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飞天 跃千愁

第二一五二章 杨庆想哭

    杨庆摆手道:“不然!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批人马久驻幽冥,幽冥总督府的位置就这些,不少人实力提升后也看不到出头的机会,心中岂能没有怨言?这些人在近卫军的时候,陛下尚能把他们安插进四军,消耗在与四军的争权夺利中,在这里可没什么消耗,上面的人到了顶不动,下面的人也动不了,这么多年下来,还能有几分近卫军的风骨?”

    母子两个听的暗暗心惊,怪不得陛下乐此不彼地将近卫军的人马安插进四军内,以前还以为是陛下想借此侵蚀四军,今天才心惊领悟,陛下原来是为了给下面人空位置而消耗上面的人,以此保持良性循环,这有够狠的!

    青元尊惊疑不定道:“陛下完全有能力将幽冥大军的人也安插进四军。”

    杨庆盯着他徐徐道:“陛下有意提升幽冥大军的实力,意图将幽冥大军打造成一把尖刀,一旦机会成熟了,必然是一刀捅进南军腹背,将南军势力给分割!一场大战之后,自然就一次性消耗的差不多了!”

    母子两个再次心惊,原来幽冥大军迟早要成为陛下的消耗品,更令母子忐忑的是,青主这一套一套的东西,他们母子竟浑然不知,今天被人点拨方明白了过来,深感以前的自己太过愚昧。

    也因此,母子两个看向杨庆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狂热,这正是他们缺少的大贤啊!

    杨庆继续道:“试问幽冥大军如今的状况,娘娘和殿下若说服王爷让出一路地盘给幽冥大军,有如此巨大的利益分享,殿下麾下将领焉能不欣喜若狂,娘娘再搬出有夏侯家支持的幌子来安他们的心,他们焉能不效忠于殿下?再结合夏侯家的支持,幽冥大军的兵权自然就控制在了殿下的手中,陛下想夺也夺不走了!”

    母子两个听的心热不已,但两人也不是纯傻子,夏侯承宇狐疑道:“牛王爷手上就三路地盘,让出一路地盘给幽冥大军,牛王爷岂能答应?”

    杨庆笑道:“这就要看娘娘和殿下怎么去说服王爷,有借有还嘛,自然借之不难!”

    夏侯承宇急切道:“本宫愚昧,怎个有借有还法?愿听先生高见解惑。”

    杨庆淡然道:“借王爷的地盘并不是要占王爷的地盘,借地盘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幽冥大军,地盘可以先借来一用,等到殿下麾下将领抗拒天旨跑去王爷的地盘赴任后,那就是摆明了要和陛下作对,他们就没有了退路,届时陛下定然震怒,陛下的压力还有王爷的压力之下,那些将领也不得不将吃进嘴里的地盘吐出来,跟着殿下乖乖退回幽冥之地。试问,他们断了陛下那边的退路,退回幽冥之后除了效忠殿下还有其他的路走吗?只要把这个道理跟王爷讲清楚,王爷自然也就没了后顾之忧,一路地盘借之应该不难!事后王爷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陛下除掉娘娘母子扶战如意上位,只要殿下表明诚意和王爷结盟,到时候南军就是幽冥大军的前沿屏障,而殿下,立足之地和兵权皆在手中,目的也达到了,再有什么长远打算皆可以此为基础,若无此基础,和无根之萍没什么区别!”

    青元尊心头震动,兴奋的有些口干舌燥。

    夏侯承宇两眼闪现异彩,看向杨庆的眼神那真是充满狂热,竟不惜堂堂天后之尊,对杨庆长鞠一躬,“先生果然妙计,谢先生妙计教我!”

    青元尊也赶紧跟着鞠躬谢过。

    对母子两个来说,何曾见识过这般运筹帷幄的高明手段,简直是心驰神往啊!

    以前,从未有人对母子二人摆出过这般见识,如此翻云覆雨的高超计谋两人以前简直是想都不敢想,也想不到这头上去,身边也从未有过这样的能人,压根就没接触过,一直都是傀儡般任人摆布。

    此时,母子二人真的是信了,牛有德能得这样的军师相助,怪不得一个只懂喊打喊杀的匹夫能快速崛起、能扳倒昊德芳成为南军掌令天王!

    母子两个自信自己比当年的牛有德不知道强多少,牛有德能做到的,他们凭什么就做不到?差别只是身边缺少可用的能人罢了!

    “不敢不敢!”杨庆慌忙避开,一副不敢受此大礼的样子。

    不过青元尊鞠躬行礼后,倒是还有疑虑,“先生此计是王爷的意思吗?”

