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飞天 跃千愁

第二一四九章 贤士驾到

    “不敢不敢。”谢升连连摆手,“老奴只是向我家王爷陈述一个事实,觉得牛王爷不会选边腾飞那边逼得我家王爷与青主联手,这样对大家都没好处!”

    苗毅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谢升面前,一字一句道:“青主算个屁!”

    如此公然大逆不道的话让谢升脸色剧变。

    苗毅继续道:“本王哪边也不帮,你回去告诉成太泽,谁跟青主联手,本王就打谁,本王打谁其他几家就得跟着打谁,不信让他试试看,本王倒要看看青主能不能救下他!”

    谢升凝噎,知道这位猖狂,今日方知名不虚传,一言不合,冲人的话就来。

    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点惹火了人家,谢升忙赔罪道:“牛王爷,您别误会,老奴也是一片好心,既是为了我家王爷好,也是为了牛王爷您好!”

    苗毅下巴微抬,就一个字,“滚!”

    “牛王爷…”谢升还想说什么,杨召青已经上前伸手阻拦道:“谢兄,请!”

    而苗毅则转身大步而去,没了再理会他的意思,直接去了后堂。

    “……”谢升无语,只得叹了声,随了杨召青离去。

    杨召青倒也给面子,直接将其给送出了牛王星。

    『↖长『↖风『↖文『↖£

    漂浮在星空,谢升看了眼脚下的那颗星球,对杨召青叹道:“牛王爷好大的脾气啊!”

    杨召青微笑道:“王爷这人其实很好说话,坏就坏在谢兄不该说出那般绵里藏针暗带威胁的话来,你也不想想,我家王爷怕过谁,当年尚微末时都不怕嬴九光,昊德芳下场又如何,你现在拿青主出来能吓到我家王爷吗?你若是听说过我家王爷的事,当知我家王爷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

    谢升颔首道:“是啊是啊,是我说错话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说的也是事实,牛王爷若真要出兵帮腾飞的话,必然要逼得我家王爷靠向青主,而青主也不会坐视腾飞得逞,青主一怒之下,必然让幽冥大军直扑南军给牛王爷施压,就算几家联手抵抗,难道极乐界那边能坐视不理吗?闹到最后谁都讨不了好,为了大家好,还望杨兄弟在牛王爷那边多劝劝!”

    杨召青道:“谢兄多虑了,这些我家王爷岂能不知,我家王爷目前也没有站队的意思,王爷自己还纳闷最近大动干戈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局势异动之下被逼的不得不调动人马做防备而已,问了其他几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腾飞也在那喊冤枉,倒是青主那边可疑,谢兄回去还要多劝劝成天王,千万别上了青主的当啊!”

    谢升不知这位的话有几分假和几分真,只能是客套两句就此告辞,率领随行人马快速离去。

    跑完这一家,他此行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寇凌虚、广令公和牛有德这边都跑了趟,也都送上了厚礼,好话也都说了,表明了诚意。当然,一味的求人也不行,到了这个位置的人,岂是一两句好听话就能打动的,你越求人家,人家越觉得你好欺,越容易拿捏你,关键自身也要有吓阻能力才行,所以他也对每一家都亮明了底线,别逼得成太泽投靠青主!

    至于牛有德这边,先天的弊端在这里,后面顶着一支幽冥大军,他自然是要提一下的。

    回到王府,杨召青在亭台楼阁间找到了苗毅。

    负手凭栏远眺的苗毅淡淡问了声,“走了?”

    “已经走了。”杨召青应了声,又道:“目前看来局势可能会僵持下去,集结的近卫军不敢轻易从成太泽那边撤离,怕腾飞会突然动手,腾飞也不敢放松,怕成太泽那边趁机上扑,另几家也都不敢收回集结的人马,在防着青主。”

    苗毅平静道:“拖着吧,一直拖下去才好,要的就是这效果,把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东军那边,才便于杨庆那边行事,免得青主老是打我主意,这样我暂时不回荒古也不会让青主起疑…至于荒古的那支人马既然已经送到了本王的嘴边,本王是肯定要吞掉的,不为别的,那么多破法弓可是现成的利器!幽冥大军手上还捏着五千万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幽冥总督府,外面巡视一圈的青元尊从天而降,大步回到总督府内。

    他也算是勤劳,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把幽冥之地驻军的地方给亲自巡视一趟,努力放下天子的架子,积极和下面人打成一片,至于其他的事,似乎也没什么。自从他来驻守后,夏侯家那边的信义阁也没有为难过他,知道他是天帝的儿子,加上这支幽冥大军是直接从近卫军转换而来的,装备精良,也没什么人敢在他的辖区惹事,风平浪静,也的确是让他没什么事干。

