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五百六十五章 死不了人恶心人

    “目前明达运输集团、东海化工、上红科技还有东元投资集团的发展势头非常强劲,同时滨江深蓝化工集团、江信集团,江南航运和杨泰地产等公司总共达成了超过一百项合作,其中关于DVD机、新防水涂料新油漆新塑料等新产品的开发,成了重中之重……”

    在路庄市阳澄湖畔的别墅里,周铭百无聊赖的听着于胜戎杨结清和沈文达向自己汇报着这段时间里滨海沈家集团的扩张情况。

    在他们之后,李庆远还给周铭补充了现在东海商业俱乐部的发展情况,并表示以东海商业俱乐部目前的实力,已经足以支撑兴建寰宇大厦了。

    周铭挠挠头表示有点无语,因为他原本就是不想听他们这些事情,所以才从寰宇写字楼里搬出来,到阳澄湖的别墅里吃大闸蟹的,却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还千里迢迢的非要从滨海赶来,也要把这些事情汇报给自己。

    你们好歹也都是打拼半辈子的老生意人了,怎么这点主意都拿不了呢?

    周铭很想这么说他们,不过最后却没说出口,毕竟这些家伙这么做也都是在向自己表忠心嘛,自己怎么好打击他们呢?那样就太不地道了。

    这就是当领导的苦恼,不说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拿主意,但至少这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得让自己知道,自己想不听都不行,否则下面这些人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其他主意,没办法,谁让很多事情的生杀大权还在自己手上呢?

    一个多小时,周铭总算耐着性子听完了这些汇报,听的时候就没怎么认真,听完了周铭也理所当然的没啥意见,只是点头表示随便就好。

    这也是周铭一开始就做好的打算,毕竟面前这几位,不管于胜戎李庆远杨结清,还是名正言顺的沈家大家长沈文达,他们都是很有能力的,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根本用不着自己做任何表态,他自己就能拿主意,现在过来向自己汇报,更多的也就是对自己这个领导人的尊重罢了。

    本来就是共识,因此这个话题很快结束,周铭随后问了沈百世那边的情况。

    于胜戎李庆远他们也都明白周铭关心的重点,也早准备好了答案,他们告诉周铭:“沈百世那边还是和之前一样,还是缩在祠堂里什么事情都没做。”

    杨结清对此表示:“就现在这个情况,沈百世那边的企业情况已经糟成了那个样子,企业的项目停摆,产品滞销,资金链全部断裂,他现在恐怕每天各个企业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闲工夫去做其他事情?”

    李庆远却说:“不过我知道沈善长最近好像一直在找他的大学同学,不知道在做什么。”

    沈文达有些责怪的看了李庆远一眼,觉得这个滨江人怎么这么多事。

    “周铭先生这在我看来并不算什么。”沈文达给周铭解释,“毕竟现在沈家的情况很糟糕了,光沈百世一个人肯定已经玩不转了,那么沈善长肯定也要做点什么了。”

    “据我所知沈善长的那些同学有很多是出自银行世家和其他

    企业家族的,都在国外留学过,所以现在找他们就是为了解决沈家企业的资金问题,我并不认为这算什么事情,没有过问的必要!”沈文达说。

    “可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不闻不问!”李庆远仍然坚持他的观点,“而且好像沈善长接触最多的也并不是他在银行的同学,而是传媒行业的。”

    “那就更不可能了!”沈文达明确表示,“传媒行业对现在沈家根本没任何帮助,难道现在电视里说沈家哪个企业很有潜力,就会有很多人主动去投资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没人会这么傻!”

    沈文达随后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知道您对沈百世的态度,但我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加快东海商业俱乐部的筹建,只要这个商业联盟真正建立起来了,那么沈百世他们就不足为惧。”

    沈文达接着说:“我也可以向周铭先生您发誓,沈善长现在不管怎么做,都绝不会对您造成任何影响!”

    见李庆远和沈文达争执的这么激烈,周铭可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周铭想了想然后说:“沈文达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有些话还是不要那么绝对的好,毕竟现在沈家都已经到了那个地步,他们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周铭这么说已经是给沈文达一个台阶下了,可沈文达却不屑道:“就他们现在还凭什么做事,我敢打包票他们不敢!”

