记住,半个细节都不能漏掉,否则本少打断你的狗腿!”程畦田捏着下巴道。

    今天之所以会碰一鼻子灰,就是因为没掌握好情报,如果早知道凌一是功臣而不是叛徒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带人去齐天镖局,那纯属是自讨没趣。

    “是,程少您等着,我这就去。”陈子条当即点头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陈子条回来了,将齐天镖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跟程畦田汇报了一遍,这些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并不难打听到,何况以他们毒眼佣兵团的耳目,在这葳弧城想要知道点什么事情,也是易如反掌。

    “什么?这假消息都是李延吉和关致远那两个怂包,为了推卸责任才谎报的?这么阴险无耻,倒是挺对本少的胃口啊!”程畦田听完之后一脸诧异,随即问道:“那他们两个现在在什么地方,被齐文翰宰了没?”

    “没,这两人挨了三刀六洞,被齐天镖局扔出来了,这会儿应该还在垃圾堆里躺着呢,不过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陈子条回道。

    “嗯,死了就算了,如果还活着的话,找人去把这两个家伙捡回来,先在咱们毒眼佣兵团养着,以后说不定可以派上点用场。”程畦田眼珠子一转吩咐道。

    “是。”陈子条点头应命,随即又道:“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是有关齐天镖局和洪氏商会之间纠葛的,虽然坊间传言不太确切,但这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小的推测这事应该基本属实,程少您可能会感兴趣。”

    “哦?说来听听。”程畦田顿时来了兴趣。

    “坊间传言说,这次齐天镖局的镖之所以会被劫走,纯粹就是洪氏商会的韦昭通做了一个局,把齐文翰连着整个齐天镖局都一起给坑进去了,刚才不久前,齐文翰还带着人气势汹汹去找韦昭通麻烦,结果却被韦昭通三言两语就给打发回来了,碰了一鼻子灰。”陈子条禀报道。

    “还有这事?”程畦田咧了咧嘴,这听起来跟自己刚才的遭遇可是如出一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