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七百八十八章 我谈他吗

    当周铭在总统套房里因为自家后院的事情痛并快乐着的时候,另一边在某处四合院的书房里,田丰却在郁闷的抽着烟。

    突然房间门被打开,是田泰进来了,可他才进来就看到一片烟雾缭绕的景象,田泰被呛的眼泪鼻涕直流,差一点就以为这房间里是起火了:“咳咳!哥你这一下午是抽了多少烟啊,怎么都不开门开窗呢?”

    田泰马上跑去打开禁闭的窗户,随着外面的秋风徐徐吹进来,他才感觉好受一些。

    “就是一个人在这里不开窗不开门,才能感觉踏实一点。”田丰苦涩的回答,他感觉指尖传来阵阵的灼热感,这支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抽完了,他准备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才发现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

    田泰走过来从田丰手里拿走烟头,帮他摁灭在烟灰缸里,然后才端着烟灰缸拿去外面倒掉,等他回来,却发现田丰又接着点上了一根。

    “哥,你得振作起来,不能这样啊!”田泰说。

    田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现在是在颓废,自暴自弃吗?”

    田泰很想反问难道不是这样吗?可田泰最后也说不出口。

    “今天结果怎么样?”田丰突然问道。

    田泰摇摇头,显得有些火大:“没结果,自从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的事情以后,那些家伙躲咱们都像是躲瘟神一样,都在推脱避而不见,甚至还有人在劝丰哥你去给那个周铭送礼道歉的!”

    田泰越说越恼火:“这些家伙简直都是杂种,想当初哥你得势的时候,这些狗.娘养的一口一个丰哥叫的比我还亲热,不知道的以为你和他们才是亲兄弟,哥你给他们的好处也不少,那么多的贷款,甚至还有外省的忙,可是现在呢?哥你碰到了麻烦,这些家伙就全躲着不见了,我还听说老赵居然还去举报哥你了!”

    田泰那边骂的愤怒,不过田丰这边却依然冷静,甚至嘴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这并不奇怪,他们巴结我无非是为了能从银行拿钱,现在眼看着我要倒台了,他们当然要躲的远远的,以免殃及池鱼,而像老赵那样的白眼狼,还会回头反咬我们一口。”田丰看的透透的。

    尽管田丰那边看的透彻,但田泰这边依然恼火:“我当然明白这些家伙,他们就是为了利益来的,什么称兄道弟的都是扯淡!我只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呀!”

    田泰随后还问:“哥,难道咱们就一直这么等下去吗?”

    田丰狠狠吸了一大口烟,然后把还有一半的烟头给摁灭在烟灰缸里,咬牙切齿道:“我们去找周铭!”

    田泰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他怎么都没想到田丰纠结了一天以后想出来的办法竟然是这样,竟然是去向那个周铭道歉投降?尽管田泰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他还是不能接受。

    凭什么?那个周铭不过就是个从临阳过来的家伙,而他们田家可是京城豪门,现在自己这样已经够丢脸了,要是再主动上去道歉,那田家以后在这四九城里就再也抬不起头来啦!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放在了田泰的肩膀上,是田丰,曾经意气风

    发的脸上现在也只剩下了苦涩和无奈,他对田泰说:“我知道你不甘心,我自己也一样,但现在形势比人强,我们再犟【 .】下去倒霉的也只能是我们自己,你难道真想看着我倒台,看着田家就此一蹶不振吗?”

    田泰坚定的摇头表示绝不愿意,田丰告诉他:“我也一样不愿意,都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我们向那个周铭低头,只不过是暂时的,早晚我要把这一切耻辱都找回来!”

    田丰还说:“我知道这一次是我大意了,才连累到了这个地步,所以面子这个东西,我丢就丢了吧,也算给自己一个教训。”

    田泰紧握着双拳,脸上的表情都痛苦到有些扭曲了,他愤怒他不甘心,不过最后他还是放了下来,松开了拳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哥,可是你知道要给周铭那个家伙道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田泰说。

    “这我当然知道,我也想过这点,你还记得我曾经搞过的百亿政策性贷款吗?”田丰说。

    田泰点头表示知道,他也明白田丰的用意了,有些不可置信看着田丰:“哥,你不是准备把那百亿政策性贷款全给周铭吧?”

