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远瞳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现实与噩梦之境

    在科洛世界呆的越久,郝仁就越是对这个古怪空间中埋藏的秘密感觉心惊最初他仅仅以为这里是被梦位面和表世界夹在中央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异空间,然而随着深入了解,他在这里发现了创世女神的遗留力量,发现了有可能比长子和守护巨人一族更加古老的太初生物,发现了在创世女神创造众生之前的某个“失落年代”的蛛丝马迹,到现在,他甚至发现了守护巨人一族的疑似原型体和创世引擎的原型机!

    这个名为“监狱”的异度空间中埋藏了如此多的秘密,它似乎指向一个所有人都从未想象过的极端古老年代以及一个真相,然而在科洛之外,任何一个已知的古老记录中竟然都没有关于这座监狱的只言片语!

    洛克玛顿究竟是什么东西?看守它的典狱官们究竟是不是如今守护巨人的原型?这座监狱以及它的镇守系统中为何出现了许多与已有创世女神遗迹截然不同风格的事物?比如水晶圣山阿苏曼和眼前的圣约柜它们明显与郝仁在其它地方找到的创世女神神殿完全不同!

    带着这些疑问,郝仁看向正在水晶金字塔前操作许多全息符文的万王之王洛肯:“大门已经打开?”

    “大门倒影之境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大门,它不会打开,只会让自己‘显现’,而关押洛克玛顿的遗忘深渊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某种封闭空间或者囚室。它其实从一开始就在所有人身边,只是你们无法感知到它而已,”洛肯一边说着,一边将水晶金字塔上浮动的某些符文推送到特定位置,随着他的一步步操作,郝仁感觉某种隐秘晦涩的变化正在产生,似乎眼前的巨大洞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异化,并渐渐转变为另一处地方,而洛肯的声音也逐渐飘渺起来,“我会把你们送到倒影之境的另一侧,在那里,你们会看到真正的科洛也会直面洛克玛顿的挑战。”

    洛肯的声音越来越遥远,郝仁惊讶地看到这位典狱官的身影正在逐渐变淡,就好像已经与众人处于不同时空一般,而他身旁的另外二十位典狱官中则有一半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另外一半却还保持原状。

    “我的十位同伴将与你们同行,他们会为你们解释倒影之境另一侧的情况,其它典狱官则要和我留在这里在‘醒着的世界’,也有很多东西在等着我们。

    “去吧,摧毁洛克玛顿,不论你们是否成功,在你们返回之前,我们都会坚守到最后一刻。”

    洛肯的声音终于彻底远去,包括他在内的十一位上古典狱官也彻底消失在众人面前,与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流淌在整个圣约柜洞窟中的所有神性光芒四周的流光溢彩都不见了,整个洞窟呈现出诡异死寂的昏暗状态,水晶金字塔变得黯淡无光,巨石地面和上方的阿苏曼晶簇也不知何时变成了普通的光秃秃岩石,一种冰冷的、代表洛克玛顿意志的黄昏光芒在洞窟上方游移着,充满恶意。

    十位留下的上古典狱官站在郝仁一行身旁,为首的是一名魁梧的男性巨像,他有着丛林般茂密的头发和胡须,灰白色的发辫狂野地披散在背后,发辫末端绑着沉重的石头,全身线条都膨胀的像是要从岩石皮肤中爆裂出来。他对郝仁微微弯腰:“我是洛肯的兄弟与副手,山川之王-哥顿。走吧,永恒战场在等着我们。”

    郝仁看看身边的人,耸耸肩:“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已经越过那个‘倒影之境’,进入遗忘深渊。我差不多了解这个科洛世界的空间结构了。”

    此时此刻,在郝仁一行彻底从空气中消去身影之后,圣约柜前只剩下包括洛肯在内的十一位典狱官他们所处的洞窟仍然充盈着神性光辉,水晶金字塔上符文游走,阿苏曼的光芒从洞窟顶端洒下,让整个地穴仿佛充斥着神圣庄严的气氛。

