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59章 求见院长

    “多谢表兄关照!”韦昭通心中难得雀跃了一回,随即开口道:表兄,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哦?说来听听,不过我刚才也说了,最近有人想要查我,有些忙我可帮不了。”秦德利看了他一眼道,当初因为韦昭通的缘故,他捞了不少油水,如果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他倒是不介意顺手帮个小忙,当然如果是棘手的事情,那就两说了。

    “表兄放心,只是顺口带个话而已,绝不会让你为难的。”韦昭通连忙道。

    “带话?带什么话?”秦德利奇怪道。

    “表兄,晨星学院这么大张旗鼓出来选拔,你如果发现某个难得一见的天才,是不是可以给学院高层引荐呢?”韦昭通若有深意道。

    “那是自然,只要真的是天才,别说是我,随便哪个学院弟子,都有引荐的权力。”秦德利点点头,随即一脸狐疑的看着韦昭通道:“我说韦老弟,你不会是收了好处,要我引荐外面那个程畦田吧?那种货色一看就知道是废材,我就算引荐了也没用啊,上头一眼就看出猫腻来了……”

    “不不不,不是他,我让你引荐的是另外一个人,本地齐天镖局的一个镖师,名字叫做凌一。”韦昭通连连摇头道。

    “区区一个镖师能有多厉害?还要找我来帮忙引荐?”秦德利越发奇怪道。

    “他一个金丹初期高手,就可以越级秒杀元婴期高手,表兄你说厉不厉害?”韦昭通一脸高深道。

    “怎么可能?韦老弟你在开玩笑吧,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种高手?”饶是秦德利都吓了一大跳,随即双眼放光道:“你可别骗我,如果你说的这个凌一。真的是这种超级逆天的天才,我这引荐上去立马就是一记大功啊!”

    “表兄,我这话可是一点不假。外面那位程大少的一个仆从,那可是元婴初期巅峰高手。结果却被这人一个照面给打成残废了,这可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事情,去码头上随便问一问就知道。”韦昭通一边抿茶一边说道。

    他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跳,区区一个金丹初期高手,却能照面打残元婴初期巅峰,但凡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觉得这种事情难以置信。

    不过也正因此。韦昭通才会顺程畦田的心意,相比于齐文翰和齐天镖局,优先将这个凌一解决掉,毕竟这种天才高手的成长潜力,那可是无穷无尽的,如果不能在他变得更加强大之前弄死,到时候再想对付都晚了,后患无穷。

    “真有此事?那这人可是了不得啊,只要灵根属性不是太差,想要进入学院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韦老弟,你赶快把这人叫来给我见一见!”秦德利当即有些迫不及待道。

    这种天才人物,只要向学院高层一引荐。张一张嘴皮子的工夫,就能轻轻松松捞一件大功劳,这对于本身处境有些不妙的他来说,正好是及时雨啊,哪怕看在他这份功劳上面,一般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他的主意了。

    “表兄想要见他,这可有点难办。”韦昭通摇了摇头。

    “怎么?你让我引荐,却又不让我见人,难道想自己一个人奇货可居吗?”秦德利顿时脸色一沉。

    “嗨。表兄你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人吗?”韦昭通连连摆手。苦笑道:“我不是不想让你见他,而是这个凌一。是我的仇人啊!”

    “仇人?”秦德利顿时愣住了,一脸古怪的上下打量着韦昭通,莫名其妙道:“我说韦老弟,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啊,让我帮你去引荐一个仇人?如果这家伙真像你说的这么逆天,你就不怕他进入学院之后,翅膀长硬了,转过头来对你下手?”

    “怕,我当然怕,这种人就算不进入晨星学院,如果不能尽早除掉,我也睡不安稳。”韦昭通冷笑道:“所以我才出此计策,让表兄你来帮这个忙,请君入瓮啊!”

    “怎么个请君入瓮,韦老弟你到底怎么想的,仔细说给我听听。”秦德利顿时来了兴趣。

    “好,表兄你想想看,无论是什么人,如果有机会能够进入晨星学院,想必都不会拒绝吧?”韦昭通转而问道。

    “那是自然,多少天才击破脑袋想要进来,都被拒之门外呢,哪有人会拒绝这种送上门的机会的?”秦德利点头道。

    “对啊,那个凌一也肯定不会拒绝,不过外人都把晨星学院想象成修炼圣地,却很少有人知道那里面其实危机四伏吧?”韦昭通在东洲高临海域待了整整五年,而且经常往晨星学院跑,里面什么情形,他一清二楚。

    “不错,很多新收进来的天才弟子,根本就没想过里面这么危险,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人进去第一年就夭折了。”秦德利点头道。

    “所以,我们只要把凌一送进晨星学院,其实就相当于把他送入了虎口,到时候表兄你再费点心思暗中挑拨,让那些老虎盯上凌一这只嫩羊,结果会怎么样?”韦昭通一脸得意的笑道。

    “当然是被人群起攻之,死无葬身之地!”秦德利听到这里才终于恍然,拍着韦昭通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哈哈,韦老弟你果然是个奸商啊,这么杀人不见血的计策都想得出来,而且晨星学院的招牌摆在那里,别说不知道这其中的杀机,就算明知是个坑,正常人估计也会扛不住诱惑跳进来,那个凌一惹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没办法,这个隐患太大,不除掉他我睡不着觉啊。”韦昭通得意的笑了笑,随即正色道:“这件事,就拜托给表兄了!”

    “好说好说,既能帮你的忙,还能让我白捡一件功劳,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秦德利哈哈笑道。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秦德利反倒有些迫不及待,当即回到晨星学院进驻的客栈,郑重求见院长凌远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