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400章 告密

    这一切,关键就在于尽快抓捕金丹期高手回来填坑,同时还要避免被上峰发觉,只可惜王大源实在太过小看上面的情报网了,这么大的动静,又岂是他想隐瞒就能隐瞒得住的?

    如果在寻常时候,他身为本地区负责人,倒还真有一线机会能够瞒天过海,只可惜,站在女子身旁的那个神秘人,乃是组织在天阶岛的二号人物,这段时间刚好就在这边海域执行任务!

    “混蛋!”女子扬起一脚,不偏不倚踹在王大源的脸上,直接将其踹飞了出去,着实气得不轻,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手下,这个王大源简直就特么是一头猪啊!

    “栾小姐,需要清理门户吗?”神秘人淡淡开口道,身上杀机凌厉。

    卧槽!被踹飞出去的王大源顿时惊骇欲绝,而仍然跪在房间内的马天浪,更是吓得屁滚尿流,看着罩在黑衣斗笠之下的神秘人,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了,这家伙是要来真的啊?

    女子目光落在两人身上,似乎也有这个意思,损失两个玄升期高手,对于其他势力来说是伤筋动骨的大事件,但对于他们组织而言,远没有那么严重。

    这要是女子一点头,王大源和马天浪两人立马就得人头落地,别看他们都是玄升期高手,但在强大的组织面前,在这神秘人的眼皮底下,根本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若不然这神秘人也不会成为组织在天阶岛的第二号人物了。

    “且……且慢,还有一个没死的,没被送去做实验!”马天浪突然灵机一动大喊道。

    “是么?”女子面露些许怀疑之色。甚至就连王大源,惊慌之余也都暗自诧异,还以为马天浪这是为了活命临时瞎编的,因为事发之时他不在魔冷海域,当时主持局面的人,就只有他的这个副手马天浪,事情也只有他最清楚。

    “是……是真的。被抓回来的人里面有一个元婴期的,人体试验用不到。所以他到现在应该都还被关着。”马天浪连忙道。

    “对对,是有一个,那个元婴期被我们关了很久了。”王大源这才反应过来,跟着连连点头。

    “那还不赶紧带过来?你们真的想死不成。没看栾小姐都已经生气了吗?”站在女子身旁的神秘人见状冷哼道。

    “是是!”王大源和马天浪不敢怠慢,把这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忙不迭连滚带爬的冲出去提人了。

    片刻之后,两人口中那个被抓回来的元婴期高手,满脸惊恐的被带了进来,赫然竟是孙横彪!

    这家伙身为元婴期高手,其实当时逃脱成功的可能性,远远比其他的金丹期高手要高得多,只可惜他之前被林逸打个半死。实力大打折扣,根本就逃不快,再加上目标显眼又点儿背。第一个就被赶回来的守卫高手盯上了……

    被王大源和马天浪两人押着,踉踉跄跄的进入房间,偷偷看了女子和神秘人一眼,孙横彪很是自觉的噗通就跪了下来,他毕竟不是傻子,知道在其他人面前可以蛮横。但如果在这些人面前,稍微有半点不配合。那都绝对是自寻死路。

    “说说吧,当时地牢是怎么被人破开的。”女子语气莫测道。

    “哦。”孙横彪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回道:“当时出手的,是一个新关进来的武夫,也不知道他具体什么实力,但是肯定很强,我这个元婴中期根本不是他对手,刚开始发生过一点小摩擦,结果一个照面就被他打趴了。”

    “说重点。”女子微微皱眉道,她只想知道到底是谁给她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至于孙横彪这种小人物的私人恩怨,她才懒得关心。

    “是是,那人一开始就安静打坐,但等到两个守卫提走一个人之后,应该是确定门外没人了,他突然让我们退到他身后,他自己手上则催发了一个极为恐怖的招数,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武技,破坏力之强实属生平仅见,在那之后,地牢内就随之发生大爆炸,然后就被炸塌了。”孙横彪一五一十的说道,在这些人面前,不敢有丝毫隐瞒。

    “哦?你的意思是,那人催发了一个破坏性很强的招数,而且只是双手凭空催发,就发生了大爆炸?”女子不由微微一怔道。

    “是的,那个感觉很奇怪,就好像他酝酿了很久一样,然后一下子突然就爆发出来,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武技。”孙横彪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毕竟是元婴中期高手,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至少可以看出来这肯定是林逸私下酝酿过的招数,而不像是临时催发的,否则真要是随手都有这么大威力的话,那这人简直都堪比玄升期巨头了,当初又怎么会被抓进来?

    女子听到这里,转头和神秘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神之中明显都带着一分诧异,分明是有所发现,同时亦是有所猜疑。

    “关于这个人的事情,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比如这人有什么特征,又或者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若是有半点隐瞒,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女子继续问道。

    “是是,小的绝不敢有半点隐瞒。”孙横彪连忙赌誓,随即仔细想了想道:“要说特征的话,这人除了实力强大,外加长了一张粗鲁莽夫的脸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特征了,不过这人的气质和他的相貌,给人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你的意思是,这人气质和相貌不符?”女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神色莫测道:“继续说下去。”

    “哦,对了,这人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他好像对一个人特别照顾,他们之间虽然没有什么特殊交流,但事实上就是有所偏向,非常明显。”孙横彪突然一拍脑袋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人刻意坐在姓卢的边上,之前守卫进来带人的时候,照规矩也本来应该是轮到姓卢的,不过那人瞪了我一眼,逼着我改口换其他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