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八百一十章 老宅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呀!”

    回头看着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刘彩霞,大爷爷周飞义这么幽幽叹息一声。

    的确要看刘彩霞现在的样子是很可怜的,儿子打得老爹生死未卜,儿子又因此被警察给带走了,可以说是家破人亡了。

    可这又能怪谁呢?怪周铭吗?这的确是周铭一手设计的,周铭在回来的车上通过手机打听清楚了周德清家这边的情况,很快想到了这个让他们自食其果的办法。

    首先准备好木箱和纸金条以及一根真金条,然后放出周家宝藏的消息,自己去买下周德清家的老宅,并挖坑埋下木箱,只留下一箱打开在外面,周铭手里拿着那根真金条,最后等着周德清一家主动上钩。

    其实真要说起来,周铭这个办法是漏洞百出的,但相比苏涵说的直接报警处理以及周飞义周文海说的开宗族会公审,以及寻.找周围混混教训周德清一家,周铭的办法更直指问题核心。就像是传销一样,大多传销都漏洞百出,可一旦你贪念起来了,你就会深信不疑。

    周德清一家就是如此,虽然周德清曾感觉到不对劲,想要阻止,但红了眼的周大牛却不管这么多,为了不存在的黄金,对他老爹下了死手。

    要说周铭设计他们的确是,诓骗却说不上,因为周铭面对他们一直都很明白的告诉他们宝藏是谣言,这里没有黄金,只是周大牛不相信啊!这就是典型的往火坑里冲,怎么拉都拉不住的那种。

    那么是你们自己贪心不足,仗着自己住着周铭家的老宅,看周铭家里有钱就想讹一笔巨款下来,讲道理还各种撒泼打滚不要脸,看到什么好处都往自己身上揽,甚至还想着把周铭家当长期提款机,想着钱花完了再使恶心手段去讹诈,那有现在的结果不就是咎由自取。

    周铭回去宗祠,父母和凯特琳她们都还在这里焦急的等着,他们不是对周铭没信心,只是周德清那家人实在太无赖了。

    见周铭回来,他们呼啦一下都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周铭那边情况如何,周铭把结果告诉他们,让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周铭你说周大牛真的把周德清打死了吗?可别等他出来报复咱们家啊,就他们家那样的,做出什么事我都不觉得稀奇。”王凤琴有些忧心的问。

    “刚才接到现场急救医生的消息,周德清被打的后脑,可能伤到了脑干,救回来的希望渺茫,而一旦周德清死亡,周大牛如此恶劣的当众行凶,很有可能从重判决,加上东林现在严打的风向,死刑基本没跑了。”周铭分析回答。

    听了儿子这番分析回答,王凤琴才放下了心,但周铭随后转头看向凯特琳。

    “听说你刚才还真打算给那些家伙付钱啊,五千万,你怎么想的?”周铭问她。

    凯特琳俏脸红红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铭这个问题,葱白纤细的手指揪着衣角,显得有些紧张,不敢抬头看周铭。还是林慕晴过来帮她解了围:“周铭你也不要怪她,她也只是想先买下来再说,先把房子交到叔叔阿姨手里,其他的事

    以后再说。”

    “我是想说你们平时都挺聪明的,怎么到了这个节骨眼上犯糊涂呢?首先且不说你们拿不拿的出五千万来,就算能拿出来,你们觉得就周德清那家人的态度,五千万就能堵住他们的嘴了吗?”周铭说。

    周铭是真的有些生气,不明白凯特琳她们平时都很聪明,怎么这个节骨眼上犯傻了呢?也不想想她们哪里来的五千万,不是说她们拿不出五千万,而是国内金融审核十分严格,她们就算外面有几万亿也进不来呀,最后只能从林慕晴的思铭基金和苏涵的娃娃笑集团里出。

    但要知道五千万现金可不比资产,对企业各个项目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面子问题,自己这么大一老板,居然会被个无赖讹走五千万,这他吗说出去不是个笑话吗?

    这一次五个女孩都你看我我看你,有的嘟着小嘴,有的吐了小香舌,有的站了一个内八字……活脱脱五个犯了错的小媳妇模样,显然她们也明白自己犯的傻。

    这一次则是老妈王凤琴站出来了,她过来拍了周铭一下:“你在这里凶什么凶,她们也是好心嘛,有火冲外面撒去,在家训自家姑娘很光荣吗?”

