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七百三十六章 周铭的指导思想

    薛勇军带着周铭和凯特琳去了厂里办公楼的会议室里,这个会议室还是80年代的那种风格,墙上还挂着一些伟人画像。

    急急忙忙带着周铭和凯特琳到了会议室里,才坐下,薛勇军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驸马爷,您刚才说您知道该怎么做了是什么意思啊?”

    其实到了现在,对薛勇军来说还是不明白周铭究竟要做什么,明明周铭也没要求看公司的财务报表,没进厂房看生产线,更没做其他什么考察,甚至连整个厂子转一圈都没有,他实在不明白周铭想到了什么。

    但现在他是把周铭和凯特琳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的,不管他心里打着多少个问号,也仍然是周铭说了算。哪怕他连长门都没进来,只是看了厂大门,但只要他肯投资,帮厂里解决了资金问题,那您老就是爷!

    尽管驸马爷这个称呼听起来怪怪的,但周铭也不打算纠正他了,反正也没什么问题:“薛老板,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并没有打算做任何投资,一分钱都没打算投。”

    什么?没打算投资?

    薛勇军当时就震惊了,他不是没想过周铭和凯特琳会拒绝自己,说到底自己和人家非亲非故,甚至还有薛天建的那档子在前,他们不帮自己也正常,可薛勇军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明明都已经到了厂里,看了厂里的情况,甚至都到了会议室来,结果还是拒绝吗?

    薛天建当时都站了起来,指着周铭怒道:“你这个家伙是在戏耍我们吗?你要到这里来我们带你来了,你想要知道什么我们也都告诉你了,结果到最后你他吗告诉我你不打算做任何投资?你……”

    “天建闭嘴!不要对驸马爷无礼!”薛勇军叫停了薛天建的怒吼。

    虽然薛天建脸上写满了不甘,却仍然闭上了嘴,气冲冲的坐下来了。

    薛勇军随后向周铭道歉,表示是自己教子无方,任何冲撞了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周铭摇头表示没关系,自己并没有那么小气。

    薛勇军向周铭表示感谢,紧接着他继续道歉:“不过还是非常抱歉,我们明明之前并没什么交情,却向你们提出了这么过分的要求,而且我们公司的情况需要的也并不是一笔小钱,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薛勇军随后又说:“那么我可以带你们在这个工厂里四处转转,要是你们现在想回鼋湖山庄了,我也可以让司机给你们带路送你们回去。”

    周铭脸上的笑容不变:“薛老板,我的确没打算给你的公司投资一分钱,但我却也没说不帮你解决公司的困局呀。”

    原本薛勇军都准备告辞出门了,听了周铭这句话一下子愣住了,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周铭,显然有些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驸马爷,您这是有什么办法吗?”

    周铭点点头:“不过在我说办法以前,我想再问薛老板你几个问题,就是你这个公司,现在的企业制度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你现在公司有哪些人合伙,哪些人持有公司股份和分红,在当公司的老板?”

    “驸马爷您是想说这些股东里面有内鬼,是他在背后搞鬼

    ,才让公司陷入现在的困境吗?”薛勇军随即摇头,“这不可能,这些股东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很了解他们,我不相信他们会故意害我害这家公司,而且这么做对他们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薛老板这你就误会了。”周铭说,“我并不是怀疑你的这些股东朋友,而是我觉得你的股东太少了。”

    “股东太少了?”薛勇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周铭也没有急着给他解释,而是又问他:“薛老板你知道上市是怎么回事吗?”

    薛勇军点头表示:“我当然知道,不就是把公司股份拿去交易所销售吗?我也知道上市能赚很多钱,可我在滨海那边没什么关系,让公司副总去申请了几次都没有通过,不知道该怎么上市啊。”

    “我的意思是,公司上市是把公司股份拿到市面上销售,以此募集资金回来给企业发展的一种方式,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给公司带来充足的资金流,帮助企业解决资金困难。”

    周铭接着说:“我知道薛老板你的军城钢管厂没有关系上市,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出售企业股份来募集资金的这种方式,其实我们并不一定非要在交易所才能实现啊!”

    经过周铭千方百计的提醒,薛勇军这才堪堪反应过来:“驸马爷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在其他地方销售公司股份吗?”

    周铭点头表示就是这样,但紧接着薛勇军却又变得为难起来:“可是我也不是没想过这样的办法,但现在企业这个样子都是远近皆知的,我也找过好几个朋友,可没有任何人会考虑我的股份呀!”

