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六百六十三章 纷乱复杂

    “什么?你居然要我向沈百世那个混蛋认输?这绝不可能!”

    在外滩的黄家公馆里,樊家的大家长樊有时在大声咆哮着,一双瞪的铜铃大的眼睛里怒火熊熊,似乎要把面前的黄荣给烧得渣都不剩一样。

    在他看来,黄荣这样的说法是对他最大的侮辱,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黄荣则示意他稍安勿躁:“有时你也太着急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呢?我说的认输并不是真的认输,而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毕竟我们的目标是要接收沈家的企业,但现在沈百世把沈家献给了周铭,还这么气势汹汹的当周铭的狗,听他的命令来咬我们,他发疯,难道我们也要跟着他一起发疯吗?”

    樊有时这才恍然:“所以黄荣你的意思是我们故意向他认输,好在他们之间制造裂痕对吗?”

    黄荣点头:“就是这样,周铭那个人我们看不透,可沈百世我们却已经打交道了十多年,对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可不是一个甘于人下的人,现在他输给了周铭,没办法才臣服周铭,可他真的心甘情愿吗?而且他之前是经过了一连串的失败才对自己有所怀疑,可如果我们给他信心,告诉他其实他很厉害呢?”

    “而且现在周铭还并不在滨海!”

    樊有时接过黄荣的话头说道:“那么他就会重新想当沈家的救世主,以他现在的条件,沈家已经败落到这样了,他如果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就是距离沈家大家长最近的时候。”

    樊有时随后仔细想了想问道:“这是个好办法,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很简单,示弱,做出一副我们招架不住的样子,然后去找他认输。”黄荣告诉他。

    黄荣的答案十分简单明了,没有给出任何步骤,但樊有时却很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于是就在黄荣和樊有时达成协议以后的第二天,黄家和樊家的救市资金全部入场,拯救东方胜利集团和天荣公司,在这大笔资金的影响下,两家公司的股价出现了小幅度的回升。

    当然他们这么做并不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而是他们都明白沈百世是个聪明人,太直接的演技根本骗不了他,必须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表示他们已经尽全力了;随后再激化工地上的矛盾,曝出更多利空消息。

    再来下面一些企业开始私底下接触沈家企业,希望能通过合作来挽回公司的局面。

    这就是聪明人之间的默契,不会死拼蛮干,总会选择方式方法,一点就透,就算一时可能想不明白,但只要得到了提示,就很快能明白了。

    一条条消息很快传回到了沈家,让沈家从上到下都非常高兴,他们都觉得沈百世还是那个沈百世,除了在周铭这边吃过亏,在其他方面仍然还是非常厉害的。甚至有人多人都私底下找到沈百世和沈善长,表示只要有沈百世在,沈家仍然还是滨海的四大豪门。

    这种消息传到了沈文达耳朵里,让他这个名义上的沈家大家长十分慌张,因为现在沈百世在沈家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的。

    沈文达同时也暗地里不知道多少次的埋怨黄家和樊家,

    好歹都是滨海四大豪门,怎么这么中看不中用啊,给沈百世这么简单就给干倒了,太没用了。

    除此之外沈文达还亲自找到了沈百世,当着他的面直接说道:“沈百世你要记住我们现在不过都是帮着周铭先生在做事,你最好不要有太多其他的想法!”

    听着沈文达这番话,沈百世还没什么表示,沈善长和其他人都先站起来了,纷纷反驳道:“什么叫给周铭做事?大伯你愿意当那个周铭的奴隶没人拦着你,但我们并不愿意。”

    “你也不好好看看现在沈家是如何运转的,都是沈百世一个人在做事,那个周铭在哪呢?他根本不管我们沈家,就只是拿我们沈家当炮灰的,就这样一个人,我们凭什么帮他做事,我们沈家凭什么不能是过去的沈家?”

    “现在东方胜利集团和天荣公司的股票低迷,黄家樊家都是一团乱麻,这难道都是那个周铭能做到的吗?只有沈百世能做到,那凭什么我们还要听那个家伙的话?这不成了笑话吗?”