    教训了周铭,王凤琴又过去安慰凯特琳她们,让她们不要怕自己,有她给她们撑腰。

    周铭看着凯特琳她们挽着老妈的胳膊一个劲的感谢,同时给自己投来挑衅的眼光,周铭就知道这些小娘皮都是故意的,她们算准了自己会说她们,早早做好了老妈的工作。不过就算她们不做工作结果也一样,任何岳母摊上这么几个漂亮贴心又聪明的儿媳妇,都会当女儿一样护着的。

    虽然被老妈训了一顿,但见几个女孩跟老妈关系处的不错,周铭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婆媳关系可是一个普遍老大难的问题,尽管两世为人,周铭觉得自己碰到了也仍然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也不能放任几个姑娘这么蹬鼻子上脸,私底下得找空好好调教调教。

    凯特琳她们几个似乎感觉到了周铭心里的想法,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

    这只是个小插曲,随后周铭带父母去了爷爷的老宅,老宅距离宗祠并不远,出门左转步行一分钟就到了,从这个距离就不难看出原本爷爷在周巷地位还是很高的,毕竟过去宗祠就是一个地方一个姓氏的中心,距离越进就代表血脉越核心,在家族的地位越高。

    就像在首都燕京,但凡是在二环内有套四合院的,哪怕他只是天天闲混,你也会觉得他很厉害。

    但有一说一,周德清家的老宅距离宗祠也不远,可以看出他家过去也算是核心血脉,恐怕这也是爷爷在走之前会把老宅子借给他做婚房的原因。只是周德清从小好赌,所以哪怕血脉核心,也是烂泥扶不上墙。

    根据父亲会议,老宅基本还是三十年前的样子,只是因为年久失修,看上去有些破败,尤其有一面墙上还有一片枯了的爬山虎,远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道裂缝,有些瘆人。

    外面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是大爷

    爷周飞义叫人帮忙把里面周德清的东西送去了他家的老宅。

    其实周德清家里由于半辈子赌博,家里值钱该卖的东西都卖的差不多了,但周铭可不想给这种人任何扯皮的机会,这房子里的所有东西,哪怕是一副碗筷一张报纸,都全给他打包送过去。

    周铭和父母在老宅里转了一圈,发现这房子实在有些破败的不成样子了,不仅地基下沉不说,木质结构的的房子还被白蚁蛀了很多洞,天知道周德清一家怎么放心住在这里。

    周铭和父亲商量了,最后决定把老宅的房子推倒了按照以前的样子重建,为此还找来了设计院的设计师对房屋进行实地测量,并在保留原本外观的基础上重新设计。

    原本大爷爷周飞义想说让周巷基金来出这个钱,不过周铭却表示这个口子不能开,周巷基金必须公用,谁也不能私挪,况且自己能拿一百多万修宗祠,几个败家娘们甚至能拿五千万买老宅,二三十万重建还是小意思的。

    当周铭在老宅里谈论这个事情的时候,突然外面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传来:“周铭老板我求求你饶了我们家吧!”

    这突如其来的哭喊让周铭他们都愣了一下,随后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被拦在门外,她进不来只能拼命挣扎哭喊着,周铭他们认出来她就是刘彩霞。

    “周铭老板,驸马爷,您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是我们蠢笨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惹到了您,我们知道错了,我求求您饶了我们吧!我给您跪下磕头了!”

    刘彩霞说着还真的在门口给周铭跪下磕头了,虽然这样,但周铭还是懒得管她,可刘彩霞接着说:“周铭老板驸马爷,周德清在医院死了,他们说大牛会被枪毙,我知道您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您能耐大的很,我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大牛吧!”

    周铭还是懒得理她这种不可理喻的人,不过周飞义作为周家大家长,他却不能不视而不见。

    周飞义对她说:“刘彩霞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你儿子周大牛当众行凶,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你要去也是去拘留所让他争取宽大处理,而不是到这里来瞎闹!”

    “不对!”

    刘彩霞似乎是被踩到了尾巴,失声惊叫起来:“不是这样的,我家大牛一直都很乖的,他连只蟑螂都不敢去打,怎么会行凶,是你们!都是你把他逼成这样的,你们还害死了周德清,你们才是凶手!”

    周飞义瞪着眼睛:“刘彩霞,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这么蛮不讲理吗?”

    “我蛮不讲理?蛮不讲理的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德清,现在又要来害大牛!”

    刘彩霞还说:“我知道派出所是你们的关系,你们随便疏通疏通大牛就出来了,你们难道真的见死不救吗?”

    “不可理喻!”周飞义愤愤道,他感觉跟这个泼妇没任何道理可讲。

    “你们真的见死不救吗?你们不但强占了我家的房子不算,逼死了德清不算,现在还要逼死大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刘彩霞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