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七百一十九章 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

    杨老这样身份的人病重,必然会掀起滔天波澜,虽然周铭只是商人,并不在权力中心,但由于身份特殊,因此这件事对周铭造成的影响实际并不会比中央那些人要轻。

    那边帮着林慕晴给王云龙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挂断,周铭自己的手机就焦急的响了,周铭拿起手机接通,并没有任何意外,是杜鹏打来的。

    “周铭你和小涵妹妹通过电话,她已经告诉你了吗?杨老病重,现在燕京的局势十分微妙。”杜鹏说道,这一次他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态度,一副非常认真的对周铭说。

    周铭点头:“这事我已经知道了,刚才赵刚何子明和田丰也都来向我辞行回燕京了。”

    “那你老大没和他们一起回燕京吗?”杜鹏顺着周铭的话问道。

    “这才是你想问的吧?”周铭反问他道。

    杜鹏那边很不好意思,他打这个电话过来的确就是想问问周铭回不回首都燕京,只是这个话他不好意思问出口,就只好绕了个弯。

    周铭倒也不计较:“我现在可不能回燕京,那边的局势太复杂了,我这种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家伙还是少去添乱的好,万一刺激到了谁那可不好玩了,我好不容易回了国,总不能再被赶出国吧?”

    这个答案在杜鹏的意料之中,而且周铭说的也确是实情,就周铭现在推行的那些东西,已经动了一些人的蛋糕,过去有杨老压着没事,可现在杨老突然病重,难保一些牛鬼蛇神的东西不会突然跳出来,要是这个时候周铭回了燕京,刺激到了某些人的神经,把局势变得越来越复杂,就不是任何人想看到的了。

    “看来我还是没长大呀!原本以为我一个人能不靠着家里做出一番事业来,没想到现在局面突然急转直下了我才想到要周铭你老大过来帮忙。”杜鹏有些懊恼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你也别在我面前卖惨了,我虽然不回去,但杨老毕竟这么大年纪了,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周铭对杜鹏说。

    杜鹏听了周铭的话沉默了好一会:“我明白了,我会尽量小心的。”

    在杜鹏之后,周铭又先后接了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的电话,显然这些生意人的消息渠道也很灵通,而且杨老病重这样的消息原本就能对商界带来很大的冲击,更别说他们知道周铭现在在燕京主导着什么,他们更是希望能提前知道周铭的打算,好做出相应的决策。

    对于他们,周铭给出的答案和港城那边一样,就是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

    说白了,他们的根基终归是在长三角一带,杨老病重的消息影响到的更多是权力中心,到了长三角那边,相对就没那么严重了。

    而在他们之后,周铭又接到了一个让他惊讶万分的电话,就是黄仁平老爷子的电话。

    这是出乎周铭意料之外的,于胜戎杨结清他们这些人,说到底只是商人,并且在滨海那边的合作,他们也习惯了以自己为核心,现在突然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理所应当想到自己。

    但黄仁平老爷子就不同了,首先他是官至副国级的大佬,其次他的黄家也是国内唯一认证的资本家族,因此不管从哪方面看他们都是有能力独立处理各种突发**的,却没想到这样的人居然也给自己打了电话。

    周铭是重生的,但却没有开任何全知全能的外挂,很多事情的处理,就连周铭事后细细琢磨都能看出很多问题,那么自己这样的人,黄老爷子这个身份的人,怎么会面对这样的事情,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呢?

    不过周铭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明白,但他仍然还是接通了电话。

    才一接通,黄仁平的问题就扑面而来:“周铭小同志,你没有急急忙忙回燕京吧?”

    “多谢黄老爷子挂念,我没有回燕京,现在还在南江,恐怕再过一会连机票都不好买了。”周铭回答。

    黄仁平那边哈哈一笑,随后认真的问:“看来周铭小同志你觉得这一次杨老病重的事情,并没那么简单对吗?”

    周铭说:“简单与否对我来说并没什么区别,毕竟我只是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商人。”

    黄仁平那边同样感慨:“是呀!所以有时候我挺羡慕周铭小同志你的,如果我也是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小商人就好啦!”

