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1688章 还是没有办法

    世家大会,对于林逸来说已经十拿九稳,但是林逸现在的目光却放在了隐藏雨家和隐藏赵家的身上!如果自己动了世俗雨家,那隐藏雨家会不会出头呢?作为隐藏雨家的亲家,又是自己的仇敌的隐藏赵家,又会不会一起出手呢?

    这才是林逸最为担心的!如果林逸手上有宋凌珊、陈宇天、吴臣天和福伯四个地阶打手存在,那么对隐藏雨家也是一个不小的震慑,最起码隐藏雨家动自己之前也要考虑一下后果,只要不是他们家族的天阶高手出马,那林逸这些人都有一拼的实力!

    福伯的经脉被林逸修好了,福伯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道:“没能突破?失败了?要不,再试一次?我能忍住,反正失败了也没有问题,还能修复的……”

    福伯看出了林逸眼中的失望,于是问道。

    “不用试了,这个方法行不通!”林逸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前我曾经用这个方法,想自己突破过,但是却也是失败了,看来玄阶高手的静脉的承受极限是有限的,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压缩能量……”

    “玄阶后期巅峰,我已经很满意了!”福伯伸展了一下手臂说道:“说实话,从我当年被废掉的那一刻开始,到我之后开始修炼外家功夫,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还能成为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

    “呵……福伯,您也不用安慰我,我只是有些失望罢了。”林逸道:“不过也没有什么,玄阶后期就玄阶后期吧,也差不多了,你先休息吧,我回去再想想别的办法!”

    “好,那你也早点儿休息……”福伯看出来林逸不太甘心,不想就此放弃,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林逸回到了房间之后,就立刻进入了玉佩空间,和焦牙子探讨起了从玄阶后期巅峰实力突破至地阶的事情来。

    “你自己都试验过那么多次了,我也在旁边看着,如果有办法,我能不告诉你?”焦牙子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反正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除非你成为炼丹师,给他们一人炼制一枚聚气丹出来!”

    “这不等于没说一样吗?我现在连炼丹师的门槛都没有迈入呢,还炼丹呢!”林逸苦笑道:“自从升级到地阶之后,明显的感觉到了和别人的差距,有门派和家族的人,就是不一样,我这边完全是靠自己摸索,而人家那边,都是已经千锤百炼准备好的了。”

    “但是你有玉佩,他们没有。”焦牙子说道。

    “这个倒是真的。”林逸点了点头,这是他唯一引以为傲的地方,这也是他的最终底牌,是个不能透露出去的秘密。

    “不用纠结太多,五年之期的月圆之夜就要到了,到时候打开石门的第二层,或许,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焦牙子说道。

    “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了。”林逸说道。

    既然焦牙子没有办法,也只能由林逸自己想办法了,林逸在玉佩空间中边修炼边想办法,想来想去,却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可行的方案来!的确,当初林逸中毒的时候,几乎所有可行的办法都想了一遍了,这时候再想,也是那时候想到后被否定的,哪还能有什么新的办法?

    如果真的有新方法的话,林逸也不用服用聚气丹了。

    第二天,林逸陪着楚梦瑶、陈雨舒和唐韵逛了一天的街后,当晚就来到了陈宇天所住的医院,而宋凌珊,也被林逸叫到了医院里面来。

    “你回来了?听说你陪着唐韵回了一趟老家……”具体的情况宋凌珊并不知晓,之前她只知道林逸一直在家中寻找突破的契机,等了许久没有林逸的消息,之后“假林逸”案件终于结案了,宋凌珊想通知林逸一下,结果打电话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所以就直接将电话打到了楚梦瑶的家里面,这才知道原来林逸是陪着唐韵回了老家!

    林逸的电话无法接通,或许是因为正好没电或者隐藏唐家的附近有屏蔽,至于具体原因,林逸也不清楚了。

    “恩,昨天刚刚回来。”林逸说道:“假林逸的案件怎么样了?听瑶瑶说,之后你找过我?”

    “结案了,没有询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来,那个犯罪嫌疑人,就和白痴一模一样,脑部大部分的神经已经被药物损坏了,催眠师的指令被执行过后,就和傻子没有区别了。”宋凌珊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明知道他只是个傀儡,但是就是无法找到幕后的人……虽然目前掌握了高速路收费站时,开车的驾驶员的形象,也在信息库中进行了查询比对,但是却没有找到太相似的人,这个人应该是做过整容手术的,就像是那个假林逸一样,所以资料是一片空白……”

    林逸耸了耸肩,宋凌珊所说的,和他预料的差不多,对方既然有如此高明的陷害手段和能力,那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宋凌珊抓住破绽和线索呢?对方估计早就隐藏了起来!

    做这种事情的,林逸猜测应该是他的仇家,但是具体是谁,却是不太好判定了。

    “算了,除了我的那几个仇家,不会有其他人这么凑巧的弄出一个假的我来。”林逸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也没有关系,这些人……迟早都是要面对的,现在我们先面对世家大会吧。”

    “说的也是!”宋凌珊点了点头,道:“对了,爷爷打电话来,催促我几次了,质询我,和雨枫到底怎么回事儿,说我们宋家这一次在世家大会上会很被动,但是因为我们要去踢场子的事情,暂时是保密的,所以我一直在搪塞,估计爷爷那边,都要急死了……”

    “我知道了,不过情况有变,我可能无法将你们提升至地阶了。”林逸看着宋凌珊和陈宇天,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当初的豪言壮语还犹在耳边,可是如今却无法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