    就在这时,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苏涵拿过来给周铭,对于号码周铭感到很惊讶,因为这是自己父亲周国平的。

    虽然周铭和父母都常联系,但更多的是和母亲联系,而且大都是在晚上,父母知道自己这边忙,白天也很少有主动打电话找自己的,除非是有什么事情。

    随后周铭接通,电话里传来了父亲疑惑的声音:“周铭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事啦?”

    这话让周铭一头雾水,他完全不明白父亲这是什么意思:“爸,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这边能惹什么事呀。”

    在江南东林回了周家以后,父亲周国平或许不明白周铭现在究竟有多厉害,但也明白周铭现在肯定生意做的很大,也有很多很了不起的朋友。

    周国平这才有点放心,然后把事情告诉了周铭:“那今天怎么会有报纸说我和你妈在厂里贪污公款,然后给你出国留学呢?而且这个事情还闹的挺大,今天市里的领导都亲自下来了解情况了。”

    “那爸妈你们没事吧?”周铭急忙询问,他怕的就是有人又对父母下手了。

    不过显然并不是,周国平告诉周铭:“我和你妈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人,我们能有什么事情,市里领导对我们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只是报纸上这么说,怕不是对周铭你那边的生意有什么影响啊!”

    母亲王凤琴也凑过来说:“周铭,这报纸上说的很难听,要不我们也找市里领导或者那个报社或者其他人解释解释,毕竟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能瞎胡说呢?”

    周铭安抚母亲说:“妈您不要着急

    ,这个事情我会有办法的,你们放心好了。”

    那边父亲也在说儿子都这么大了,也比他们都要有出息,就不要给他瞎出主意,还是让儿子自己拿主意好了。

    母亲也马上反驳说怎么是瞎出主意,儿子聪明也远在滨海,而且报纸上面是他们的事,他们才是第一责任人,所以这个事情他们得做的更多才行,哪能什么都等儿子来做,他们就看着呢?

    对于自己父亲母亲这么互相怼来怼去的,周铭感到很温暖,毕竟二老不管怎样都是关心自己的嘛,而且前世的时候父亲很早就过世了,就留着母亲一个人,自己经常能看到母亲一个人对着父亲的照片发呆,现在这样也算是弥补前世一个不小的遗憾了。

    “爸妈,你们就把这个事情原本原样告诉我就好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们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的。”周铭努力安慰道。

    父母都很信任自己的能力,很快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周铭,到最后母亲王凤琴还叮嘱道:“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周铭对此再三表示一定会的,也让母亲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这才挂了电话。

    “周铭先生,看来您和父母关系还是很好……”

    沈文达见周铭挂了电话,很高兴的首先说道,但他的话才开口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周铭的脸色在挂了电话以后就变得难看起来。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都紧张起来,毕竟那是周铭的私人电话,他们都没去听,现在突然周铭这样的表情,怎么能不让他们都慌了呢?尤其是于胜戎和李庆远,他们可是知道上一次周铭露出这样的表情,最后可就是沈家落到了这样的局面,那么现在……

    难道是有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又把事情给搞到周铭父母头上去了吗?

    所有人都更恐慌的这样想着,他们都很清楚那就是周铭的逆鳞啊!

    周铭冷笑着看着他们说:“你们恐怕都没猜错,就是有人在后面编排我父母了……”

    周铭随后把父亲的话给他们重复了一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恐怕就是沈善长这些天搞同学聚会的结果了,的确凭他们现在的能耐是不能把我怎么样的,但恶心人还是能做到的,就像这样了。”

    说话间,周铭的眼光还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沈文达,让他寒毛倒竖,周铭接着说:“所以接下来恐怕你们得帮帮我的忙了。”

    “周铭先生您请放心,不管是谁在背后搞鬼,我们一定都不会放过他!”沈文达第一个站起来表态道,刚才周铭的眼神让他胆战心惊,他都顾不上自己被打脸了,也得在周铭面前留下好印象。

    而在沈文达之后,于胜戎杨结清也都纷纷表示,对于周铭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理,不管什么忙,只要他们能帮得上的,就一定会帮忙。

    周铭先点点头,然后才说:“那就先给我查查这个江南报社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撰稿的王治平,我想先见见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