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1898章 拼酒(中)

    白伟拓的脸色顿时一变,不过林逸却是点头道:“可以。”

    看到白伟拓的脸色,张多磐和范甘鹤更加放心了,在他们看来,林逸是嘴硬!

    “服务生,给我拿两瓶红星二锅头!”范甘鹤打开包厢的门,对外面的服务生喊道。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出售这种酒……”服务生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出售你就去帮我买两瓶!”说着,范甘鹤就掏出了三百块钱来递给了服务生,道:“去吧,剩下的当小费!”

    “是,先生!”服务生大喜,超市里面红星二锅头也就十元左右一瓶,这样里外里就能赚二百八十元,何乐而不为呢?虽然小费按照规定要上交百分之五十,但是那剩下来也是一百四了,不过是跑个腿而已,他当然乐意:“要五十六度的还是六十五度的?”

    “越高越好!”范甘鹤挑衅的看了林逸一眼,淡淡的说道。

    “好,马上就去!”服务生转身就跑了。

    白酒,范甘鹤也喝过,他的酒量那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没有喝过六十五度这么高的白酒,但是普通四十多度的白酒两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他压根就不怕林逸!

    至于比快,他不信林逸这小体格子比他一个体育生还要厉害。

    “心妍,到底行不行呀?看你家那位信心满满,可别吃亏啊……”何美月坐在了林逸之前的位置上,小声的对王心妍说道。

    “什么我家那位……”王心妍的脸色顿时一红:“我哪里知道他能不能喝……不过应该还好吧……”

    在王心妍看来,林逸是个挺厉害的人,应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看白伟拓,应该没什么酒量,你不知道,那个张多磐还差点儿,但是那个范甘鹤可是个酒缸,他是体优生,在学校里,晚上训练结束了就一帮人去喝酒,早就练出酒量来了……”何美月有些担心。

    “美月,你该不会是看上白伟拓了吧?”王心妍被何美月一直调侃,这时候终于拿住了机会,反过去调侃她了一句。

    “呵呵,只是觉得印象还不错,没有张多磐那么浮夸!”何美月微微一笑,却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

    王心妍有些诧异的看着大方的何美月,忽然恍然,现在是大学时代了,和以前高中时代完全的不同了,谈恋爱也是正常的,连老师都不管了,谁还会遮遮掩掩?

    倒是自己,因为有了婚约在身,还没有适应这个环境,好像自己很害羞的样子。

    “这倒是。”王心妍掩饰的点了点头。

    “心妍,你到底怎么想的?喜不喜欢林逸?要是不喜欢,我可是介绍给我的姐妹了啊,这么好的条件,可别浪费了。”何美月笑着说道。

    “你别……”王心妍下意识的说道,不过说完,却是发现自己多事了,反倒容易让何美月误会!本来王心妍想说,林逸有女朋友了,别介绍了,可是这是林逸的私事儿,王心妍也不好多说,于是就闭上了嘴巴。

    “哈哈,看吧,你还是对他有意思。”何美月以为猜出了王心妍的心思,哈哈一笑。

    这时候,ktv的服务生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瓶红星二锅头,范甘鹤接过来之后,从包厢的柜子里拿出了四个一次性纸杯来,一人一个,放在了林逸等人的面前。

    “怎么喝?”张多磐问道。

    “我先来吧。”林逸不等白伟拓开口,就揽了过来,这种度数的白酒对于林逸来说和喝水差不多。

    林逸说着,就拿过一瓶红星二锅头,打开,给自己倒满。

    “我陪你!你的对手是我!”范甘鹤也是学着林逸的样子,给自己满了一杯。

    “美月,麻烦你做个裁判吧,你说开始,咱们就开始。”林逸端起了酒杯,笑道:“不过先说好了,不许流出嘴角太多,杯底也不能剩下太多,否则就算输了。”

    “不用你说,不会玩赖的。”范甘鹤哼道。

    “好,三、二、一……开始!”何美月见到林逸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多言,给他们做起了裁判。

    林逸的动作何等灵敏?他可是地阶高手,在何美月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同时,酒杯就已经碰到了嘴上,一仰头,一杯烈酒直接灌进了肚子里,然后随手将纸杯放在了桌上。

    “哗——”白伟拓也好、何美月也罢,在场的人无不对林逸投来了惊骇的目光!就连张多磐,也是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因为林逸喝的实在是太快了,这速度就和喝水差不多,这哪里是喝酒啊?

    范甘鹤虽然喝的也很快,但是林逸放下酒杯,众人惊呼完毕,他才将纸杯放了下来,不过他自以为已经很快了,而众人发出的惊呼声也是对他发出来的,所以他放下酒杯后,不无得意的道:“怎么样?怕了吧?”

    众人有些古怪的看着范甘鹤,张多磐有些脸红,暗恼这范甘鹤有病吧,人家都喝完了,你还说这话?

    范甘鹤正等着大家赞扬和林逸害怕的声音呢,可是等了半天,却是什么声音都没听到,顿时有些奇怪的从自我陶醉状态中回过神来,有些诧异呃看着林逸:“你喝了么?”

    “你眼睛不好使么?”林逸指了指桌上的空杯子。

    “嘎!”范甘鹤这才知道,林逸也喝完了,而且看起来,林逸是早就喝完了,比他还快,想到之前他还说那样的话,顿时十分的脸红,不过他脸皮厚:“哈,既然都喝了,那我们继续!”

    “你还没脱衣服呢?”林逸摇了摇头,道:“你不会喝一杯就醉了吧?连彩头都忘了?”

    “谁说的?”范甘鹤随手脱掉了外衣,这秋天里,一般都穿两件上衣,一件外衣和一件衬衫或t恤,所以脱掉一件之后并不会影响什么。

    脱掉了衣服,范甘鹤再次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主动举了起来:“这白酒啊,第一杯喝的快没有,肚子里没东西,你喝的快,一会儿有你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