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1807章 烦恼(下)

    虽然她不太懂商业上的事情,但是在楚鹏展身边,耳闻目睹,也是懂得一些基本的东西,这一次,康家恐怕是有备而

    来,而且能够如此迅速的推出如此多品种的新药,肯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除非林逸或者林东方亲自坐镇,不然单凭几个药方就想压倒康神医医药集团简直是痴人

    说梦!

    你有的,人家也有,你没有绝对的优势,就算你卖的和人家一样的东西一样的价格,还是没有康神医人家的牌子老字号!

    “说的也是,而且现在赖胖子似乎一点钱都没有,没有启动资金,光有药方也没有任何用处……”唐韵叹了口气,她的心中其实最倾向的就是和冰糖借钱了,但是如何能联系上冰糖呢?

    松山市,楚鹏展颓废的将股权和实业都转移到了安家的名下,他虽然不甘,但是安家将所有的期货投资操作账目也给楚鹏展过目了,楚鹏展也找了几个金融专家看过了,得到的结论都是一个,之前的布局非常好,但是突然的撤资影响了全局,结果赔的血本无归!

    当然,这也是安建文特意让火狼帮帮忙,请的一些分析家根据市场行情制造的假账目,预测期货的走势或许没几个人能预测的准,但是要是根据以往的行情制造一个赔本的假账,是大多数操盘手和分析家都能做的天衣无缝的。

    楚鹏展想起了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的父亲,想起了女儿楚梦瑶,想起了林逸……他的神情有些恍惚和沮丧,所有的产业都没有了,包括他名下的车子、房产,连瑶瑶的别墅和车子都划到了安家的名下,楚鹏展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他无颜面对父亲,面对女儿,面对林逸,虽然楚梦瑶的别墅,安家给了一个面子没有马上接收,但是却也说了,要楚梦瑶回来后,收拾了东西,他们就接手了,而陈雨舒的别墅,也在楚鹏展的名下,却被直接收走了。

    现在,唯一属于楚家的,只有乡村里,父亲那套平房了,但是那却不值多少钱。

    “楚先生,钱财没有了,我们可以再赚,您不能颓废啊!”福伯亲眼目睹了楚鹏展的大起大落,但是对于楚鹏展的投资上,福伯也不懂,也不会干涉,这一次的事情,福伯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却找不到什么破绽。

    “李福……以你的身手,再找一个新东家吧,这里……我已经没有钱支付你的薪水了……”楚鹏展看了福伯一眼苦笑道。

    “楚先生,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李福留在这里,不是为了钱,我早已经将您和瑶瑶当成是一家人了!”福伯说道:“而且,我可以说受到了林逸的大恩惠,我无论冲着谁的面子,都不能离去啊……”

    “好!”楚鹏展拍了拍李福的肩膀,重重的点了点头:“李福,你去小舒的别墅,将东西先搬回瑶瑶的别墅吧……”

    “楚先生,那您呢?”福伯一愣,问道。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打扰我了……”楚鹏展摆了摆手说道。

    “这……好吧!”福伯看到楚鹏展的心情的确不太好,这个时候劝他也没有效果,还不如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呢!

    楚鹏展一个人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而福伯则是快步的向海景湾别墅区走去,宾利车已经不属于他们了,福伯只能靠步行回家了,好在他是**者,走这点路,根本不算什么。

    安建德没想到安建文居然这么狠,一下子就将楚鹏展手中的产业和资金全部都弄到了安家的手下,不但没有佩服他,反倒更加的羡慕嫉妒恨了!但是,即使是羡慕嫉妒恨,安建德还是得笑容满面的在父亲、安明月和安建文的面前大赞一番……

    “建德,你不是说和楚鹏展有仇么?现在楚鹏展一点儿价值都没有了,你可以动手了。”安明日对安建德说道,知子莫如父,他看出来,安建德虽然笑容满面,但是心中肯定很是压抑,有气出不来,那么楚鹏展正好可以当做他的撒气桶,出气的对象。

    “哦?大哥,你和楚鹏展有仇?怎么要对付他?”安建文有些惊讶的问道,不过他在心里却是盘算着利弊,现在要是动了楚鹏展,那肯定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因为楚鹏展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如果在这之前,楚鹏展将钱交在安家手中操作的时候,那时候如果楚鹏展出了事情,肯定会有人怀疑到安家的身上。

    “嘿嘿,大哥这生意,没有你做的大,只是小打小闹,之前和他结了点儿梁子……”安建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之前我就想动他,不过听说小弟你在为我们安家坑钱,我就暂时的放过他一马……”

    “原来是这样……那大哥,用不用我帮忙?”安建文忽然心生一计,如果这时候楚鹏展出了点儿什么事儿,那楚梦瑶岂不是更加无依无靠了?而且林逸还走火入魔生死不明,到时候他安建文就是楚梦瑶的唯一依靠了!

    不然的话,孤身一人的楚梦瑶要怎么生活下去?所以想到这里,他有点儿想要帮安建德将楚鹏展给搞死了。

    “如果能帮忙,那最好了……”安建德本想拒绝来着,但是忽然想到了安建文身边那个给力的催眠师,于是说道:“我准备给楚鹏展来个车祸,也找好了顶罪的人,但是如果能让那催眠师暗示一下楚鹏展,让他自寻死路自己去撞车自杀,那我们这边也不用负太大的责任了……”

    “没问题!”安建文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我现在就安排他跟你去做事!

    楚鹏展一个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几次都忍不住想联系一下父亲,将自己目前的困难和他倾诉一下,但是又怕他老人家承受不住!诺大的集团一眨眼就成了别人家的,这换做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而女儿那边,又急需要钱为林逸求药,自己要怎么和女儿解释?楚鹏展有些恼恨自己,为什么就鬼迷心窍,明明安明月已经劝说了自己,让自己见好就收,自己怎么还那么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