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路至尊 睡秋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开端

    走到火堆边上,杨沁瑜笑呵呵的同二女打了一声招呼,青梅爱答不理,云裳则淡淡的回应了。? ?

    奇怪的是,奇奇似乎也对自己的亲娘并不是特别亲近,反而是围在杨沁瑜身边看着他处理两只野兔,不时的还想着自己也上手帮忙。

    到底年岁太小,想要帮忙却是越帮越忙,杨沁瑜笑呵呵的制止了奇奇差点将兔血抹在身上的动作,笑道:“到你娘身边去,爹爹一会儿就好。”

    “噢”

    奇奇似乎有些不大情愿的站起身来,向着云裳身旁走去。

    云裳看了儿子一眼,伸手将身旁一块光净的石头上一抚,淡淡道:“坐到这里吧!”

    奇奇乖乖的在石头上坐下,目光却仍旧盯着父亲将两只野兔脱皮掏脏,母子二人坐在一起却很久不曾说一句话。

    过得片刻,眼见得两只野兔在火焰的炙烤之下开始出淡淡的香气,奇奇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脸来向云裳问道:“娘,什么是老舅?”

    云裳闻言一愣,似乎没有听明白,旁边的丫鬟青梅一脸不高兴道:“什么老酒?小孩子家家牙还没有长全就想着喝酒?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

    奇奇将头转了回去,云裳似乎对自己的贴身侍女训斥自己的女子无动于衷,杨沁瑜只是抬头看了青梅一眼,便继续专心致志的烤着手里的两只野兔。

    夜晚的峡谷小溪边,渐渐的有淡淡的湿雾泛起,溪水中的倒映的火光和周围围拢的四个人在雾气之中越显得朦胧——

    颜沁曦狠狠的将手中的一只茶碗摔在了地上!

    身为威名显赫的君山夫人,西山杨氏家族的实际执掌者,颜沁曦往往在众人面前展现出来的永远都是一副雍容镇定的气度,然而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中,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难以遏制心中的愤怒而失态了!

    在她身前的桌面上,一张来自于潭玺派的传讯密符正摆放在那里,可里面的内容却早已经被她看过之后如同刀刻一般印在了心里,并时不时的浮现在她眼前,撩拨着她心底的怒火。

    方玄笙在秘符中的回复大概有三个方面的意思,一是他此番前往湖州的确找到了杨沁瑜,虽然这小子修为增长不少,但若是想要斩杀他身边的妖女却并非没有机会,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二则是放弃的原因,两个妖女中的一个已经与杨沁瑜剩下了一个孩子,他能够冒着被杨沁瑜嫉恨的风险杀掉那个原本就与这方修炼界在大义上天然敌对的域外妖女,却不可能承担日后一个杨氏血脉针对他的复仇,除非连那个不管怎么说也是杨氏血脉的孩子也杀了,但真要如此的话,他恐怕不用等日后有人向他寻仇便已经死了。

    三则是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杨沁瑜他们的逃跑路线看上去就像事先已经被人策划好了一般,背后肯定还有其他黑手,建议她最好还是将这件事告知杨君山处理。

    方玄笙的回复不可谓不详尽,然而颜沁曦现在却根本无法将内心的愤怒平息下来,她现在满脑子就是一句话:自己的儿子与一个域外妖女生下了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

    一个将来注定要被人在背后称作“杂种”、“野孩子”、“混血儿”等等诸多侮辱字眼的私生子!

    对,就是私生子!

    杨沁瑜尚未成婚,而杨家也决然不可能让他迎娶一个妖族女子,这件事哪怕杨君山同意,也会在整个杨氏家族引轩然大波,将她多年来辛苦经营的一切推翻。

    杨君山便是在颜沁曦最为焦躁的时候从仙宫返回来的,因此在看到她的状态时,杨君山还笑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谁敢惹你生气吗?”

    不问还好,杨君山这一问顿时便让颜沁曦彻底爆了!

    “还能有谁,你的好儿子!”

    颜沁曦大声的吼叫着实吓了杨君山一跳,随即便见得她因怒极而出的一连窜冷笑,指着杨君山,道:“我告诉你,你要做祖父,不,你已经当爷爷了!”

    杨君山神色一愕,随即也带了三分怒气,道:“是老三吗?这个混球,最不老实的就是他,巫硕和九离是怎么做长辈的,怎么能任由他胡闹,巫硕还倒罢了,这事儿十有**是九离撺掇的”

    见得颜沁曦满脸的冷笑,杨君山心中一跳,瞪大了眼睛,道:“不,不是老三?那会是”

    “还能有谁?你有几个儿子?”

