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1900章 吃哑巴亏

    “又来酒了?好啊,我们继续!”林逸说着,就把桌上的两瓶二锅头推了过来。

    “哈,这次是我和白伟拓喝了,我说白伟拓,你不会让他代喝吧?”张多磐看到林逸还想代劳,脸色微微一变,他的酒量还没有范甘鹤好呢,即使喝的是水,也没有完胜的把握,毕竟林逸喝酒和喝水的速度一样快。

    “林大哥,这次让我来!”白伟拓说道。

    “呵,也好,那就给你吧。”林逸又将两瓶白酒推了过去。

    看到林逸放弃,张多磐顿时松了一口气,拿起面前的二锅头,将瓶盖打了开,他心想,这张多磐还挺厉害,将里面换成水了,外面的瓶盖还没有损坏,一点儿破绽都没有,真是个人才!

    万一林逸和白伟拓怀疑,也看不出什么毛病来了。

    不过,张多磐虽然这么想,但是一旁的范甘鹤却是脸色变了,他明明记得,靠近张多磐这边的这瓶二锅头应该是打开来的,不可能是新开瓶的,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了?

    相比之下,白伟拓却是有些奇怪了,自己这瓶二锅头,怎么好像被人打开又盖上了?难道是遇到了那种传说中的几瓶剩酒勾兑到一起的?但是二锅头这酒便宜的很啊,也不值得这么做啊?

    心中正疑惑呢,忽然白伟拓感觉自己的脚被人踢了两下,一转头,却看到了林逸安慰的笑容,白伟拓心中一亮,莫非是林逸做了什么手脚了?

    白伟拓快速的将面前的二锅头倒入了一次性纸杯中,果然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之处!这二锅头虽然也有酒味,但是却并不浓烈,只是淡淡的那种味道,难道……

    白伟拓心中一阵的兴奋,不知道林逸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肯定是林逸动了手脚,不然他怎么可能暗示自己呢?

    而对面的张多磐也倒了酒,但是倒了之后就傻眼了,这是屁的矿泉水啊,明明就是高度二锅头,酒味浓烈!

    张多磐皱了皱眉头,难道范甘鹤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但是这时候,他肯定不可能开口询问的,一问那不是让别人都知道他想要作弊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举起了酒杯,道:“白伟拓,来吧,这次还是让美月当裁判!”

    虽然酒没有被换成水,但是张多磐想,白伟拓那样肯定还不如自己,虽然这一瓶白酒对自己来说有点儿多,不过肯定也比白伟拓强,没换就没换吧!

    “好啊,来吧!”白伟拓却是信心满满,喝酒咱喝不过,喝水要是还喝不过,那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范甘鹤想要说什么,但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看着白伟拓那边兴奋的样子,也猜出了大概,自己那灌了矿泉水的二锅头,恐怕是到了白伟拓的手里!

    只是,范甘鹤十分的纳闷,自己明明将灌了矿泉水的酒瓶子放在了范甘鹤的身前,但是怎么就跑到了白伟拓的身前呢?他有点儿不明白了,这酒瓶当时就被林逸推了一下,但是林逸也不应该知道这里面的隐情啊,何况林逸推酒瓶的时候他也是紧盯着的,林逸怎么可能有机会置换呢?

    “三,二,一……开始!”何美月已经喊出了口号。

    白伟拓和张多磐同时举起了酒杯,与白伟拓一饮而尽的潇洒相比,张多磐就痛苦多了,一杯酒,分好几次喝了进去,不过也终于喝了进去,喝完之后,却是有些惊骇的看着白伟拓身前那空空如也的酒杯。

    “你……喝完了?”张多磐看着白伟拓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有些迟疑。

    “是啊,喝完了!”白伟拓嘿嘿一笑,但是却有点儿心虚,可别让对方发现自己喝的是矿泉水啊!

    “邪门了……”张多磐心道,这白伟拓也是扮猪吃虎么?怎么喝完与没喝一个样儿呢?不过这事儿他也没招,只能道:“好吧,那我们继续!”

    又倒满了酒杯,毫无疑问,还是白伟拓获胜,这让张多磐的脸色有点儿不好了!他现在也光膀子了,不过他的身材就没有范甘鹤那么好了,露出了鼓起的肚腩来。

    第三杯,自然也是白伟拓获胜,这回,张多磐彻底的绝望了,怎么自己的强项,到了对方那边就成了弱项呢?之前范甘鹤输了,他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个比法是林逸提出来的,没有把握林逸也不可能提出这种比试方式。

    但是,白伟拓一直担忧的脸色,张多磐可是看在眼中的,难道说……张多磐一把拿起了白伟拓的酒瓶,那里面剩余的白酒虽然不足以倒满一杯,但是还剩下一个瓶底的,张多磐直接倒入了自己的杯子中,拿起来闻了闻,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而白伟拓则是阵阵的心惊,他可是作弊了,这被张多磐抓了现行,不得被何美月瞧不起啊?自己输了那是实力不济,但是作弊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正当白伟拓十分紧张,怕张多磐说出真相之时,张多磐却阴着脸将酒瓶放在了桌上,不咸不淡的说道:“白兄弟还真是有量啊,佩服佩服……咱甘拜下风!”

    “?”白伟拓莫名其妙的看着张多磐,这家伙怎么回事儿?怎么没有戳穿自己?他没看出来?

    事实上,张多磐不是不想戳穿,而是不能戳穿!这酒是范甘鹤做的手脚,就算戳穿了,说明白伟拓作弊了,那最先想作弊的人还是他,到时候更让何美月瞧不起。

    所以,不管怎么说,张多磐唯有捏着鼻子认了。

    王心妍则是掩嘴笑了笑,果然林逸没有让她失望,之前在火车上的时候她就知道,林逸的手段很高明,不然那几个骗子的钱也不能到了林逸的口袋里,而这时候,恐怕林逸用的是相同的手段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瓶灌了矿泉水的二锅头换到了白伟拓的身前,让张多磐吃了一个哑巴亏。

    白伟拓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赢了,是的,真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