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78章 洪钟回信

    这段时间,除了忙活洪氏商会的事情之外,还专门抽调了两个葳弧城本土出身的伙计,让他们盯着毒眼佣兵团的一举一动,目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程畦田死了,这可是毒眼佣兵团的少主子,虽然是东海神尼这位开山期巨头出手,借程浩楠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茬寻仇,但当初却是死在齐天镖局,加上两家以往的恩怨,难保他不把仇恨转移到齐天镖局头上。

    林逸找人盯着毒眼佣兵团的风吹草动,为的就是能够提前知道对方动作,这样就可以快速做出反应,却没想到,程浩楠没有找齐天镖局的麻烦,却是跟龙舟镖局合作了。

    “凌兄说的不错,他们确实是来者不善,我们齐天镖局在这葳弧海域,一向秉持与人为善的原则,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不过却有两个死对头,这些年一直都被我们压制,正是毒眼佣兵团,还有这家龙舟镖局!”齐文翰点头道。

    “那他们选择这时候联手,齐兄你可能猜出他们的意图?”林逸问道。

    “南洲镖局盛会眼看就要召开,他们两家这时候联手,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恐怕是想合力挤下我们齐天镖局,争取五大镖局的名额。”齐文翰并不把林逸当外人,一五一十的分析道。

    齐天镖局是南洲五大镖局之一,虽然是排名末尾,但在这葳弧海域,却依然是最大的。而龙舟镖局不甘寂寞,如今突然做出这般动作,显然是想要取而代之。

    “这么说来,这次南洲镖局盛会,还真得小心应付了。”林逸若有所思道,龙舟镖局是什么风格他不清楚,但是毒眼佣兵团,可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这次借机找齐天镖局复仇,不定会使出什么阴险手段呢。

    “凌兄,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赶紧回去安排一下了,不便久留,还请见谅。”齐文翰坐立不安,顾不上继续陪林逸喝茶。当即起身告辞道。

    “嗯。有空我也回去看看,今天就不留你了。”林逸当即起身相送,将心事重重的齐文翰送走之后,转而又找刚才那个伙计问道:“我让你们打听的巫暴良,还有卢边仁,现在可有消息了?”

    他这边不仅让人盯着毒眼佣兵团,同时也在打听巫暴良和卢边仁,虽然之前已经拜托了齐文翰。但多一条途径,就多一分可能性。

    “还没有。”伙计摇头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林逸摆了摆手,这种事情急不来,连齐天镖局的人脉网打听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可见不是那么好找的。

    这时候,柴老实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份信件,一脸兴奋的递给林逸道:“洪副会长的信到了!”

    “哦?这么快?”林逸闻言一愣。从南岛到北岛,相距何止万里。再加上洪钟那边收到信之后的反应时间,哪怕只是单纯来回通个气。还没有去中岛跟其他总部高层正面交涉,也不至于这么快吧,这才过去几天啊?

    “呵呵,您可能有所不知,咱们洪氏商会内部有专门的传送渠道,虽然不像那些高级传送阵可以连人一起传送,但传送一些紧要物资还是没问题,平时传信也都是用这个渠道,不需要完全靠飞行灵兽,不仅是我们洪氏商会,其他一些顶级势力也都有这种专门渠道,不过若是普通势力那就没有了。”柴老实笑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林逸恍然点头,任何一个传送阵那都是战略性资源,哪怕只是单纯的物资传送渠道也是如此,这就像宝船一样,都是顶级势力的专属标志,寻常势力想都别想。

    不过即便省去传信的时间,洪钟能够这么快做出反应,也已经说明他对这件事十分上心了。

    柴老实在一旁眼巴巴的等着,林逸笑了笑,知道他急着知道结果,这会儿肯定是没心情去做事了,当即拆开信件看了一遍。

    信中,洪钟第一句话就是道歉,虽然韦昭通是近些年才开始变质,但以他洪钟看人的眼力,出现这样的失误也不得不说一句有眼无珠,竟然差点儿将这种人渣,当做朋友介绍给林逸。

    得亏林逸没有一上来就抬出洪钟的名号去结交韦昭通,否则的话,依着韦昭通这老狐狸的作风绝对不会让他察觉到之后这些事,可能直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都还觉得韦昭通是个厚道的好人呢。

    洪钟在信中表露出来的态度,倒是令林逸颇为欣慰,他对林逸针对韦昭通的一切行为,举双手双脚赞成。

    这一点其实是很难得的,毕竟他没有来过葳弧海域,包括那一份账册罪证在内,所知道的一切其实都只是林逸的一面之词。

    一边是结识不久的林逸,一边则是自己曾经多年的老朋友,换做其他人多半是难以取舍和稀泥的态度,像洪钟这样直接立场鲜明做出表态,除了他本身明事理之外,更说明了他对林逸毫无保留的信任。

    “怎……怎么样?”柴老实有些迫不及待,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道,洪氏商会如何处置韦昭通,直接就决定了他的前程。

    尤其如果这次处置不了韦昭通的话,等韦昭通之后缓过气来,也许不敢拿林逸这个名誉副会长怎么样,但是对付他区区一个柴老实,那绝对是绰绰有余,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甚至连小命都未必保得住!

    “说不上好。”林逸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柴老实一颗心顿时直坠冰窖,瞬间手脚冰凉,他本来就是个胆小老实之人,这次站出来指证韦昭通,其实是被逼上梁山的无奈之举,事已至此,如今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再没有反悔的余地,若是这次摁不死韦昭通,那可就真完了。

    “洪钟在信上说,这次的事情比较麻烦,中岛总部高层有人在力保韦昭通,他已经以他实权副会长和我这个名誉副会长的身份,联手给总部施压,却也没办法将韦昭通治罪。”林逸苦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