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一百零七章 我要买下墨西哥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杰弗森对周铭说:“既然我已经说出了我的底线,那么周铭大酋长你的态度呢?”

    “很抱歉,或许我的想法会和你们有一些出入。? ? ”周铭说。

    杰弗森当即皱起了眉头:“周铭大酋长,我想你是否也有点太过多疑了,我并没有欺骗你,我刚才说的已经是我们最后的让步了,如果你再不接受,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实力并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

    周铭的话完全出乎了杰弗森的意料之外,原本他以为这次的谈判到这里就应该要结束了的,毕竟割地赔款这种词语说起来很让提出的这一方难受,但听在接受那方的耳朵里,却无疑是非常舒坦的,因为这不仅是对胜利者的臣服,更能给胜利者一种强大的心理满足。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周铭却仍然没接受,这就让杰弗森无法理解了,难不成是你想上天吗?还是你觉得扎根墨西哥三百年的马龙派教会就只有这点本事?

    “我想杰弗森先生你一定是误会了,我所说的想法出入并不是要得寸进尺的增加条件,而是在不跨过你们底线的前提下对现在的条款进行修改。”周铭说。

    这才让杰弗森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这样,我想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杰弗森也并不是就真的这么相信了:“那么请问周铭大酋长你是想怎么修改呢?”

    “很简单,把割地换成居住和经商权。”周铭说,“简单来说就是我要一块拥有高度自治权的封地并没有任何卵用,我特么又不是来搞种田流的,我是来成就商界大亨的!所以比起土地,我更想要的是留在这里的权力!”

    杰弗森完全听不懂种田流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周铭后面的话他却听明白了,于是他断然道:“这不可能!我们不会允许你……”

    不等他说完周铭的解释就打断了他:“当然我不会再继续针对墨西哥比索了的,事实上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墨西哥比索已经没有再多下去的价值了,至于印第安人这边,那是属于墨西哥政府的民族问题,而印第安人在没有找到资助前,分裂也是不大可能的。”

    “当然最重要的,我留下来也并不是要接着扰乱墨西哥经济,相反我是来拯救的。”周铭说。

    杰弗森冷笑一声,显然他对此是嗤之以鼻:“周铭大酋长,你是说一头狼他会来拯救一群羊吗?”

    周铭也笑了:“这个比喻可真有意思,老实说我是没想到杰弗森你们居然会把我看的那么重,觉得我就是来吃掉你们的狼吗?你们也太轻视自己了吧?”

    杰弗森脸色一僵,他着急想解释,不过周铭显然并不想听:“但就算是这个比喻也没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美国的一件事呢?曾经美国某个州为了保护麋鹿而猎杀狼群,但随后却现由于缺少了狼的追捕,缺少了天敌的麋鹿们的身体素质变得越来越差,最后美国当局不得不再去把狼请回来。”

    “所以周铭大酋长你想说你就是打算这么帮我们,现并淘汰掉那些落后的制度和企业吗?”杰弗森问。

    “当然不是,虽然我很想这样就是了,但很可惜,我并没有办法猎杀整个马龙派产业。”周铭说,“我所说的拯救,是我接下来准备收购一些墨西哥企业,在这边培养一些代理人帮我打理这边的生意。”

    周铭说完见杰弗森仍然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只好叹口气接着说:“简单来说就是我现在既然在比索上赚了很多钱,我就想利用现在墨西哥经济很差的机会,买下整个墨西哥,就这么简单。”

    “这绝对不可能!”杰弗森当即说道,“你真当自己是上帝了吗?你说要买……”

    周铭再一次打断了杰弗森的话:“我知道你做不了主,那么与其我们在这里做无意义的争吵,还不如你把我的想法带回去,我想你的父亲会给我一个满意答复的。”

    这一番话直接把杰弗森后面要说的话全给堵回他的肚子里了,最后他思来想去好一会才咬牙答应道:“好吧我明白了。”

    于是这一次的和谈就这么结束了,由于这次的和谈并没有结果,所以周铭当天就在卡利弗住下了,等待杰弗森询问他父亲以后的答案。

    杰弗森给周铭安排了一间最好的酒店居住,周铭他们在回到酒店房间,**第一时间就拿出仪器探测房间,很快他们就从茶几下面和沙里面等几个角落里搜出几个窃听器,在确定屋内没有其他的窃听器以后,他们才给周铭架起卫星电话,拨通了凯特琳的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通,凯特琳着急的声音传来:“周铭今天谈判的情况怎么样?他们答应了你的条件吗?”

