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方片2

第一千零三章 你这很空

    “天地良心,我是真的想给这位程总留点面子的,毕竟我也知道人家在这里封路装b,我贸然打脸是很不道德的,可这人怎么就不领情,非要凑上来呢?”

    进了门,周铭很无奈对苏涵抱怨道。自己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但对方就要这么上来作死,简直拦都拦不住啊!

    苏涵则笑着给周铭分析这都是那个人自己膨胀逞能的结果,他以为自己有俩钱就能在这里显摆了,结果踢到铁板是再正常不过的,谁让他忘记了他自己说过的话:能住在这里的,都是非贵即贵。

    周铭无奈摆摆手表示算了,虽然这都是对方作死的结果,但自己想低调却没能低调下来,也让周铭很苦闷。

    随后周铭跟着苏涵参观了整个四合院,这个四合院是比较标准的中四合院,从正宅门进去首先是一座类似屏风作用的影壁,然后是外宅的南房,再过垂花门进入内宅才是真正的四合院。老话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其实讲的就是这个进内宅的垂花门。

    内宅里有一个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庭院,一切都和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院子里一个十字交叉的石砖路,北面正房门前栽着两棵海棠树,左右两边是东西厢房。

    让周铭惊讶的是院子里非常干净,后来苏涵告诉周铭,这里她专门雇了家政公司定时过来清扫,同时还有工程公司定期做护理的,毕竟这里是西黄根,是首都的标志文化脸面,因此是要保证质量的。要是外墙年久失修,里面又是脏乱差的话,那可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

    【m】    当然除了外面院子,不管正房还是厢房,里面的桌椅和床铺都是一应俱全,只是平时都拿防尘罩罩着,只要有人来,掀开马上就能住。

    而在后面厨房里,锅碗瓢盆也都有,液化气根据苏涵的说法也是会定期更换,确保随时使用都不会有出现问题的可能。

    整个房子转了一圈,周铭真的感慨自己是步入万恶的土豪行列了,要放在前世,自己打死也不会明明不住这里却什么东西都准备齐全,更别说定期更换了。不过想想比起定期维护的钱,这些还真不算什么。

    “既然什么东西都是准备好的,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住着吧。”周铭说。

    苏涵非常高兴:“好呀!房间都是收拾好的,我们可以先去买菜,晚上我给周铭你做好吃的。”

    周铭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吃过苏涵烧的菜了,自重生以来一直都在瞎忙,每天都是各种事情,要么在创业,要么创业以后套现离场重新创业,连根都没扎下来,哪还有时间闲下来过日常日子呀!

    不过现在倒是个好机会,于是周铭带着苏涵一起去菜场买菜。

    出门的时候,周铭倒是小心翼翼,毕竟自己狠狠打了别人的脸,总是不好意思见面的。

    只是周铭这就多虑了,那位程总被这么直接打了脸,哪里还好意思继续等在这里,当周铭出门的时候门外早没人了。

    出门询问了老大爷,周铭和苏涵直奔南街那边的菜市场过去,作为首都的示范地区,这个菜市场十分干净和秩序井然,

    甚至就在菜场门口,还有警察的值班岗亭。

    现在这个时间菜市场的人并不多,但菜市场里面的菜品仍然非常齐全,周铭尽管两世为人,但对买菜做菜仍然一头雾水,只能跟在苏涵后面提篮子了。

    不能不说女人在买东西这一块都是有天赋的,苏涵自掌管娃娃笑以来也几乎没自己买过菜了,但当她到了菜市场,很快就熟练的选菜挑菜甚至最后砍价起来。

    周铭百无聊赖跟着苏涵,突然就听旁边传来声音:“这不是苏委员吗?”

    周铭转头,那是一位穿着老式棉衣的大爷,苏涵微笑向他问好:“李常委您好,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这是买菜给奶奶做好吃的呀?奶奶有您老这样伺候她可真幸福!”

    苏涵随后给周铭介绍了这位是人大的一位常委,级别很高,而后又给对方介绍了周铭。

    老大爷眼前一亮,显然也听说过周铭:“原来你就是周铭呀,你这个名字那可是如雷贯耳呀,你在燕京可是做了不少事情呀!”

    一番闲聊,老大爷很快离开,周铭看着老大爷的背影,这不管换成任何人,看着都是一普通老大爷,谁能想到居然是个副国级呢?

    不过不等周铭感慨首都的卧虎藏龙,随后周铭和苏涵又接连等到了几个同样级别的老大爷,周铭这才明白这西黄根真是个非贵即贵的地方,能住在这里的都不简单。要知道这里可是出门买个菜都能碰上几个领导人级别的大佬,那能简单得了吗?

