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75章 是误会啊

    “千真万确,弟子不敢有半点欺瞒。”秦德利连忙道。

    三位巨头相视一眼,晨星学院和洪氏商会之间的关系一向不错,葳弧分会突然遭遇这种变故,而且还跟学院弟子有关,于情于理都必须过问一番。

    “到底是谁?”凌远清脸色一沉发问道,晨星学院虽然鼓励弟子竞争,也从不忌讳他们出去惹事,但如果对方是一向关系良好的洪氏商会,这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是……”秦德利故作犹豫,偷偷瞄了一眼东海神尼的脸色。

    “磨蹭什么,还不快说。”凌远清皱眉道。

    “是……王心妍和黄小桃……”秦德利这才看似艰难的咬牙说道。

    闻言,凌远清和卫赫北不由看向东海神尼,顿时都不出声了,既然是王心妍和黄小桃的事情,自然要交由东海神尼自己来决断,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东海神尼愣了愣,想起昨夜王心妍和黄小桃确实回来得比较晚,不过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当即道:“到底怎么回事,听妍儿和小桃亲口说过才知道。”

    片刻之后,王心妍和黄小桃来到众人面前,一一见过三位巨头,听了秦德利的这番说辞之后,顿时就笑了。

    “回禀师父,回禀两位师伯,昨夜弟子二人确实和凌一去了一趟洪氏商会,也确实拿下了韦昭通。”两女相视一眼。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还真有这么回事?凌远清和卫赫北双眉微微一扬,印象当中,她们两个一直都是从不惹事的乖乖女。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啊?

    东海神尼也有些意外,连忙上下仔细打量两女,神色稍微有些紧张,秦德利在一旁看着不由暗暗得意,看来自己这次来对了,只要东海神尼不袒护王心妍和黄小桃,那自然更加不会帮着凌一这种外人。果然有转机!

    然而,东海神尼下一句话。却差点让他秦德利喷出一口老血。

    “你们两个都没伤着吧?这种事情怎么也不跟为师打个招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如何是好?”东海神尼拉过两女一脸关切道。

    秦德利当场就傻眼了,他以前跟东海神尼这位开山期巨头接触得不多。哪里知道这位所谓的出家人,其实是个护犊子护到根儿上的主……

    “没有,对方除了韦昭通就只有两个客卿高手,如果连这都能受伤,那岂不是丢师父您的脸吗?”王心妍笑道,黄小桃也跟着连连点头。

    “那就好,你们出去历练可以,但是一定要小心,如果不行的话。就找为师替你们出头,千万不要勉强知道吗?”东海神尼叮嘱道。

    “知道啦,徒儿不会让师父您担心的。”两女一左一右抱着东海神尼手臂笑道。

    秦德利看着这一幕脸都青了。只能求助的扭头看向凌远清,希望这位院长能够出面主持公道,要不然的话,今儿非但挽回不了局面,估计挨一顿骂都还是轻的。

    “两位师侄,你们昨夜为何要去洪氏商会。可以跟我们说一说吗?”凌远清毕竟是院长,就算没有要处置两女的意思。但至少也要弄清楚情况,免得日后出了什么变故,形势陷入被动。

    东海神尼闻言看了他一眼,对王心妍和黄小桃点了点头,她这个师父虽然护短,绝不会让两女吃亏,但具体什么事情,还是要向众人说明一下的。

    “回禀师伯,弟子二人昨夜去洪氏商会,是为了铲除韦昭通这个狡猾奸诈、作恶多端之徒,他曾设下圈套坑害齐天镖局,不仅勾结海盗将他自己的货物劫回去,还逼着齐天镖局赔了三十万灵玉!”王心妍解释道。

    “哦?竟有此事?”三位开山期巨头不由有些震惊,他们对韦昭通都有所了解,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可从不知道这家伙竟然如此阴险无耻。

    身为堂堂的洪氏商会分会掌柜,竟然勾结海盗自己吃下自己的货,还反过来讹齐天镖局一笔,这种奇事实在是闻所未闻。

    “三位院长,这事有点误会。”秦德利连忙辩解道:“当初齐天镖局确实拿着这样的说辞,大肆宣扬,还带着人去了洪氏商会,但事实结果证明,他们并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这一切都只是他们为了掩盖自己护镖不力的事实,挽回镖局形象而凭空捏造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是我们歪曲事实,刻意诬陷韦昭通了?”王心妍和黄小桃看着秦德利冷笑道。

    “秦德利,当着老身的面说我徒儿的坏话,你这胆子可是不小啊。”东海神尼同样目光不善,她本来就看秦德利不怎么顺眼,这家伙竟然还敢说王心妍和黄小桃诬陷韦昭通,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如山的威压瞬间降临在秦德利头顶,扑通一声,秦德利当场被镇压到跪下,心中顿时无比惶恐,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了,同样的情形昨夜在齐天镖局已经发生过一遍,只不过当时死的是程畦田,而现在却换成他了。

    凌远清和卫赫北两人相视一眼,对此却是视而不见,在他们眼里,秦德利虽然不大不小也是一个采购执事,但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而且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昨天谎报军情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今天又主动来招惹东海神尼,把开山期巨头当成什么了?

    这种蝼蚁,死了也是白死,他们根本不会多看一眼。

    秦德利不禁吓得屁滚尿流,如果给他一次重来机会,哪怕就此逃到天涯海角,他也绝不敢进来打小报告了,此时此刻,都恨不得给自己两万八千个大嘴巴,真是脑子被驴踢了,竟然还想着三位巨头会相信自己……

    这下倒好,局势没有扳回来,倒是把自己的小命给折进去了,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秦德利满心以为自己即将步上程畦田的后尘,已经万念俱灰,然而等了片刻,却发现头顶的威压并没有变得更重,身体只是狼狈得吐血而已,还没有到要当场毙命的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