    “那是因为薛老板你找错了人。”周铭很直接的挑明道,“你找其他企业家,他们只会想着如何吞了你的钢管厂,现在你的情况这么糟糕,他们哪里敢买呢?就算有人买也绝不是为了帮你,而是做风险投资,想着以后能把你的股份卖一个更好的价钱。”

    薛勇军茫然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我该卖给谁呢?”

    “你工厂的员工和高管呀!你工厂四周的村民呀!这些人不都是你的潜在股东吗?”周铭告诉他。

    “啊?员工和村民?”

    这边薛勇军还在喃喃犹豫着,另一边薛天建却先发表了意见:“这绝对不行!工厂的管理人员我不多说什么,但员工和村民,他们只是给我们家打工的,他们凭什么能当老板?这样不全乱套了吗?”

    周铭看了他一眼,薛天建一张脸貌似气的通红,但周铭却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生气,而是在恐慌,因为这些年他靠着军城钢管厂大公子的身份,在附近村里乃至东林市里都风光无限,现在你告诉他突然这些人都成了企业的老板,那他还怎么装b?怎么面对这些人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啊?

    不过显然他老爹薛勇军要比自己儿子要冷静现实的多,他先训斥了薛天建一句并赶他出门以后,才缓缓开口:“驸马爷,原本对于你的话我是无权质疑的,但这事关我的企业和上千工人,我不能不问清楚……就是您说这些人,他们真的有钱吗?”

    周铭早料到薛勇军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了,他哈哈一笑,然后起身来到窗户边,招

    手让薛勇军过来,等他带着些许忐忑走过来,周铭指着下面的停车场问他看到了什么。

    薛勇军过来的时候就很茫然,现在看到了下面他更茫然了,这下面能有什么?不就是企业的停车场吗?难道这下面有什么海贼王遗留下来的宝藏不成?或者是什么千年以上的超级古墓?

    要是周铭懂得读心术,一定会敬佩这位薛厂长的想象力,居然连海贼王宝藏和超级古墓都想出来了。

    “薛老板你难道没看到下面有很多的摩托车和小汽车吗?而这些都不是企业的资产,都只是你厂里高管和员工的。”周铭对他说。

    周铭的这番提醒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薛勇军要是这都转不过弯来还想不到,那周铭就没办法了。

    不过薛勇军显然没那么不中用,听到周铭的提点,他立刻反应过来:“驸马爷您是说这些人其实他们家里都有钱?如果我能说服这些人投资进厂,那么就能帮公司度过眼下这个危机?”

    周铭点头告诉他就是这样,把公司的股份分摊给下面的高管员工,还有附近的村民,让他们都做企业的老板,参与决策年末分红,这样不仅能让他们做起事情来更有动力,同时也能充实自身的资金流,还能带来四通八达的关系人脉网,形成一个庞大的乡镇集团。

    事实上这就是周铭在听到薛勇军求助以后的第一个想法,毕竟拥有后世记忆的周铭,对这种江南地区的农村企业模式太熟悉了,什么天下第一村,什么资产几百亿的农民企业,说到底都是这样办起来的。

    当然这也和江南地区的富裕情况有很大关系,东林市这边自古就是商贾云集的富裕地方,就算在改革开放初期全国都最穷的时候,东林市这边的农民家里都还能拿出金子来;更重要的是在几年前的一次非法集资案,仅仅公开的涉案金额就超过了40亿,那可是在90年啊!可见东林民间是绝不缺钱的。

    相反这样的事你要是放在周铭生活的临阳那边,农民家里自己都快揭不开锅了,还拿什么钱来投资企业啊?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东林市这边人们普遍商业眼光和知识水平要高于全国,哪怕只是一个种田的农民,他也能大概明白股份和分红是怎么回事;而同样的事情,你要放在临阳那些落后的地方,你跟他说给厂里交钱?那一个个摇头都一定是摇得飞快的,不把你当骗子抓起来就算好了。

    不过尽管周铭有后世的记忆了解这些,但周铭不实地看看还是无法确定,万一薛勇军这里是天选之子,唯一的东林贫穷村呢?

    直到周铭看到在厂里停车场上停着的那么多摩托车和小汽车以后,周铭才最后确定下来。

    毕竟在这个年代,全国大多数地区都还是自行车大军当道的,摩托车都还属于稀罕物件,更别提私家车了,要是在临阳那个地方,除了领导,谁要是买了私家车,那一定都是明星级待遇的,是有钱人的象征。

    可在薛勇军这个厂里居然这么普通,那么不用说了,只要按照记忆中东林这边的农村集体所有制企业去办就好了,成功与否先不说,至少度过这个资金链断裂的难关是绝对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