    步行到总督府内宅门口,随行护卫散去,瞥了眼内宅大门前的一名守卫,后者给了他一个眼色,微微点头。

    两名侍女迎来,青元尊挥手示意退下,“让我一个人静静。”

    “是!”两名侍女应下离去。

    在大大宅院内独自徘徊了一阵,趁着没人注意,青元尊留心着四周,悄悄进了一间偏僻小屋。

    屋内,一名戴着假面的汉子站起,正是杨庆,不过脸上的假面又换了一副,拱手道:“参见殿下!”

    这次混进来也实属不易,若非对幽冥大军早已渗透多年,根本就进不来,尽管如此,为了小心,还是耗费了不少时日才混了进来。

    青元尊上下审视着他,问道:“你是哪位?”这也是为了安全起见对暗号。

    杨庆笑道:“杨庆!”

    青元尊松了口气,紧绷的心弦放了下来,不紧张都不行,对他来说,这里到处是父皇的眼线,平常都得小心行事,更何况是在这敏感时刻暗中与牛有德的人接触。

    他对杨庆没有印象,因为他出生以前,杨庆就已经从苗毅身边消失了,只听说过苗毅身边曾经有这么个心腹,具体的真容没见过。

    而牛有德之所以会派这个杨庆来,是因为牛有德听自己母后诉苦后,才决定派一个人来协助自己渡过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派一个人来就能助自己渡过危机?青元尊对此心存疑虑,但苗毅告诉他,此人是他的军师,一人足抵千军万马。

    见他不信,苗毅又告诉他,扳倒昊德芳便是由此人一手策划,而他苗毅能一路崛起至今也都是此人出谋划策,若非天后娘娘诉苦,见娘娘和殿下处境如此艰难,他也不舍得暴露此人、派此人过来冒险。

    换了以前青元尊未必会信苗毅这鬼话,但这么多年的无偿支持,提供给他的资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么多年不求任何回报,虽保持着距离却一直在默默支持着他,一块石头也能捂热了。

    当年南军惊变,天下震动,青元尊事后自然是详参过苗毅一手扳倒昊德芳的手段,嘴上虽然不承认,但心中却是震惊,震惊于苗毅翻云覆雨的手段,自叹不如,结果闹了半天,现在才知道牛有德手下是有贤臣高人相助!

    他在幽冥之地屹立至今,一直苦于身边没人,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认为自己身边缺的就是能为自己出谋划策的贤士,所以才不能有所作为,没想到牛有德居然送了个这样的人过来,那真是久旱逢甘霖,心动不已。

    他把情况禀报给了母后,夏侯承宇闻听亦心动不已,告知,此人既然有这般本事,乃是大贤,当礼贤下士,务必想办法招揽,纳为己用,万万不可对人家摆天子的架子!

    娘俩都知道自己的缺陷,身边就是缺高人指点,才懵懵懂懂一直受人摆布,可是没办法,无论是青主还是夏侯家都不会给他们招贤纳士的机会。

    此来途中获悉高人已到,青元尊心中极为兴奋,隐隐感觉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来了,急于相见,又不敢对外露出什么端倪。

    终于相见,青元尊努力不让自己喜形于色免得让人轻看,道:“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怕是要委屈一下先生。”

    “理解!”杨庆颔首应下,任由对方将自己给收入囊中。

    青元尊随后出了此屋,直奔自己修炼的静室。如此小心也是没办法,在这里放声说话怕被人听到,施法传音的话又有法力波动,怕被人探查到异常惹人怀疑,他修炼的静室是最好不过了,有法力波动也正常。

    而杨庆之所以暂时回避在此,也实在是因为能把他送进来的人只能送到这屋内,青元尊的私密之地人家也送不进去。

    抵达修炼静室之前,吩咐了一下侍女没得到允许不要打扰他修炼,随后便进入封门。

    入了静室,青元尊又将杨庆放出,笑着传音道:“先生难道不准备露出真容一见?”

    “殿下吩咐,不敢不从!”杨庆欠身应下,抬手揭下了脸上的假面,露出了真面目。

    目光深邃,面庞清瘦,两鬓花白,脸上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充盈智慧之人,青元尊暗暗心喜,却不知此人能耐是否属实,暗起了考校之心,遂试探道:“天下目前局势,不知先生有何看法?”

    :那啥,又月初了,弱弱求个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