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七百四十章 以钱服人(下)

    有了拆船厂这边的首战告捷,西华村支书李保华很高兴的带着陈厂长去北华村请人了.

    不过原本陈厂长是想留下来给周铭先说说他们那位村支书的,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可周铭却摆手表示并不需要,只让陈厂长一起去请人就好了,这边的事情不用管,只要这位陈书记是想北华村好,是希望能带着村民整个村子一起致富的,自己就能说服他。

    这让陈厂长有些生气,他觉着自己也是一番好意,周铭也太刚愎自用了一点,甚至陈厂长最后还委婉的表示周铭这样是说服不了村支书的,周铭并没理会。

    之前请两位厂长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而这一次请北华村村支书和村民代表,却足足用了两个半小时,这一方面是北华村的路途稍远一些,另一方面则是西华村和北华村的人有矛盾,北华村那边在故意摆谱浪费时间。

    不过最终村支书李保华还是把人带过来了,而有了上一次的珠玉在前,这一次李保华并没有再多找周铭说什么,直接带着人就进了家门。村官不像政府机关还有办公大楼,周铭和薛勇军就等在他家的院子里。

    跟着李保华一起进来的是三个人,年纪最大的那个是北华的村支书陈世林,而另外两个则是跟他一起来的村民代表。

    “好漂亮的公主呀!”

    和之前拆船厂厂长进来的情况一样,陈世林也惊叹于凯特琳绝世倾城的美貌,但紧接着,陈世林就看到了坐在凯特琳身旁的周铭:“你就是那个口出狂言的驸马爷?想要合并我们北华村的工厂,胃口不小啊!”

    陈世林也说出了之前和陈厂长差不多类似的话:“那么我倒是很好奇,你凭什么来做这个合并,你能给我们北华村带来什么好处,这点要是说不清楚,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驸马爷,我都不会给你面子!”

    周铭的反应则跟之前一模一样,他看也没看牛皮哄哄的陈世林一眼,只是和薛勇军一起又打开了那份统计文件:“老薛呀,没想到我们这次收获颇丰,仅仅两天时间就为厂里搞到了一百多万资金……”

    拆船厂的陈厂长目瞪口呆,什么玩意?我是看了一遍回放吗?水字数也不带你这样的吧。

    而北华村支书陈世林也十分配合的怒斥道:“你们这是在我面前演戏吗?以为你们不知道是合法还是非法的集资搞来那么多钱,我就会动心了吗?我告诉你们,就你们这点小把戏想动摇我,这是做梦!”

    陈厂长张张嘴很想劝自己的村书记一句:这种flag还是不要轻易立的好。

    可还没等他说出口,另外两位村民代表也跟着说道:“书记说的对,你们以为这点小钱就能诱惑得了我们?那你也太小瞧我们了,我们北华村好歹也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我们也是见过钱的!”

    另一人也说:“我们就算是农民,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分一厘都要靠自己的双手挣来才是合理合法的,而不是你们这

    种歪门邪道!”

    西华村支书李保华皱起了眉头,他不是傻瓜,如何听不出北华村这几位是故意找茬挑刺来了,一方面是两个村子不对付,他们过来的也是不情不愿,但更重要的,恐怕是他们想坐地起价吧?

    要在平时,李保华这暴脾气可忍不了了,不过现在有驸马爷在这里,他还是等着指示吧。

    被北华村三人怒喷一气,但周铭却并不在意,仍然在和薛勇军探讨着集资股份的事情,只是在探讨的方向上,稍稍做了些调整。

    “老薛你知道公司的股份有什么用吗?”周铭问道。

    有了第一次在陈厂长面前的表演,薛勇军这一次显得自然多了:“当然,简单来说只要手里握有公司的股份,就可以归做这家公司的老板,参与公司的盈利分红。”

    周铭点头:“是呀!盈利分红是任何企业股东都享有的权力,我记得老薛你们公司有一个能赚千万的项目对吗?那这样算下来,如果西华村每个人都投资入股了,岂不是每个人在这一个项目上,就能拿到一万块的分红?”

    薛勇军十分配合捧哏:“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我们厂职工的基本工资可还不到一千,这一下几乎就等于发了一年的工资啦!但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们投资入股了企业,是企业的老板呢?”