    杨庆摇头笑道:“和王爷无关,这几日苦思怎样为殿下破局,略得一二的浅见罢了。殿下是觉得卑职这样做对王爷那边无法交代而心存疑虑吗?殿下不必多虑,王爷派卑职来是为帮殿下渡过危局的,这是卑职身负的任务,只要卑职能完成这个任务,就是对王爷最大的交代,何况此计也不会让王爷有什么损失,王爷当不会责怪卑职,卑职与王爷相处多年,相信王爷这点心胸还是有的。”

    一听如此,青元尊放心不少。

    夏侯承宇却是听出了对方话里事后要回牛有德那边的意思,顿时有些心急了,遇上这样的贤士焉能错过,可才刚见面,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又不好说出让对方不要管牛有德不要回去了跟着他们母子混的想法。

    情急之下,忽然笑道:“不知先生可看得起本宫?”

    青元尊回头愕然看着母亲。

    “呃…”杨庆一愣,不知她冒出这话来是什么意思,赶紧惶恐道:“娘娘何出此言,卑职岂敢看不起娘娘。”

    夏侯承宇笑道:“那本宫的话,先生可愿听么?”

    杨庆不敢应下,含糊道:“娘娘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言!”

    夏侯承宇盯着他叹道:“本宫觉得和先生有缘。”

    有缘?杨庆被她东一榔头西一锤子搞懵了,什么意思?

    他一时不敢接对方的话,有点唯唯诺诺应答,谁知夏侯承宇问了他年纪后,突然冒出一句来,“可惜本宫没有女儿,尊儿又是男儿身,不然本宫真想把女儿嫁于先生。算算,本宫比先生痴长一些,愿与先生结为异姓姐弟,不知先生可愿意?”

    青元尊恍如大悟,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这是想拉住对方为己所用。

    “啊!”杨庆失声,当场愣在原地傻眼了,反应过来后慌忙摆手道:“不敢不敢,卑职身份卑贱,怎敢高攀娘娘,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夏侯承宇会跟他来这一出,彻底出乎他的意料,想都没往这头上想过,硬是被夏侯承宇给搞傻了,有点手忙脚乱。

    “英雄不问出身,我夏侯家祖上又能高贵到哪去?为人不论出身高低,看的是将来!先生推辞就是看不起本宫啊……”

    夏侯承宇别的本事没有,在宫中混久了,这点拉拢人心的本事还是会一点的,姐弟算什么,她在宫中不知跟多少人姐姐妹妹过,那些姐妹最后又被她弄死的也不少。

    在她的折腾下,杨庆终于明白了这母子两个的心思,暗暗哭笑不得,感情表现的太厉害了真的是给自己找麻烦,这算怎么回事?可为了计划的顺利,反复拒绝不了的情况下,他也不得不虚与委蛇,最终在夏侯承宇的反复劝说下,不得不答应了。

    夏侯承宇这事办的效率极高,当场就让青元尊摆了香炉供在了榻上。

    青元尊点了两炷香,分到二人手上。

    夏侯承宇扯了杨庆的袖子,拉拽着他并排站在了榻前,双手秉持香火,二话不说,噗通就跪下了,还扭头看着杨庆微微一笑示意。

    杨庆有点牙疼,一世英名被这女人给打败了,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跟着跪下了。

    “大道至上,冥冥有鉴,我夏侯承宇今日和杨庆结为异姓姐弟,视若血亲手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夏侯承宇噼里啪啦一通,反正就那些个意思。

    跟着说了一通类似的话,杨庆哭的心都有了。

    这回是轮到他做梦也想不到了,真是恍然如梦啊,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天后结为异姓姐弟,想当初在御园人家高高在上都不带正眼瞧自己的,哪想过自己会跟这女人结拜,这不是瞎扯么,怎么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问题的关键是,他很清楚此来的目的是什么,也猜到了母子两个的下场,自己十有八九要违誓,好好的,背负上这么个誓言压自己是干嘛呀,真正是被夏侯承宇给搞的欲哭无泪。

    当然,他也能理解母子两个的心情,被人算计逼迫到了这个地步,哪怕有一根救命稻草也是想牢牢抓紧了不放的。

    姐弟二人双双三叩头后,两炷香插上,又双双站起,接了青元尊递来的酒,举杯同饮,算是正式把名分给定下了。

    放下酒杯时,杨庆被笑吟吟瞅着自己的夏侯承宇给看的浑身不自在。

    “弟弟!”夏侯承宇温柔一声,差点没喊的杨庆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那眼神简直是含情脉脉,说是真喜欢也不假,现在只要杨庆愿意,就算让她自荐枕席也没什么不行的,不过她也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的姿色人家看不上,否则也就不搞结拜而是献上无限温柔。

    “娘娘!”杨庆低头汗颜一声。

    “嗯?”夏侯承宇佯装不快地质疑一声。

    杨庆顿时神情抽搐,艰难改口道:“姐…姐…”

    夏侯承宇顿时咯咯一笑,看向青元尊,“尊儿,还不见过舅父?”

    青元尊立马上前正对,拱手作揖道:“元尊拜见舅父!”

    舅父?杨庆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