    田丰却一脸理所当然:“为什么不给呢?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是撕破脸了,要是没有一个强硬一点的理由,根本说服不了那个周铭,而这百亿政策性贷款就是最好的理由。至于其他已经贷出去的钱,和那些企业和人,他们现在的态度都已经亮出来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哥,这样做真的可以吗?毕竟那个周铭也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田泰提醒道。

    田丰一脸吃定了的表情:“那个周铭的确见过很多钱,但这可是百亿,我想他不管再如何装冷酷都装不下去了,现在国内不管任何项目都非常缺钱,国际电子商务中心这种项目更是如此,而且还有更重要一点,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谁不知道用银行借来的钱,会比自己手上的钱更好用呢?”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田泰又问,“可是哥,现在那个周铭风头正劲,我们恐怕也不大好联系他吧。”

    田丰回答:“这我也早想好了,就是在电信局那边,我还认识人,他欠我一个大人情,那个周铭或许不会见我们了,但这个人却一定能帮我们把消息带到,尤其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

    随着田丰的话,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了,田丰站起来看着漆黑的窗外,表情逐渐变的狰狞:你给我等着吧!有本事你就不要给我机会,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比我多百倍的代价!

    ……

    周铭并不知道田丰在那边计划着什么,他第二天早上起来相当的开心,毕竟终于要了卡列琳娜,只是由于这位毛妹是第一次,下面娇嫩又疼,不能太过火,这反倒让周铭没那么累,回想要是真和林慕晴唐然双飞了,只怕自己第二天就腰酸到起不来啦!

    现在只是看着卡列琳娜的姿势,就好像是周铭对她采阴补阳了一样。

    可接着当周铭出门,看着凯特琳林慕晴苏涵和唐然也都是没睡好没精神的样子,周铭真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忘了什么刺激的事

    情。

    只是实际当然不是这样,凯特琳她们虽然把卡列琳娜让进去了,但女人在感情上都是自私的,她们都希望在房间里陪周铭的是自己,现在卡列琳娜在那边,她怎么都睡不着,不管听到任何风吹草动,她们都会觉得是不是周铭那个房间传过来的。

    到了后来,她们甚至还在想周铭现在和卡列琳娜进行到了哪一步,用的是什么样的姿势这些,会不会让周铭后面几天会没体力了这些,让她们更睡不着了。

    虽然这个总统套间足够大,但周铭还是带五女下去餐厅吃早餐,因为在房间里气氛实在太尴尬了。

    然而到了下面餐厅里,周铭却发现已经有人等在这里,这是电信局的一位厅长,他早早已经为周铭和五女准备好了早餐,而且还是按照各人的不同口味来的,显然之前做足了功课。

    周铭看着满桌的菜,还有自己面前几乎全燕京都找不到的荆楚米粉,周铭并不急着吃,而是抬头看着对面:“李局长想必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吧?如果李局长不先告诉我,恐怕这一顿鸿门宴我可没胆量吃呀!”

    这位李局长笑笑说:“周铭先生说笑了,这哪里有什么鸿门宴,只是一顿普通早餐而已。”

    他接着还说:“不过周铭先生您有一点说对了,我的确有事情找您,就是关于工行副行长首席财务官田丰的事情,我知道您和他过去有些误会,不过误会也总有解开的一天,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您说对不对?”

    “原来李局长是给田丰当说客来的吗?”周铭询问。

    李局长并没接这个问题,他接着说道:“周铭先生,其实田丰这一次也是非常有诚意的,他决定把之前那一百亿的工行政策性贷款全部给您的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相信有了这百亿贷款,您和您的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就不会再有任何形式的资金问题了。”

    “这个田丰,他还真舍得下本钱啊!”周铭面无表情的说道。

    尽管后世千亿万亿的超级项目都有,但在96年,分税制改革还没有完成,国内的资金还并没有真正被串联起来,因此百亿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更别说这所谓的百亿政策性贷款只怕早被人瓜分预定了,而田丰这么做等于是把别人嘴里的肥肉把抢出来给周铭了。

    那边李局长点头表示:“这只是田丰的一点诚意,当然具体的事情还的你们自己商量,或者……我现在就替您约他过来?”

    “我约他吗逼的!”周铭说。

    李局长当即一愣,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周铭先生您说什么?”

    周铭大声又重复一遍:“我说我约他吗的逼,我谈他吗个逼!他田丰是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个?让他给老子天涯海角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去!”

    李局长愣在那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温文尔雅的周铭怎么突然就爆起了粗口。

    周铭接着对他说:“还有你李局长,今天是第一次我不和你计较,但下次你再掺和田丰的破事,别怪我翻脸!”

    周铭的语气让李局长感到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他知道周铭并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