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86章 进入地牢

    “把他扔到地牢。”黑衣人毫无感情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离去,马天浪则带着林逸,从后门出了中心商会。

    林逸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环境,准备找个机会制造混乱脱身,然而对方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手捏着他的右肩直接纵身而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连人影都没有留下,街上路人似乎都没察觉到他俩的存在。

    林逸一颗心不由沉入谷底,体内真气难以调动,别说使用武技,就连护体真气什么的都是奢想,而且被对方死死捏着右肩,这种情况下别说逃跑,哪怕稍微动一下,右肩估计都得碎成粉末。

    无奈之下,林逸只能放弃抵抗的念头,任由马天浪捏着自己的右肩,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被他提走。

    出了商会,马天浪骤然提速,林逸只觉得眼前一花,片刻之后也不知道是到了魔冷城的哪一个角落!

    马天浪带着林逸来到一栋平民住宅,看起来跟周围其他建筑毫无区别,进去之后似乎也没什么异样,然而经过几道暗门之后,景象就大不一样了。

    眼前一条长长的地道,幽暗无光,不知通向何方,马天浪随之又是提着林逸一阵疾驰,如此过了不知多久,马天浪终于停下脚步。

    林逸小心打量着周围,前方是一个入口,看样子应该就是之前黑衣人所说的地牢了,入口处有两个守卫,金手指看不穿他们的境界。可见都是实力高强之辈,而且气息之强,远非等闲元婴期高手可比。

    林逸见状心中不由暗凛,至今为止他所接触的这些人,竟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如此卧虎藏龙高手辈出,不管怎么看,这中心商会都绝不会是一个商会这么简单吧?它的背后。到底是何方神圣?

    马天浪对两个守卫点了点头,抬腿一脚,就把林逸踹进了地牢之中,然后扬长而去。

    没有烛光,没有萤石,地牢之中乃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连周围什么情况都无法探知。只知道阴森森毛骨悚然,寻常人估计都得吓个半死。

    不过林逸还好,没有被马天浪捏住右肩,体内真气又恢复自如,无论出现什么意外总归都有自保之力,而且周围环境,在他的神识感知面前清清楚楚。

    这个地牢面积殊为不小,乍看之下就如同一个小广场。四周墙壁隐隐之间,透着一丝防护阵法的气息,极度坚硬,想要武力突破,对于等闲之辈来说就是痴心妄想,起码一般的元婴期高手是无法撼动的。

    除非是玄升期巨头,亦或者是像天行道那种名为元婴期大圆满,实则可以轻易秒杀玄升期巨头的逆天存在,才有可能。

    “小子。新来的?犯了什么事儿?”这时黑暗之中忽然响起一个蛮横的声音。

    林逸循声转头,出声的乃是一个满脸横疤的男子。长相甚是凶恶吓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暴戾之气。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好惹。

    而除了这个横疤男子之外,地牢之中还关着不少人,一个个都目光幽幽的盯着林逸,跃跃欲试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总之,没有一个同和善沾边的。

    仔细扫了一眼,神识从这些人身上一个个探知过去,林逸顿时震惊了!

    “还愣着干什么?手里有没有好东西,快拿出来给老子共享一下,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横疤男子还以为林逸是被自己吓住了,得意冷笑不已。

    说话的同时,横疤男子还放出全身气势,赫然是元婴中期,地牢中的其他众人纷纷面露畏惧之色,可见实力都没有他高,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之前也是被他如此压迫过,所以才会这般后怕。

    只可惜,横疤男子实在是有些太过自作多情了,虽然放在外面,元婴中期高手足可高高在上,甚至在这地牢里面也足以令人畏惧,但是还入不了林逸的法眼。

    完美突破的最强金丹中期高手,加上种种底牌,尤其是丹火真气混合炸弹这个压箱底的超级大杀器,林逸从来就不是一个能以常理看待的存在。

    别说同级的金丹期高手,就连元婴初期在他面前都是渣渣,至于元婴中期,也不过是稍微多费一点手脚罢了。

    刚才林逸之所以如此震惊,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横疤男子,而是他居然在地牢这群人之中,发现了他最近一直在找的熟人,卢边仁!

    林逸做梦也想不到,卢边仁竟然会被关在这地牢之中,难怪一直杳无音讯,难怪以齐天镖局的人脉网都没有半点回应,被关在地牢之中常年不见天日,外面的人能找到那才真见鬼呢。

    林逸发现卢边仁的同时,卢边仁也在打量着林逸,不过并不认识,毕竟林逸现在套着千丝面具,完全就是一副粗鲁莽汉的陌生面孔。

    相比起其他幸灾乐祸的众人,卢边仁的目光之中倒是没什么恶意,还带着一丝怜悯,每一个新进来的人都会被这横疤男子欺压,他自己也不例外。

    对方是元婴中期高手,而卢边仁却只是金丹中期,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又不像林逸这样可以轻松越级对敌,在横疤男子面前可谓毫无反抗之力,自保都不行,更不可能出手相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同情一下了,若是敢跳出来公然作对,那无异于自寻死路,毕竟这里是地牢,而且外边守卫对这里面的事情基本就是持放任不管的态度,真要动起手来,死了也是白死。

    见林逸依旧没有反应,横疤男子刀眉一皱,两步走到林逸面前,厉声喝斥道:“说你呢,听到没有?”

    “你在和我说话?”林逸这才将目光从卢边仁身上挪开,没有当众与其相认,转而看了横疤男子一眼,淡淡反问道。

    “废话,这里就你一个是新来的,老子不说你,难道说空气啊?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横疤男子骂骂咧咧走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