    颜沁曦彻底爆了:“杨沁瑜!你的好儿子!最乖的那个!他居然和一个妖女生下了孩子,还带着那妖女和孩子从千湖海眼的水牢当中逃了出来!现在西山杨氏恐怕就要成为整个修炼界的笑柄,你到底知不知道?看看你教的好儿子”——

    在距离此地大约数千里之外的千湖海眼水牢之上,夏媛道人静静的站立在水面之上。

    在夜风的吹拂之下,这座湖州最大的向来有“湖海”之称的湖泊泛起白色的浪花,却在接近夏媛道人身周百丈的刹那便尽数消弭于无形。

    夏媛道人此时身周百丈范围内的湖面安静的如同一面镜子,倒映着天空之中数之不尽的繁星。

    突然之间,就仿佛有一粒灰尘落入到了平静的湖水上面,原本闭目而立的夏媛道人突然睁开了双眼,面无表情道:“既然已经来了,便请出来一见吧!”

    在夏媛道人身侧百丈,波动的湖水与平静的湖面交界的位置,原本空无一物的湖水上空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夏媛道人目光望去神色却是微微一怔,语气之中带着三分惊讶,道:“没想到会是你!”

    张玥铭同样立于湖水之上,但他显然无法如同夏媛道人那般,将身周的水波镇压的如同镜面一般不起一点波澜,闻言笑道:“怎么,很惊讶?”

    夏媛道人微微缓了一口气,道:“很惊讶!更没有想到你的修为居然已经进阶华盖境,当初你我尚能战成平手,如今我恐怕已经不再是你的对手。”

    张玥铭笑了笑,道:“这修炼界的机缘和际遇何其多也,总也不能总是钟情在一个人身上,夏道友以为然否?”

    他却是对夏媛道人刚刚的称赞并未表达任何谦虚,仿佛同样认定自身实力此时的确已经出夏媛道人一般。

    夏媛道人“咯咯”一笑,道:“张道友指的人不会是西山那一位吧?”

    “那一位?”

    张玥铭神色间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道:“是啊,那一位!他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在修炼界的地位,如今哪怕我等幸存嫉妒且暗中算计,却也不得不对此人带着三分尊敬,‘那一位’,这个称呼用得好。”

    夏媛道人闻言神色间同样浮现出一丝复杂之色,道:“你我都知道,我等看上去像是这件事情的推动者,可实际上无论是你还是我,或者是其他类似你我的存在,都没有资格去算计他,我等也不过是提线木偶罢了,更是在适当的时候推出去做替罪羊的最佳人选而已。”

    张玥铭“嘿嘿”冷笑了两声,语气之中突然也带了三分萧瑟,道:“你说的不错。”

    夏媛道人却有些狐疑的看向了张玥铭,道:“只是我还是有些奇怪,你为什么会卷入这件事情当中来,按理说”

    “按理说我甚至连参与这件事情的资格都没有,对吧?”张玥铭很直接的说道:“想要从张某口中套出背后之人的消息,夏道友不觉得手段太过粗直了一些吗?”

    夏媛道人笑了笑,不过却也并未否认张玥铭所说,也没有再试探他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只是道:“那么张道友对于那一位是否入瓮,有几分把握?”

    张玥铭却道:“事在人为,不过这一次我们手中的筹码却足够,他的儿子我们不敢杀,也不能杀,但谁叫他的儿子从这里带走了两只妖女?更妙的是,居然还与其中一个妖女生下了一个杂种!这样的把柄若是都不懂得利用,那老天还有什么道理来帮我们?”

    夏媛道人则苦笑道:“既然没有做棋手的资格,那就要有着乖乖做棋子的觉悟,至少你我还有资格做一颗棋子!”——

    又是一番追杀,在杨沁瑜一路与数人大战,并将他们引向别处,最后借助遁地灵术摆脱追踪之后,按照先前的约定,他一路感到一条河流岔口之处。

    河边一片芦苇丛突然无风自动,一层薄薄的如同轻纱一般的雾气掀起,云裳与青梅从水云纱之后显出身形,云裳伸手一招,那如同轻雾一般的水云纱顿时化作一件衣衫落在了她的身上。

    “怎么才回来,害小姐和我在这里等了大半天,肚子都饿了,真是没用!”青梅毫不留情的奚落道。

    云裳则仍旧是一副淡淡的神色,道:“瑜哥与人厮杀辛苦,且歇一歇再准备饭食吧。”

    可杨沁瑜这个时候脸色却是极为难看,沉声道:“奇奇呢?”

    青梅毫不在意道:“谁知道呢,这皮猴子没一刻安生,老吵着要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