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58章 好生意

    为防止滋生**,到了副掌柜这种手握实权的级别之后,就必须严格执行异地升迁,这是洪氏商会一直以来的铁则,哪怕是会长都无权逾越,韦昭通再怎么找高层活动,也无济于事。◎,

    这下,着实把韦昭通给郁闷坏了,虽然职位是上升了,但却从此捞不到大把灵玉了,毕竟他那个远房表兄,总不能跑来葳弧海域采购物资吧?

    早知道这样的话,当初还不如老老实实窝在高临海域,当一个油水丰厚的副掌柜呢。

    同样的,他那位采购执事的远房表兄,也遇到了麻烦,自从韦昭通调走之后,他在洪氏商会就没有内应了,毕竟分会掌柜不可能像韦昭通那样,一边替他开高价报价单,实际却收取大打折扣的低价。

    洪氏商会对外做生意,一向是堂堂正正,而且监管严格,从来不会搞这种虚报价格的勾当,也只有韦昭通这种利欲熏心之人,才会铤而走险,偷偷摸摸。

    不过,洪氏商会这边无法继续赚取差价,但那位采购执事,至少还可以换别家商会,找其他人合作,继续中饱私囊,只是就没他韦昭通什么事儿了。

    从东洲高临海域,到南洲葳弧海域,韦昭通一下子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如果他之前没经历过大笔捞好处的日子,倒也就罢了,问题是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当一个人习惯了走偏门之后,他就再也不会堂堂正正走路了。

    只是每月单纯领一笔例俸,哪怕分会掌柜的例俸对于常人来说,已经非常可观,但在习惯了中饱私囊的韦昭通眼里,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可是,他又不敢明目张胆,在洪氏商会内部账目上面下手。先不说他在这里葳弧海域,建立的根基还远不到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步,单是洪影组的严密监管,就让他不敢轻易下手,顶多只能拐弯抹角,私扣一点油水罢了。

    但这终究没法满足他的贪欲,最终另辟蹊径,利用南洲这些海域的混乱条件,开始玩起了海盗生意。

    当然,韦昭通不可能自己去做海盗。安全起见也不敢私下蓄养海盗,每次都只是作为一个幕后黑手的角色,暗中联系海盗,自己将货物吃回来,同时向镖局索要巨额赔偿。

    坑完一家,就坑下一家,这些年来,被韦昭通坑过的镖局和客户可不在少数。

    不过,因为他行事极其小心隐秘。而且绝大数的镖局,一旦走失了镖,为了保全声誉,都会尽可能大事化小。不声不响的主动给他赔偿私下解决,谁也不会大张旗鼓,主动将这种丑事泄露出去让外人知道。

    所以一直以来,韦昭通都是高枕无忧。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干的这些勾当,连怀疑都怀疑不到他身上,唯独这一次。却栽在了齐天镖局身上。

    韦昭通根本想不到,明明已经得手的镖物,竟然会被林逸给抢回去,更想不到齐文翰对此深信不疑,竟然带着人主动找上门来,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这么一来,韦昭通就算这次搪塞过去了,但从此却也不敢再故技重施去坑人了,否则的话,人家脑子转得再慢也总能转过弯来,必然会起疑心。

    甚至于,以前被他坑过的那些镖局和客户,看到齐天镖局的遭遇之后,说不定也会缓过神来,没准儿还会一起来找他韦昭通算账!

    不仅断了财路,还给他带来如此之大的隐患,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叫凌一的家伙,要是这样还能放过他,韦昭通也就不叫韦昭通了。

    韦昭通和程畦田两人一直等到傍晚,直至晨星学院的人都已入住客栈,这才迫不及待的动身出发,登门求见他那个远房表兄,秦德利。

    晨星学院高高在上,哪怕韦昭通是洪氏商会的分会掌柜,也只能通报之后,在客栈大门外老老实实的等候,直至秦德利出来。

    “韦老弟,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出去找你呢!”秦德利长得极为魁梧,看起来就是一个粗鲁莽汉的样子,而且举止动作豪爽大气,让人根本想不到,这人其实跟韦昭通一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而且还是黑心商人。

    “表兄找我?”韦昭通微微一愣。

    “嗯,有点事,去你那儿吧,方便说话。”秦德利点头道。

    “好,表兄请。”韦昭通当即让人备车,转回洪氏商会,途中向秦德利介绍道:“表兄,这位是本地毒眼佣兵团的少东家,程畦田程少。”

    “见过秦前辈。”程畦田不敢怠慢,连忙拱手见礼道。

    秦德利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他身为晨星学院的采购执事,乃是眼高于顶之辈,别说区区一个程畦田,就是整个毒眼佣兵团在他眼里,也只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而已,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程畦田何曾受过如此冷遇,当即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还没蠢到跟这种人物叫板,毕竟还指望着对方一起对付凌一呢,只得把气憋回肚子里去。

    三人来至洪氏商会,迈步进入内厅,秦德利不仅屏退下人,就连想要跟进来的程畦田都被打发了出去,这才开口道:“韦老弟,生意来了,这次我们在葳弧城停靠,所有物资都在这边补给,所以你懂的,老规矩。”

    “好嘞!”韦昭通顿时大喜,自从被调出来,他跟这种“好生意”已经久违了,虽然只有这一次,但也可以从中赚一大笔啊。

    “记住,手脚做得干净一点儿,我在东洲那边找的合作伙伴不靠谱,上面好像已经有人察觉出了什么,千万别被抓到把柄。”秦德利正色叮嘱道。

    “表兄,我办事,难道你还不放心么?”韦昭通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道。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要不然还来找你干什么?”秦德利笑了,之前韦昭通在高临海域的那五年,也是他捞得最多得时候,彼此合作相当愉快,只可惜事与愿违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