    “打个电话给杜鹏喊他一起过来吃饭吧,他给我们找了这一套房子,总该有点表示的。”周铭对苏涵说。

    周铭知道苏涵现在虽然是饮料行业的女皇,但要说跟一群豪门贵胄住在一个区域,那还是不够格的,杜鹏这个忙可是帮大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感谢太俗,但请他吃个饭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周铭很快给杜鹏去了电话,杜鹏一听周铭和苏涵居然去了四合院,苏涵居然还要亲自下厨,连连表示让他们等着自己,自己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周铭和苏涵提着菜进厨房,恰好碰到家政公司的大姐过来例行打扫卫生。

    大姐见了周铭和苏涵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主家,让周铭和苏涵也是苦笑无奈,谁让苏涵买下房子以后一天都没住过呢?恐怕大姐都快忘了有主家这个事情了,要不是了解过主家信息见过苏涵照片,只怕都要把自己当贼了。

    原本大姐看到苏涵手里提着菜,想说她来做,但苏涵表示不用,大姐才退而求次帮着择菜了。

    其实周铭本来也在厨房跟着一起择菜,但后来苏涵嫌周铭不会弄,反而一团糟,就把周铭赶出去,她和大姐俩人弄了,周铭回到正房坐着沙发看电视,当一回大爷了。

    约摸四十分钟左右,杜鹏才到了,这时苏涵的菜也差不多好了。

    “行啊你小子,时间算的挺准。”周铭打趣的说。

    当然杜鹏并不是空手来的,还给周铭送来了一套茶具和一幅画:“这是我家老爷子要我带来给你的,说你家这里之前的物件都搬空了,总得有

    点摆设。”

    周铭接过东西,让他给杜中原老爷子表示感谢,随后杜鹏又搬进来一只花瓶,告诉周铭这是他上次淘回来的乾隆年间青花瓷。

    周铭和杜鹏走进正房,杜鹏才放下青花瓷瓶,他四下看了看突然哀嚎道:“我来之前就知道周铭你老大这很空,但我真没想到你这居然能空成这样啊。我说苏涵妹子你掌管娃娃笑,又在人大和饮料协会任职,就没搞点什么东西来装点一下吗?”

    苏涵摇头:“我任职时间很短,又不常私下跟谁接触,除了李庆远一些人送过我一些东西,我真没有。”

    杜鹏捂着额头:“我可真是被你们俩口子打败了!我可告诉你们,这西黄根的每一个四合院都是大有来历的,你们就让这四合院这么空在这里,那可太对不起这四合院的身价啦!”

    周铭知道杜鹏说这里空的意思不是说啥东西没有,而是指墙上和桌子上少了很多摆件挂件,比如名画古董什么的,这不是拿来装b,而是像这样的四合院里面,有了这些东西才有底蕴,看上去才像那么回事。

    “要不改天去趟潘家园琉璃厂,随便淘换点东西来?”周铭说。

    杜鹏瞪大了眼睛:“我去!周铭你老大还能再暴殄天物一点吗?您老用潘家园和琉璃厂那的垃圾放到这四合院来,那真是都没法看啦!”

    杜鹏说着重重叹了口气:“这样吧,我也倒霉认识你们,今天就让小爷教教你们吧!”

    周铭斜着眼看着杜鹏:“我说你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权三代,说话能先把嘴里的红烧肉给先咽了吗?”

    一边说话一边吃着满嘴油的杜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傲然道:“那都是因为苏涵妹子的菜真是太好吃了,我真没想到苏涵妹子居然还有这手艺啊!”

    “觉着好吃是吗?”周铭先是笑着,但紧接着就变了脸色,“小涵,端走。”

    早准备好的苏涵伸手就把杜鹏面前的菜全给端走了,让杜鹏一下愣在那里。

    “我说杜鹏你小子现在可以呀,居然都敢说是倒霉认识我们,还要好好教教我们?那我倒想知道杜鹏你小子要教我们啥了。”周铭说。

    杜鹏偷偷想伸筷子去周铭这边的菜,但苏涵早有准备先移远一点。

    眼见自己计划失败,杜鹏只得不好意思的讪讪笑道:“周铭你说你老大这么较真干什么,咱们是好兄弟,我怎么会倒霉认识你们呢?那是我最大的幸运!作为好兄弟,当然有些经验是不能藏私的!”

    “这才对嘛!”周铭打了个手势,苏涵这才把菜又端回到杜鹏面前。

    杜鹏一边心满意足的吃着菜,一边告诉周铭:“不过说真的,潘家园和琉璃厂那边周铭你老大还是不要去了,不是说没有好东西,几率太少,就连历史教授都容易打眼,更别说咱们了。”

    周铭当然明白这点,毕竟又没异能啥的,前世也没接触古玩行当,过去就是肥羊。

    杜鹏想了想然后说:“这样吧,大概三天以后有个不错的画展拍卖,到时候我们过去看看,至少那样能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