    周铭对此笑着回答:“今天才是和谈的第一天,是很难达成协议的,毕竟杰弗森只不过是马龙大牧的私生子罢了,他是没可能做出真正决定的。”

    凯特琳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的,不过关心则乱,这也是难以避免的嘛!

    “那么周铭在你看来,他们可能答应你的条件吗?那他们的条件又都是什么呢?”凯特琳问。

    尽管周铭很清楚凯特琳一定会问这个问题,并且周铭之前也都做好了准备,但此时他仍然还是愣了一下才说:“老实说他们的条件是很奇怪的。”

    随后周铭就把杰弗森的那套割地赔款条款说了一遍,凯特琳当即就现了问题:“他们既然要礼送你离开墨西哥,又为什么还要给你一块封地呢?这不是很自相矛盾吗?还有,他们居然还要给你三十亿的赔偿,这都太不可思议了,你确定不是杰弗森自己故意编撰出来的吗?”

    “这点我当时就有想过,但很有可能对方是专门把这块封地留给印第安人的。”周铭说。

    “印第安人?周铭你是说他们想把印第安人全都赶到你的封地里去,这些印第安人由于并没有任何工作技能,甚至他们大都还不识字,如果你要收留他们,就必须投入大批的钱财,不仅用于维持他们的生活,甚至还有流民增加以带来的安全隐患,这样就等于给你挖了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陷阱。”凯特琳猜测道。

    “没错,”周铭继续往下分析,“一旦封地里有哪方面没有做好,或者是这些印第安人们的生活水平有一点下降,甚至就是那些印第安人贫民窟这些,他们都可以拿来做文章,最后收回这块封地,至于那些赔偿,恐怕连我封地的初期投入都不够的。”

    “这些该死的混蛋,他们的智商难道都用到了来用这些阴谋诡计上面了吗?”凯特琳咬牙切齿的骂道,“那周铭你是怎么说的?”

    周铭回答:“我的答案也很简单,你给的钱,不管多少我都会要,至于封地什么的那还是留着给他们自己享受吧,我只要能安全的留下来赚钱就可以了。”

    “那么他们会同意吗?现在你已经把比索给弄破产了。”凯特琳提醒周铭道,“或许是不是周铭你最后不那么说会好一些呢?”

    周铭却说:“我并不同意,或者正好相反的说,正是有了我最后那句话,我认为他们同意的几率才会更高。”

    凯特琳对此表示很不能理解:“为什么?难道他们准备放弃墨西哥了吗?只因为比索的破产?”

    “很抱歉,恐怕这点我就没办法回答你了,不过我觉得马龙派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才宁愿把姿态放低一点,也要尽快摆脱我。”周铭猜测。

    经周铭这么一说,凯特琳似乎也想起什么来了:“难道这就是伊丽莎贝女王和雅克尔总统那么爽快去对付墨西哥比索的原因吗?”

    ……

    当周铭和凯特琳在卫星电话里谈论着马龙派教会情况的时候,另一边的杰弗森也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他并在电话里把刚才和谈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了。

    “尊敬的大牧,这就是我们和谈的情况。请恕我直言,周铭这个家伙简直太狂妄了,他居然想要买下整个墨西哥,这简直就是在直接打我们的脸呀!还有这个价码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他居然还要得寸进尺,他们简直是贪得无厌,他是要上天了呀!”

    杰弗森对白兰度说,其实就他而言他是很想再给周铭编造一些更可恶的事情,但那边是他最害怕的大牧父亲,他可不敢去赌一旦谎言被拆穿以后的结果,天知道会不会被当成是要恶意阻挠谈判的进行了。

    杰弗森这么想着,可他没想到的是,迎接他的却是白兰度的斥责。

    “你这个白痴!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可比你要聪明多了,如果他觉得一时的爽快而接受了我们的封地,那才是最愚蠢的。”白兰度说。

    杰弗森瞪着眼睛显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白兰度也没兴趣和他解释那么多,就对他说道:“既然他是个明白人,那么我们也就没必要多绕那些弯子了,既然他想继续留在墨西哥,就让他留下来吧,我们可以同意他的条件,不过既然条件改了,那么原本约定的三十亿金额,就也必须得缩水了。”

    尽管杰弗森完全不明白父亲怎么就会同意了周铭的要求,但既然是父亲的决定,他就只有一个选择:“我明白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