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烟雨江南

章一七四 如夜永在

    多米尼克公爵的疑问,先后赶来的唐尼和本公爵也很想知道。他们赶到的时候,不大的峰顶上已经堆满了黑暗战士的尸体,更多的尸体堆不起来,从四周不断坠落。

    峰顶的战斗依旧在继续,那个男人的身影纵横来去,不曾慢过,也没有更快,始终如一地收割着生命。

    大旗依旧飞扬。

    唐尼公爵忽然阴恻恻地道:“怎么幸存战士中,血族格外的多?最近圣血的后裔们变得怕死了吗?”

    多米尼克讥讽道:“魔裔强者死伤也格外的少,是都死光了吗?”

    “最近一个公爵,可还是伤在你们血族手里的。”

    多米尼克冷笑,“你敢质疑陛下?看来也想回到荣耀侯爵阶段重新体会一下生活了。”

    唐尼脸色一变,不再作声。夜瞳早以一个个血淋淋的事例证明,无论是谁,挑衅她都会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

    这时本打断了两人,道:“你们就打算这样看着他嚣张?”

    多米尼克和唐尼都默不作声,来了个默认。

    本遥向大旗一指,喝道:“这面旗帜就立在那里,立在几十万永夜战士面前!今日一战,我们所做所为都会被记入史册。如果它不能在我们手中倒下,今后我们还有何面目返回议会,在高台上侃侃而谈?!”

    没想到多米尼克丝毫不觉得羞愧,竟道:“我议员也做得够久了,让出来也是可以的。”

    唐尼没有那么无耻,但也没有出声。

    本气得七窍生烟,蛛魔脾气本就暴躁,他又是格外不好的一个。当下撕去外袍,露出一身暗色血光的战甲,声如春雷,喝道:“我本以为血族都是追求荣誉和信仰的真正贵族,没想到也有贪生怕死之辈!你们看看,看看对面,看看那个人族,你们还好意思自居上等种族吗?”

    下方大军中,许多在磨蹭避战的血族爵位强者都面有愧色,低下了头。

    “今日之战,当为后世增加一首蛛魔传说!”本手中多了一把长柄重斧,仰天咆哮,旋即如风雷般冲上孤峰。

    多米尼克和唐尼互望一眼,都自对方眼中发现了好象看到蠢货的神情,于是相视一笑,感觉彼此距离拉近了不少。

    本战斧一挥,将其它战士扫开,死盯着千夜,道:“蛛魔银腹部落公爵本.提克,前来与你一战!你不要以为长生种中不怕死的,就只有一个耶罗。”

    千夜依旧无悲无喜,也不说话,一剑轻飘飘的削了过来。在他眼中,蛛魔公爵与普通战士,并无不同。

    本忽然用力踏地,一开场就现出了蛛型完全战斗状态!震得整座孤峰也颤了一颤,借着一踏之威,战斧反斩千夜。

    剑斧交击,本庞大的身躯竟是一震,八根节足全部插进地面。千夜这一剑,重得难以想象!

    本还没有回过气来,千夜第二剑又至。他一声狂吼,双手持斧,又架开了这一剑。然而还有第三剑,第四剑,乃至无穷剑。

    千夜双手持剑,专注得近乎虔诚,一剑剑连绵不绝,如丝丝春雨,缠绕着蛛魔公爵。

    然而在润物无声的表象下,千夜的每一剑都是沉重如一,并迫使本以最消耗原力的方式招架。

    本忽然明白,千夜从一开始就再无保留,也无须再出已是闻名天下的定八方,因为第一剑和第八剑已没有不同。

    他遇上的,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千夜,也是不再去想以后的千夜。

    明白了这一点的本忽然暴喝一声,迸发全部力量,将千夜推得退后半步。得了这个空当,他并没有逃走,而是高举已经变形的战斧,气势不断攀升,黑暗原力层层叠加,已是在彻底燃烧生命!

    黑日山谷,响起一记震动天地的咆哮,本聚集毕生之力的一斧,就此落下,然后凝在空中。

    千夜于刹那之间,架住了这毁天来地的一斧,然后弹出一根光羽,毁了本的魔枢。

    本已经无力,却还执着地握着战斧,颤抖着下压。

    千夜眼中终于有了些许波动,右手一松,任战斧落在自己肩上。斧刃锋利,终于切出一条细细伤口,渗出一滴燃烧的血珠。

    本脸上释然,长出一口气,道:“我终是……伤到了你。”

    “刚才有机会,为什么不逃?”

    本笑了笑,道:“逃?怎么能逃?”