    听着周铭和薛勇军那边的一逗一捧,两位北华村的村民代表有点坐不住了,他们纷纷询问周铭是不是真的可以拿到这么多钱。

    当然,这两位村民代表背叛组织的行为,也遭到了北华村支书的大声唾弃:“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么一点钱就把你们收买了吗?你们是没有见过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够你们买棺材吗?而且他们说有一万你们就信有一万吗?一千万的盈利全部当红利发出去,你们自己没做过生意,不觉得这是弥天大谎吗?”

    两位村民代表被村支书骂的低下了头,对自己见钱眼开的行径感到万分羞愧。

    可当他们随后准备昂首挺胸的为自己正名的时候,却听周铭不慌不忙的说:“老薛呀,咱可不要总是说普通股东,那作为集团的领导呢?他们掌握的股份更多,肯定分红更多吧?”

    薛勇军重重的点头回答:“那理应如此,一般集团领导的股份能占到企业总股权的百分之五到八,多的也能到十,那么以现在这个项目为例,也就是说一个企业领导,就这一个项目就能分到十万块钱红利。”

    周铭接着说道:“不光是这样,由于村委领导是作为集团领导,因此他是分三家企业的红利,这样算下来,这笔钱就更多了。”

    “你们两个家伙都请闭嘴吧!”

    两位村民代表带着一脸的正义凛然:“不管你们现在说出多大的诱惑,都不可能打动我们,我们的村书记也是坚定的党员代表,是我们村里道德标兵,他更不会和你们同流合污,你死了这条心吧!”

    咳咳!

    这时北

    华村的村支书突然咳嗽两声:“其实我觉得三家企业合并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恩?

    刚才还在那里慷慨激昂侃侃而谈的两位村民代表,这时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突然就没了声音,他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村支书,那表情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

    老大你什么情况?刚才不是您老在坚决反对,还骂自己不要脸,说这点小钱不可能动摇你,怎么这才两句话,你说叛变就叛变了呢?

    这位北华村书记自己也反应过来自己这么做不好,他急忙又说道:“我虽然同意企业合并,但我却并不是觉得自己能分到多少钱,而是为了全村的父老乡亲们着想的啊!你们好好想想,我们北华村之所以能成为富裕村,难道只是靠天天在地里干活吗?还不是靠着这两家工厂,现在工厂要扩大发展,我们怎么能反对?”

    “作为村支书,我唯一的信念就是带着村民们发家致富,那么现在有这么好的一条路摆在面前,我没任何理由放弃!”

    北华的村支书说的义正词严,仿佛在这一刻他就成了焦裕禄和孔繁森灵魂附体一般,是为了全村村民谋福祉的苦心村官,却被其他人所不理解。

    不过院子里其他人看着他就是一脸: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但不管原因为何,至少北华村支书这关是过了,而村支书都同意了,两位村民代表也不会和书记对着干,况且他们原本早就想同意了的,只是碍于村支书那边的面子,他们才不得不和村支书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只是北华村支书还要把这个事情转告所有村民,听到这个事情,拆船厂的陈厂长当即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这个事情我来做吧,我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了!”

    周铭本来就打算让他去做的,毕竟这个事情光靠村支书一个人的嘴皮子肯定不行,最好还要有一个懂企业经营的北华村人,这样村民们才会最大限度的相信,而这样的身份显然就是给陈厂长量身定做的了。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周铭的这招以钱服人,并不需要你有多厉害的嘴上功夫,或者你的逻辑有多清晰,只要你可以直观的给村民们展示自己能赚钱,就足够了。

    于是周铭把自己准备好的文件交给他:“拿着去做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陈厂长和他们的村支书兴冲冲回去了北华村,然后通过村广播着急村民开会。

    当村民都聚集在村里的晒谷场上,村支书先给他们大概说明情况,果不其然村民们都不同意,他们觉得这是被西华村坑了,这是个阴谋。

    这时陈厂长上场了,他手里拿着从周铭这边借来的文件,学着之前周铭的口气:“哎呀呀,没想到这一次西华村那边的收获颇丰,仅仅两天时间就为厂里搞到了一百多万资金,这他们入股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少红利,你们可知道钢管厂那边最近接了一个大项目可以净赚一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