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 睡秋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天狐(求订阅)

    湖州以东,距离海外大约只有千余里的距离,这里有一座深山峡谷,有潺潺的小溪流水从峡谷之中穿过,而在峡谷的两侧,则是一望无际的茂密山林。??

    杨沁瑜手里抓着两只野兔从山林之中穿行而出,见到峡谷中清澈的溪水之后目光一亮,连忙走到小溪边上,将流水捧起狠狠的灌了两口,然后又洗了一把脸,顿时感觉多日奔波的疲惫减轻了许多,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三分,神清气爽的感觉让他感到很是享受。

    “嗤嗤,小姐,你看这个呆头鹅,洗把脸都这幅表情,浑然不知喝得都是小姐你的洗脚水哩。”一声轻笑带着三分讥嘲从小溪的上头传来。

    杨沁瑜将丢在身旁的两只野兔捡了起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步走去,远远地便听得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青梅,不要胡说,瑜哥带我们从水牢之中逃出来,这几日一直在躲避飞流剑派的追杀,还要给我等找寻食物,想来是极为疲累了。”

    “哼,终归是自己修为太差,要是换成”

    大约是被人中途阻止了的缘故,这道声音说到这里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杨沁瑜这个时候快走两步,终于在一块大石之后看到了主仆两名女子。

    其中那女主身穿束腰宫服,外面还照着一层轻纱,将美好的身段衬托出来的同时还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而那女仆却是一身红衣,身材略矮却又多了一分丰满,一双杏核眼勾魂夺魄,只是一张樱桃小口的嘴唇却是显得有些薄,看上去让人感觉略显刻薄。

    这主仆二女原本坐在小溪边赤着脚踢水玩,见得杨沁瑜走过来便将双脚从水里收了回来,正在从坐着的石头上起身。

    见得二女,杨沁瑜脸上顿时挂了微笑,道:“裳妹,青梅姑娘,我回来了。”

    那被称作青梅的红衣女子撇了撇嘴,目光在杨沁瑜手中提着的两只兔子上一扫,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轻蔑,不过嘴里却没再说什么。

    而那轻纱宫服女子却是很有礼节,淡淡一笑,轻柔的声音从口中传出,道:“瑜哥辛苦了。”

    不知为何,无论那女子声音如何轻柔,笑容如何恬淡,却对于杨沁瑜总有一丝淡淡的疏离。

    然而杨沁瑜却似乎恍若味觉,见得轻纱女子脸上便总也挂着笑容,看多了反倒多了一丝憨傻一样。

    “不辛苦,不辛苦!”

    杨沁瑜连忙摇头,然后又摇了摇手中提着的两只兔子,道:“走了一整天,相比裳妹和青梅姑娘都饿了,稍等一下,我给两位烤些兔肉吃,唔,对了,整的不见奇奇?”

    说到“奇奇”,轻纱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柔,而那叫做青梅的女子脸上神色更是复杂,懊恼、不甘、后悔、慈爱、厌恶,各种矛盾的情绪混杂在一起,让人很是看不懂。

    “刚刚还在溪水边玩,你打个兔子都这半天,他等得不耐烦,想来是进山林里面找你去了,你回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看到他吗?”

    青梅对杨沁瑜说话的语气始终带着一丝咄咄逼人的气势,仿佛不论什么缘故,都要将责任归咎于杨沁瑜身上一般。

    “哦,那好,”杨沁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两只兔子放下,道:“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找奇奇回来。”

    杨沁瑜嘴里笑着说,可心里显然有一些焦急,在放下手中的东西之后,人便快向着山林之中飞纵而去。

    身后传来青梅抱怨一般的嘱咐声:“喂,你快点回来啊,我们都饿了一整天了”

    眼见得杨沁瑜头也不回的伸手摆了摆,然后便一头扎进了茂密的山林之中,感觉他已经走得远了,青梅才向云裳抱怨道:“又是兔肉,还是野山兔,哪怕找两只兔妖来也行啊,至少肉里面也有灵气滋补,想当初跟着小姐哪里吃过这些东西,茹毛饮血,就连那些普通的妖兽都不如,拿我们当什么?”

