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90章 很是眼熟

    “是么?”林逸皱了皱眉头问道。

    见林逸似乎有些不相信,连忙举手赌誓道:“真的真的,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了,他们那些玄升期高手虽然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从来不和我交流啊,我也不敢乱问,一个问不好说不定就要死人的……”

    “好,下一个。”林逸并没有继续为难孙横彪,当即转向旁边众人,为何被抓进来,关在这里多久了,一个个挨个问过去。

    众人虽然有些奇怪林逸为何要这么做,但孙横彪的遭遇摆在那里,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这么凶残的主,何况只是问两个问题而已,无关痛痒,又不像孙横彪那样动辄就要抢宝贝,自然也就乐得配合。

    众人一个个问下来,每一个人的理由都各有不同,有的是因为买东西和中心商会人员发生冲突,有的是喝多了去中心商会闹事,有的则是拖欠中心商会灵玉……

    千奇百怪,无论什么想得到想不到,无论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都有,有的听起来甚至都让人哭笑不得,啼笑皆非,不过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和中心商会有关。

    问了一圈人之后,终于轮到卢边仁,林逸刻意这么一个一个问过来,除了想要尽可能了解情况之外,其实最想问的就是卢边仁,但是不想暴露身份,所以又不能单独点名,只能用这个办法掩人耳目了。

    两人近距离面对面。卢边仁怎么看林逸怎么觉得眼熟,总觉得似曾相识,当然这副粗鲁莽夫的面貌。他肯定是没有见过,只是林逸这身气质,实在是让他觉得有些熟悉,而且有些古怪。

    古怪在于,林逸的这身气质跟他粗鲁莽夫的相貌实在是不相称,一般人不仔细看还不觉得,但是眼下这么近距离感受。就会觉得格格不入了。

    卢边仁以往在迎新阁的时候,因为权力被架空。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一直都在钻研各种古籍,尤其对面相一说颇有心得。

    所谓相由心生,林逸眼下这副粗鲁莽夫的相貌。跟他这身气质完全不搭调,对于精通面相的卢边仁来说,这简直就是颠覆常识,一点都不科学啊!

    不过异样归异样,卢边仁还不知道这位凶神就是林逸,跟其他众人一样恭恭敬敬,不敢怠慢。

    “我本是去中心商会打探消息的,不知道因为什么,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他们。就莫名其妙被抓进来了,一直关到现在,我也还没弄清楚原委。”卢边仁苦笑道。

    众人闻言都有些不相信。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他们被抓进来,至少都是得罪了中心商会,这个卢边仁自然也是如此才对,哪有因为打探消息就被抓进来的?

    这话不尽不实。肯定有所隐瞒!这是众人的第一反应,然而卢边仁却是句句真话。事实就是如此,他自己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所以。

    林逸也有些诧异,不过他倒不觉得卢边仁在说假话,因为卢边仁行事一向光明磊落,是方方正正的路子,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去刻意编造欺瞒。

    “你去打听什么消息?”林逸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这个……可以不说吗?”卢边仁有些为难道。

    其他众人顿时一片哗然,孙横彪更是一副看死人的表情,面前这位凶神连自己这样的狠人,都说打就打个半死,你丫区区一个金丹期高手,竟然还敢在他面前摆谱?

    不过是问个无关痛痒的问题而已,又不会割你身上的肉,用得着因为这么点小事,招惹如此凶残的狠人吗?

    哪怕这其中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随便编个瞎话不就圆过去了吗,何必这么直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然而这就是卢边仁的行事风格,能说就说,不想说就直言,瞎编一个谎话确实是轻而易举,但如果会这么做,那也就不是他卢边仁了。

    卢边仁与地牢这些人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众人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等着林逸这位凶神发飙,等着看热闹,然而林逸的反应,却是大出他们预料。

    “好,那先算了。”林逸神情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就转向下一位了。

    如此平淡的反应,众人简直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眼,尤其孙横彪,更是差点当场骂娘,刚才对待他的时候,这位凶神下手那叫一个狠辣,可没有这么好商量啊!

    就连卢边仁自己,此时都觉得有些意外,他已经做好了迎接对方怒火的准备,却哪里想得到,真的就是轻轻松松,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揭过去了,如果换成别人,面前这位估计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卢边仁忍不住怀疑,难道这种异常违和的熟悉感,真的不是错觉,自己与这人真的曾经打过交道?

    所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但也不敢出声,只能揣着一肚子问号,看着林逸继续一个个问下去。

    最终,将地牢所有人都问完一圈之后,林逸才不动声色,找了个位置盘膝坐下,无巧不巧,刚好就在卢边仁的旁边。

    这一下,饶是众人不明所以,也开始咂摸出一点味道来了,这位比孙横彪还要更加残暴的凶神,明显是对卢边仁区别对待啊!

    在这地牢之中,卢边仁一直以来都是不声不响,从来没有过出格的举动,在众人眼里一向都是好欺负的那一类人,但是这么一来,以后可得稍微掂量着点了。

    卢边仁这人确实是好欺负,但如果因此惹得旁边那位凶神不高兴,那可真就哭都找不着坟头了。

    这么一来,不仅众人又惊又疑,就连卢边仁自己也在心里嘀咕,这人到底有没有打过交道,相貌是面生,但这身气质确实很熟悉啊。

    不过,任凭卢边仁和其他众人怎么猜疑,林逸就是不开口说话,而是默默在心中盘算着眼下最紧要的事情,怎么离开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