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396章 神秘的中心

    “只是问几句话就被抓起来,这不是明摆着的做贼心虚吗?”林逸顿时皱起了眉头,任何一个商家都是开门广迎天下客,哪怕是被人找上门来闹事,还得忍让三分呢,哪有别人打探个消息就抓起来的?

    这里面要说没有蹊跷,那才真见鬼了,何况中心商会把这么多人抓进去,就是为了做那什么人体试验,这么草菅人命的行事作风,不管怎么看都跟正常商会搭不上边,邪教倒还差不多。↖↖,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当时问的问题其实很隐晦了,也没什么要针对他们的意思,但他们还是表现得这么敏感,可见背后必有猫腻,不然抓我干什么?”卢边仁确信道。

    “嗯,不过这么一来,这位素未逢面的姚副阁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说不定都已经被他们抓去做人体试验了。”林逸不由担心遗憾道。

    “那倒是未必。”卢边仁却是摇头道:“姚副阁主是玄升初期高手,中心商会这些人做那劳什子人体试验,一向只要金丹期高手,连元婴期高手都不要,何况是玄升初期?”

    “什么?姚副阁主竟是玄升初期高手?”林逸有些出乎意料,玄升期高手这个层次,他第一次知道还是当初在中岛时候,天行道对阵南天极光,而当时南天极光凭着玄升初期的实力,就已经可以冲击中岛副岛主之位了。

    而在此之后,林逸再次见识到玄升期高手的风采,就是晨星学院的三巨头了,东海神尼一眼就活生生看死程畦田这个金丹期高手,那种震撼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所以潜意识中,林逸总觉得玄升期巨头是高不可攀的顶级存在,哪怕之后在中心商会遭遇玄升期高手,而且不止一个。却也始终没有改变这种念头。

    而这位姚论阵,身为北岛青云阁的副阁主,虽然地位也已经极高,但和中岛副岛主相比起来,总还是要差了一筹。

    何况他跟卢边仁是一个性子,一心只沉浸于研究阵法,而不是那种会拼命修炼提升实力的主,林逸本以为他的实力应该也就在元婴期范畴,极有可能是元婴大圆满境界,却没有想到。这位竟然是玄升初期高手!

    “不错,姚副阁主虽然醉心于阵法,但他的修炼天赋其实极高,当初也是北岛赫赫有名的超级天才人物,要不然也坐不上青云阁副阁主之位,只不过他一向为人低调,这些年又一直没干过什么轰动的大事,所以有些不太被人关注罢了。”卢边仁看出了林逸的疑惑,笑着解释道。

    林逸点点头。仔细想想也就恍然了,青云阁虽是北岛三大阁垫尾的存在,但至少也是同级别的庞然大物,青云阁副阁主也已算是站在北岛顶层的大人物了。拥有玄升初期的实力并不奇怪。

    “嗯,既然姚副阁主是玄升初期高手,那被抓去做人体试验的可能性,确实要低得多。也许真是在什么地方修复阵法也不一定。”林逸捏着下巴揣测道。

    他隐隐有种感觉,中心商会突然找人修复阵法,可能并不是一个单纯引人上钩的诱饵。而是真有其事。

    像姚论阵这种人,不仅本身的实力足够强大,同时还精通阵法,对于中心商会来说正是难得的人才,对其痛下杀手的可能性,其实并不高,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就算暂时利用完了,也不会就此杀掉了事,而会找个名义软禁关押,免得日后阵法再出什么问题。

    林逸甚至都在揣测,姚论阵参与修复的这个阵法,会不会与世俗界有关?

    中心商会最耀眼最特殊的标签,就在于它能够与世俗界连通,而这个连通的途径,必然是某种阵法,而且必然是某种极为深奥复杂的阵法,姚论阵参与修复的,也许就是中心商会在这天阶岛崛起的关键。

    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毫无根据的猜想,除非真正见到姚论阵,从他口中亲耳听到,那才是真相。

    “也许吧,只是中心商会对这件事情如此紧张,连随便打听两句都不行,一点线索都没有,就这么想要找到姚副阁主,难度真的无异于大海捞针了。”卢边仁摇头叹息道。

    姚论阵不仅是一力将他提携起来的靠山,两人更是极为投契的至交好友,对方消失这么久依然杳无音讯,他真是担心得睡不着觉啊。

    “这事儿必须从长计议,中心商会高手如云,而且行事肮脏邪门,一旦再被他们抓到,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千万不可贸然行动。”林逸一脸正色的告诫道。

    “是啊,我之前就是太鲁莽了,所以才会引起他们的警觉,落入他们手中,得亏有林逸师弟你,否则这次我都已经死了。”卢边仁唏嘘后怕道。

    如果林逸来迟一天,甚至只是来迟两个时辰,结局也许都大不一样,很有可能他现在已经被拖去做那所谓的人体试验去了,说不定都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这就叫天意,卢师兄你注定命不该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林逸笑着安慰了一句,随即道:“不过话说回来,中心商会确实不好惹,上上下下都透着诡异邪门,又是世俗百货,又是人体试验,又是神秘阵法,而且还这么高手云集,随随便便就能冒出玄升期巨头,以咱们眼下的实力,还远远无法与其抗衡,卢师兄,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个……”卢边仁凝眉想了片刻,才道:“正如林逸师弟你说的,以我的实力别说找到姚副阁主,连中心商会的边都不能沾,所以,为了不给你添麻烦,我还是即刻动身,先回北岛再作打算吧。”

    卢边仁虽然是个不温不火的平和性子,但从来都不是怕事之人,更不会临阵脱逃,能够做出这番决定,他其实心底是很艰难的。

    依着卢边仁的本心,他当然不甘心就这么缩回北岛去,但是没办法,以他的实力继续待在这里,非但起不到半点作用,反而会成为林逸的巨大累赘,到时候不仅把自己折进去,连带着林逸也要被他害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