    云裳神色淡然道:“这也需怪不得他,这一路走来我等东躲西藏,斗法、断后、奔逃、照顾我等,一应事务都在他一人身上,有的一口吃的就不要计较太多了。”

    云裳言语之间看似对于杨沁瑜颇为理解,可实际上语气却很是淡然理性,对于杨沁瑜这一路上的行为她虽然看在眼中,却并未因此而产生丝毫感动。

    “哼,也不知当初沙嬷嬷究竟看上了他什么,那么多的飞流派弟子进入水牢试炼,却偏偏选了他这么一个记名弟子,实在对不起小姐身份,哪怕当时只是事急从权,选一个飞流派的亲传弟子岂不更好?日后哪怕无从逃脱,那飞流派家大业大,亲传弟子日后便可能是道境大神通者,说不定就会执掌宗门大权,甚至日后有进阶仙途的可能也说不定,到时候便是情愿给那人做个道侣,也不算辱没小姐身份,可那杨沁瑜区区一个记名弟子算什么?小姐大好的身子却是白白便宜了这个木头。”

    青梅说到这里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不由吐了吐舌头,似乎有些后悔提起某些令自家小姐不悦的回忆。

    云裳果然脸色微微一变,可很快便又恢复了原本的淡然,道:“或许沙嬷嬷也有自己的考虑,那飞流派的亲传弟子之类想来也都是一举一动令人很是瞩目的,与此相比,一个默默无闻的记名弟子想来更加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事实也证明,他的确带我们逃出来了。”

    青梅犹自愤愤道:“就算如此,那也该找一个帅气英俊的呀,就算比不得青公子那般人物,也不该像那呆头鹅一般,看着高大魁梧,却总带着三分憨傻,哪里能配得上小姐冰雪聪明,国色天香。”

    听得青梅提起“青公子”,云裳那原本淡然平静的神态也差一点难以保持,一瞬间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堪回之事一般,目光之中闪过一道迷惘痛苦之色。

    “至少不算丑吧,而且做事也算尽心尽力,这一路走来,还要多亏他数次狙击追敌。”云裳言不由衷道。

    岂料这句话却是更拉开了青梅的话匣子,只听她大声道:“不说这也就罢了,说起来就有气,好歹也是天罡境的修为,虽然远不能与青公子这般天才妖王相比,可在真妖境也不算差吧?可这一路上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被人一路打砸,却不曾见他还手一两次,有好几次不是他逼退了追兵,而是那些追兵一路打他打得实在是累坏了,真元枯竭才不得不放弃追杀咱们的,,哪里有这么奇葩的人?”

    说到这里,也不等自家小姐接话,便又喃喃自语一般,道:“要是青公子知晓小姐被囚禁在水牢当中就好了,他一定会带着许多手下前来营救小姐,然后将飞流派的那些土著一个个打得哭爹喊娘。”

    青梅提到那“青公子”的时候,总是一副逸兴遄飞的模样,仿佛那青公子出手,便能够为他们解决掉一切麻烦一般,却浑然不知,每当提到“青公子”的时候,自家小姐便要浮现出一丝黯然之色,提得多了便完全成了黯然神伤了。

    “天狐七脉,青公子乃是青狐一脉最受人瞩目的天才,甚至有不少天狐族的族人都说青公子可能是碧眼仙祖之后,咱们天狐一族当中最有可能成就七尾天狐的族人,也只有青公子这般身份地位,才能够配得上小姐你云狐一脉公主的身份。”

    “听闻青公子当年曾经伪装成儒族修士,进入一家书院修习儒道一脉功法,轻轻松松便成就翰林,引得许多儒修要将女儿嫁给他。”

    “还有传说碧眼仙祖当初都曾经现身勉力他,还曾经指点过他修为!”

    “听说青公子在整个妖族都是极为杰出的存在,就连太阳宫、四大星宿这般妖族大势力都拉拢他呢。”

    “”

    这个时候那嘴里喋喋不休的丫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言语,特别是提到“青公子”的时候,碰触到了自家小姐内心伸出最为脆弱之处,连忙又道:“小姐,青公子素来高洁淡雅,他定然是会明白小姐苦衷的,他听到小姐消息之后,也定然是会来营救小姐的。”

    见得自家小姐仍旧神色黯然,青梅神色一动,张口道:“小姐,要不,咱们现在就离开吧,趁着他去找奇奇,咱们不告而别,今后小姐便与过去的一切告别,就当是做了一个噩梦,咱们一起去找青公子,到时候你不说我也不说,有谁会知道小姐这一段过往?小姐和青公子仍旧是咱们天狐一族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

    云裳终于从刚刚自怨自艾一般的神伤当中恢复了一些,闻言连忙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还需要瑜哥的保护,不过我已经沿途留下了咱们天狐一族的暗号,一旦有族人现,很快便会通知青公子的。”——

    便在那主仆二人背着杨沁瑜谋划着什么的时候,在另外一边,杨沁瑜在深入山林一段距离之后,终于觉到有些不妥,立马站住了身子,一面菱形飞盾在身前缓缓升起。

    “是谁,出来吧!”

    杨沁瑜的目光看向了数丈之外的一颗大树,同时低声喝道。

    十二月份第一天,算是今天第一更吧,顺便厚颜求大伙儿手中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