    沈文达就这么被沈家这些人给轰出来了,在赶走了沈文达以后,沈善长这些人再一次劝起沈百世来了。

    “阿爹,只要有您在,沈家依然还是过去的沈家,现在连黄家和樊家都给我们让路了,我们没必要再听那个周铭的话了,而且现在这都已经一个礼拜的时间了,那个周铭还没有回来,这表示他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回事,我们就应该做自己的事,让他见鬼去吧!”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沈善长表示是这样的,原本沈家就是在沈百世的手上崛起的,现在哪怕败落,但只要有沈百世,连黄家樊家都不是对手,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不过就是重走一遍沈家的崛起之路罢了。

    面对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话,沈百世仔细考虑了好半天才说:“你们总说沈家崛起摆脱周铭,那么我很好奇,什么叫做沈家崛起,我们怎么才算是摆脱了周铭呢?你们可知道周铭现在并不在滨海,也从没给我们下达任何命令,更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听着沈百世的话,沈善长这些人心里立即豁然开朗:对呀!反正周铭先生又不在滨海,那他们做的任何事都是出自本意了。

    “那阿爹您的意思,我们可以停止现在这种跟黄家樊家较量的自杀行径啦?”沈善长问。

    沈百世摇摇头:“既然黄家和樊家已经给我们让开了路,我们为什么要停止呢?”

    于是在沈百世的决定下,沈家从第二天开始,任何事情都更变本加厉起来,不仅股市上打压的更狠,工地上那些工头的条件也越发苛刻了。

    “我受不了了!”

    樊有时怒气冲冲的推开了黄荣书房的门,他指着黄荣说:“都是你出的破主意,你好好看看现在的样子,沈百世那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了,我今天早上居然在偷偷收购我的企业,我有一个跟电力局合作的项目都受到了影响!你知道我可能的损失是多少吗?足有几千万!”

    “我和你难道不是一样的吗?”

    黄荣十分淡定的说:“原本我重点打造的天荣公司损失惨重,现在工地一直拖在这里,天荣公司根本就撑不下去了。”

    黄荣说到最后却突然话锋一转:“但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吗?有时你好好想想,如果不是沈百世那个家伙打算重新让沈家独立出来,怎么可能会这么着急呢?”

    樊有时这才平静了下来:“所以你是说目前局面正在朝着我们有利的方向走吗?”

    黄荣点头表示就是这样,樊有时则说了一句“但愿如此”。

    不知是樊有时的话提醒了黄荣,还是他原本就这么打算的,听樊有时这么说以后,他连忙说道:“我觉得我们得找个机会约沈百世出来吃个饭,我们面对面的好好聊一聊,那样就什么都明白了。”

    樊有时也有这样的想法,于是他们一拍即合,然后通过第三方传达给了沈百世。

    消息传到沈百世这边,沈善长这些人高兴的都要上天,都很想开瓶香槟庆祝一下了,他们都非常清楚这意味着黄家和樊家正式向沈家认输啦!

    这个偌大的滨海,谁能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沈百世!

    这个偌大的滨海,底蕴雄厚的黄家樊家,谁能逐鹿,沈百世!

    这个偌大的滨海,谁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沈百世!

    被他们这么夸赞着,沈百世却并没有飘飘然,他反而还很冷静:“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应该答应他们去赴约呢?”

    沈百世的反问让所有人猝不及防,因为这在他们看来都是肯定的,但现在沈百世这么说出来,就代表他很有可能并不是这么想的。

    “所以阿爹您并不打算去赴约对吗?”沈善长试探着询问。

    沈百世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当然,你们也好好想想,我们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他们一句不痛不痒的认输吗?我们只有做的更多,更狠的打痛他们才行!而且现在的事情既然是我们说的开始,那什么时候结束,当然也得是我们说了算!”

    所有人都为沈百世欢呼出声,觉得沈百世就是最厉害的,这才是王霸之气啊!

    于是就在第二天,各种黄家和樊家公司的黑料就被送到了东海电视台,这些黑料内容之大之广,饶是总编刘仁浦再怎么支持周铭支持沈百世,他也不敢再擅自做主了。

    刘仁浦当即拨通了沈百世的电话,电话接通,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沈百世你疯了吗?”

    沈百世则早料到了他的反应,不急不慢的说:“刘总编,我只是举报人,你是总编,这些东西什么能报什么不能,都是你说了算的。不过刘总编身为电视台总编,我想是能做好舆论监督的对吗?”

    刘仁浦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其实他在打这个电话前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但他还是不得不打这个电话。

    挂断了电话以后,刘仁浦斟酌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挑出其中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消息先曝光出来,把剩下的东西通过其他人转告黄荣和樊有时。

    做完了这些事,刘仁浦疲惫的瘫在了椅子上,他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喃喃说道:“沈百世这个家伙究竟是要做什么,他真的还在给周铭先生做事吗……”

    突然刘仁浦悚然一惊的坐了起来,他显然想到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