    黄仁平这话一般人听起来就像先定一个小目标先赚他一个亿一样可笑,但周铭却知道这是黄仁平发自肺腑的话,毕竟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明白,那种顶层的勾心斗角争锋相对,各种权衡利弊平衡局势有多头痛。

    周铭尽管也同样没经历过,但周铭却知道一点,在杨老去世以后没多久,黄仁平就被解除了一切实权职务,这背后的原因以及黄仁平现在的处境就不难去猜了。

    也正是在中央的处境越来越难,黄仁平这时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吧。

    这也就是所谓的围城效应了,即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人真会玩。

    当然周铭再怎么重生,也没有给黄仁平指点江山的打算,同样的黄仁平也没有真正询问周铭什么,双方都非常有默契的唱着自己的戏,周铭抱怨着自己的处境,黄仁平羡慕着周铭的处境,谁也没有对杨老病重以后的局势发表任何看法,仿佛那就是禁区一般。

    只是到了最后的时候,黄仁平突然对周铭说:“华信集团计划五年内在港城上市,希望到时候我们有机会合作。”

    “我想一定会有这个机会的!”

    周铭随口说着废话,同时小心翼翼的分析着黄仁平这最后一句话内里的意义,周铭知道华信集团就是黄家的产业,他希望去港城上市的意思就是准备退出国内市场吗?就是因为杨老去世后黄家的处境?

    周铭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毕竟对周铭来说,这个消息可不亚于杨老病重。

    现在滨海是四大豪门相互制衡,如果黄家突然退出,那么出现的市场真空必然要有另外的势力进场填补,这样就会引起滨海的局势动荡,更重要的,是自己也同样在滨海有产业,这个烂摊子也够自己受的了。

    并且还有更重要一点,是周铭不明白黄仁平这头老狐狸突然告诉自己这个消息的用意何在。

    不过那也都是后事了,至少周铭还有五年时间准备,比起迫在眉睫的杨老病重,那有的是时间。在黄仁平之后,马卫迅和张云也先后给周铭打了电话,毫无疑问,这两位未来的互联网大佬,他们在消息渠道的把控上,可比那些人要差了许多个量级。

    当然这也正常,谁让他们现在才刚刚起步,还在自己手底下打工啊。

    周铭给他们的答案和港城以及滨海那边一样,都是让他们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

    【 .】

    这话周铭说的十分顺口,只是那边随后却回给周铭一个麻烦:“老板,我们是可以静观其变,但我们却未必能静的下去。”

    很快结束了和马卫迅和张云的通话,周铭随手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满脸疲惫,自己从回来到现在已经快三个小时了,自己手里的电话就没放下来过,也好在周铭的手机是特制的,否则还真扛不住。

    林慕晴那边早就默默把手机重新调成了静音,她端来茶水给周铭并轻轻走到周铭身后,给周铭做头部按摩:“周铭,这个事情并不怪你,谁也不可能料到杨老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病重,这是个意外!”

    周铭苦笑一下,看来慕晴姐还是很了解自己的,自己才刚准备做,就被发现了。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周铭确实懊恼自己重生以来的顺风顺水,导致自己有点得意忘形,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没有一点预案。

    要知道自己作为重生的人,自己明明就知道杨老会在明年去世,而他这种也不可能突然哪天就猝死的,肯定是一个长期医治无效最后的结果,谁也不能确定哪天他就会病重了,可自己却心存侥幸,居然完全没把这个事情放心上,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个突如其来有些手足无措的局面。

    “意外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周铭叹息着说,“要知道杨老今年已经92岁高龄了,说一句不尊敬的话,这一天迟早会来,就算不发生在今天,也可能是明天后天,那时候我仍然毫无对策。”

    关于重生的事情周铭没法跟林慕晴说,因此他只能这么说。

    “周铭不是这样的,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的确杨老病重这样的事情早晚都会发生,但周铭你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想到那么多的,应该是我们没想到这一点,没帮到你才对。”林慕晴说。

    周铭握着林慕晴柔软的小手,听她想要替自己分担的话,周铭感到十分欣慰。

    林慕晴依偎在周铭怀里,给周铭最大的依靠,好一会以后才说:“听周铭你刚才那些安排,你觉得杨老他突然病重是有问题对吗?”

    周铭轻轻摇头:“正好相反,我觉得杨老这次病重恐怕是真的。”

    “的确,要是杨老病重,这对周铭你来说恐怕就是最糟糕的消息了,而现在赵刚何子明和田丰他们都这么着急回去,恐怕首都燕京未来的局势会很糟糕,每个人每一方势力都想探听消息的真实性,都希望能利用这个消息获取最大利益,这时候回去并不明智。”

    林慕晴一点点给周铭分析着,最后她说:“不过不管局势演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一定会支持你的!”

    周铭在林慕晴光洁饱满的额头轻吻一下:“谢谢你慕晴姐,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