    他用颤抖的手,指着飞扬的大旗,道:“你立起了……这面旗,我就不能逃了。无论永夜,还是帝国,上面的人在看着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这里。我的族人,孩子,以及将来的后裔,都在看着这里!我是战士,必须……站着死……”

    本的声音越来越低。

    千夜握住他的手,轻轻一提,将他庞大蛛躯提起,放在大旗之下,然后道:“你是真正的战士。那么,就在这里,在我王旗之下,见证我的战斗吧。”

    “很……好……”本的头垂下,身体却依然挺立。

    远方,多米尼克和唐尼脸上的讥讽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公爵报仇!!”不知哪一位蛛魔强者狂吼一声,瞬间激起所有蛛魔凶性,无数蛛魔你推我挤,争先恐后地冲上孤峰,涌向千夜。

    孤峰上,尸体再度抛落如雨,但是蛛魔战士个个都红着眼睛,推开同族的尸体,拼命向上攀爬,要在公爵尸体之前,将那个男人斩杀。

    无论在哪个时代,这都是最可怕的军队。只是,他们就如真正的战士本那样,遇到的是千夜。

    这一夜,他就是真正的战神。

    谁也不知道千夜此刻心中想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一剑一剑斩杀成千上万敌人的他,此刻是何感受。或许就如他的眼神,冰冷而死寂。

    多米尼克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个男人似乎已经死了。死的不是他的身躯,而是心。

    多米尼克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他从来不是千夜的知已,甚至此前从来没有见过面。那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只是看到一队队黑暗战士冲向孤峰,然后再也没有下来过。最开始冲上去的都是蛛魔,然后一些狼人忍耐不住,跟着蛛魔冲了上去。再然后,队伍中渐渐多了魔裔,还有血族。

    夜了,又天明。

    王旗依旧飞扬。

    多米尼克和唐尼就那样凝立在空中,一动不动,如同雕像。王旗之下,本的身躯也在屹立,见证这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刻。

    不知何时,隐隐约约的威压和沉重感觉开始弥漫,有真正的大人物在虚空之外,正看着这里。只是不知道来的是谁,是至尊,大君还是天王。

    他们只是默默地看着。

    在所有气息之上,还有一道更加庞大威严的气息,那是新世界的意志。它竟也出现,注视着对它来说,本是一群蝼蚁的战争。

    这一战开始时,谁也想不到会演变成一场牵动两大阵营的史诗之战。这一切,都自那面大旗飞扬而始。

    一名魔裔侯爵忽然出现在两位公爵面前,行了一礼,然后对唐尼道:“叔叔,我们魔裔也有荣耀和尊严,真正战士之名,绝不能由蛛魔独享。我这就去了,请告诉我的父亲,我没有为梅斯菲尔德家族丢脸。”

    唐尼一脸郑重和严肃,缓缓点了点头,道:“去吧,家族史中,必定会有你的名字。”

    侯爵又行一礼,拔出长剑,一声呼啸,如流星般坠向战场,又如流星坠落。

    他的尸体从峰顶跌落,重重摔在地上,只剩半截的剑身从空中落下,插在他身旁的地面,剑柄不断颤动,久久不停。

    无数魔裔战士如潮水般从他尸体两旁涌过,扑向孤峰。

    不知过了多久,唐尼忽道:“有些事,我本以为自己想明白了,现在才发现,依然没有答案。”

    多米尼克一怔,问:“都是什么?”

    唐尼缓缓地道:“我在想,人族只用千年就崛起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我也在想,荣耀和尊严是否可以计算,它与几百年或者上千年的生命相比,孰轻孰重?”

    多米尼克本能地觉得这些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答案都是明摆着的。可是话到了口边,他却发现怎么都出不了口。

    唐尼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道:“现在,我有些想要知道答案了。”

    “你,该不会……”

    唐尼道:“本说得对,我们的族人,我们的孩子,都在看着我们。不仅仅是现在,还有未来。也许千年之后,他们仍然会因为这一战而提起我们的名字。我不希望将来孩子们提到我的时候,还会感到羞愧。”

    多米尼克看着唐尼的身影飞向王旗,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堵着,一口气怎么都喘不上来。

    片刻之后,唐尼双手拄剑,勉强支撑着身体,望着千夜,艰难地问:“刚刚那是……”

    “原初之枪。”

    “好。我也……伤到你了……”唐尼的目光渐渐涣散。

    千夜并没有回答,而是抱起他的尸体,放到了本的身旁。王旗之下,除了两大公爵之外,还有数名侯爵。其余侯爵并非没有资格站在那里,只是在激战中,他们的尸体坠下了山崖。

    血战似是永不停歇。

    战场上,多米尼克忽如从梦中醒来,问:“多久了?”

    旁边一名亲卫道:“大人,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么久了啊,真是不觉得……”多米尼克揉了揉脸。他的目光下意识地避开了那面旗帜。

    大旗已被鲜血浸透,早就看不清上面的字。可是在公爵心里,那个夜字笔划如刀,每一笔都在刺痛着他。

    下方血族部队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一个美丽少女从部队中高速穿过,转眼间出现在多米尼克面前。

    一看到她,多米尼克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你怎么来了……”

    少女单膝跪下,道:“这一战,不能缺少血族!不能缺少欧塞氏族!父亲,原谅我,这一次我无法遵守您的命令了。”

    少女如风而去,多米尼克只觉全身无力,竟无法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