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71章 账册罪证

    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一样,伙计全身上下都被汗浸透了,这可不是他心虚,而是林逸身上那股无形的威压太强,他一个连筑基实力都没有的伙计,根本承受不住。

    片刻之后,柴老实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站在林逸跟前,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低头小声道:“敢问副会长有何吩咐?”

    “听说你跟韦昭通的关系不太好啊?”林逸瞥眼看着他,神情莫测的笑道。

    “呃……这个……以前有过一点小误会……”柴老实小心谨慎的回道,他知道这些事情林逸肯定是从刚才那个伙计说的,而且就眼下来说,让对方知道这些并不是坏事,至少可以摘清自己和韦昭通同流合污的嫌疑。

    不过,柴老实并不知道林逸到底有什么打算,到底准备怎么处置韦昭通,所以还不敢高兴得太早。

    “小误会?堂堂副掌柜都被架空了,还养了一个月的伤,这也叫小误会?你这人倒是很大度嘛!”林逸顿时笑了,随即道:“我问你,你手中可有韦昭通的罪证?”

    他这是听了伙计的话之后,临时起意才问的,本来只是想找个老实人帮着管理葳弧分会罢了,不过如果能够用来对付韦昭通,那自然更是求之不得。

    “罪证?”柴老实一愣,表情随之变得有些犹豫,不知所措道:“在下……”

    “到底有没有。别废话。”林逸直接打断道,韦昭通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否则时间拖得久了。等事情酝酿发酵之后,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数。

    韦昭通不是蠢人,他自己干坏事的同时,为了尽可能保障安全,肯定会拉很多人下水,其中很有可能就有洪氏商会总部高层,亦或者势力的大人物。等到这些人反应过来开始插手的话,林逸到时候面对的压力。可就真的压力山大了。

    真要是发展到那一步,除非放手,否则就会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韦昭通,而跟一大帮人为敌。以林逸的性子绝不可能向这些人低头,但也不想横生波折。

    因为在他计划中,后续接手这件事情的另有其人,可不是他自己一路处决到底,哪怕为了接手之人考虑,也必须快刀斩乱麻,将影响控制在最小。

    被林逸这么近距离盯着,本就心惊胆战的柴老实,顿时变得更加战战兢兢。诚惶诚恐,背后早已被冷汗浸透了。

    当初从世俗界一路杀上来,来到天阶岛之后的这一年多。又是各种奇遇,实力各种突飞猛进,就连林逸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身上的气场比起当初已经强了太多。

    而且,平时看似性格平淡,但其实骨子里。林逸还是一个极为强势之人,气场自然也同样压迫力十足。如果不是一向低调行事,一直都在刻意收敛的话,一般人在他面前根本站不住脚,甚至就连同级的金丹期高手,也会感觉和一头霸主级凶兽站在一起那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种感觉,柴老实现在是体会得无比深刻,虽然韦昭通以往也经常咄咄逼人,但他完全是靠着各种阴狠手段来威慑别人,而面前这个凌一,单单就站在那里看你一眼,什么事情也不用做,你就已经吃不消了。

    “在下……有……”柴老实本来还不想和盘托出,但实在承受不住林逸的威压,只能咬牙承认道,否则真要是隐瞒不报,他可不敢保证面前这位气场十足的凶神,会不会顺手连着自己也一起收拾了。

    “拿来看看。”林逸顿时眼睛一亮,他只是临时起意尝试着问问,没想到还真有,这可是意外之喜。

    “是,请您稍等。”到了这一步,柴老实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见林逸点头之后,当即转身回屋去找自己偷偷收集的罪证。

    再老实再胆小的人也有火气,被韦昭通欺压了这么多年,本来堂堂一个分会副掌柜,硬是被彻底架空变成一个闲散人员,还被人打得养伤整整一个月,柴老实真要是能咽下这等恶气,那觉悟估计都能成仙了。

    所以这些年来,柴老实虽然什么事情也不参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韦昭通走到哪儿,他就避到哪儿,但是暗地里一直都在搜集罪证,等待机会。

    只可惜,韦昭通在中岛总部有人罩着,而他根本就没见过几个高层,更别说有什么强大后台了,哪怕手里捏着一把罪证,也始终不敢做出行动。

    无他,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他柴老实可经受不住韦昭通的反扑,现在这样虽然委屈点,但好死不如赖活着,总归要比冒然丢了性命强啊。

    片刻之后,柴老实回来了,手上多了一本账册。

    “这就是罪证?”林逸看了柴老实一眼,接过账册随手翻了翻,顿时一头雾水,因为这上面的记账方式非常独特,甚至可以说是杂乱无章,毕竟隔行如隔山,林逸又没有专门研究过这方面的事情,根本看不出门道来。

    “是。”柴老实小心翼翼观察着林逸的神色,这份罪证是他多年的心血成果,也是能够扳倒韦昭通的有力武器,但有一个前提,必须落到一个强力人物手中才行。

    毕竟罪证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如果只是一般人,就算拿着这份罪证也无济于事,因为韦昭通完全可以利用他在中岛总部的后台,将这份罪证,给定成伪证。

    也正是因此,柴老实才一直不敢冒然将罪证拿出来,因为他怕这个凌一的能力不够,更怕这个所谓的名誉副会长,其实根本就不是真的,只是一个骗子。

    不过担心归担心,柴老实终究不是个胆大之人,在林逸的威严面前,最终还是迫不得已说了实话。

    林逸翻着账册,看了又看,转头看着柴老实道:“你倒是给我说说,这账册上面到底说了些什么,记下了韦昭通什么罪证?”

    天阶岛上一切风俗都沿袭古代,这本账册上面所用的,也并非世俗界推广普及的阿拉伯数字,而是古时候最为规范的算筹计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