    至于黯,她已经回到阿苏曼,这座刚刚重启的星舰需要她的调试。

    而在洞窟外面,圣山阿苏曼已经运作起来,强大的秩序之光扫清了圣域上空笼罩的混沌阴影,让整片大陆沐浴在圣洁的秩序之中至少暂时沐浴其中。

    洛肯收回了在水晶金字塔上的视线,他抬头看了一眼正越来越明亮澄澈的阿苏曼晶簇穹顶,语气深沉:“那些勇士让阿苏曼重新运转起来,而且还唤醒了意志枢纽里的那个老家伙,老伙计们我们从未像今天一样靠近最终的胜利,几乎所有东西都在最好的状态,这一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后退。”

    在洛肯说话的同时,水晶金字塔的底部也逐渐蒙上了一层黄昏的光芒,黄昏之光照耀下,一些阴影凭空出现,无数仿佛血肉般的扭曲怪异之物从阴影中滋生出来,一点点地啃噬着现实世界,然而只要它们接触到洛肯身边的光芒,这些滋生之物便会发出短暂的哀嚎,重新回到它们那冰冷死寂的黑暗中去。

    “洛肯,你认为那些勇士成功的机会有多大?”一名女性典狱官从背后解下了一把短杖,短杖上冒出乳白的圣光,“他们要直面洛克玛顿那是连我们都很难战胜的存在,它已经在‘另一侧’蛰伏、积蓄了一万年,如今只会更加狡猾和强大。”

    “我从他们身上感觉到了与母亲类似的气息,尤其是他们的首领,那个看上去像是人类的,他身上萦绕着许多不同的力量,其中有母亲的部分,也有类似母亲但不完全一样的部分,还有我无法分辨的部分……你们应该记着母亲曾经说过一句话……”

    “在我们所知的这个世界之外,应该还有和她相似的存在母亲是这么说的,”女性典狱官说道,“所以你怀疑他们就是……”

    “母亲一直很孤独,但我想,她可以不再孤独了,”洛肯低声道,一把能量凝结成的权杖在他手中凭空成型,权杖顶端爆发出的闪电劈碎了一团刚刚从水晶金字塔底部爬出来的阴影,“那些勇士应该就来自母亲的‘故乡’,我冥冥中仿佛可以听到母亲的声音,她让我相信那些勇士。所以,在他们面对洛克玛顿,面对我们那位叛逆的兄长时,让我们守在这里,绝对不能让混沌越过防线!!”

    “当圣约开启,真实世界的人可以进入噩梦世界,而噩梦里的怪物也会通过这条通道进入清醒的世界,”女性典狱官低声说道,语气缓慢低沉,带着吟诵般的韵律,洞窟里不知何时已经遍布阴影,这些在光芒照耀下仍然凭空出现的反常阴影中有无数的不可名状之物在扭曲蠕动着向外蔓延,“洛克玛顿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这一次,我们可没那么容易打发了!”

    一团团光芒炸裂,一声声战吼响起,暗影与圣光展开了激烈的冲突,在神圣的圣约柜洞窟,典狱官们和那些从噩梦世界中涌出来的怪物展开了又一次殊死搏斗最后一次的搏斗!

    发生在圣约柜洞窟里的战斗并未波及到倒影之境的另一侧,在这个噩梦中的世界,所能观察到的仅有一些浮动的光影正在暗淡的水晶金字塔周围晃动,这些小小的异象并未让已经进入噩梦的挑战者们停下脚步。

    郝仁和卡拉修斯一行带领着剩余的战士们穿过了悠长的甬道,在十位典狱官的带领下,他们正渐渐接近地表。

    除了只是盲目跟随头狼、并不思考任何高深道理的蛮兵们之外,卡拉修斯带领的圣域战士们已经意识到他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虽然其中的原理难以言说,但他们可以肯定,自己正走在陌生的土地上!

    从圣约柜洞窟离开之后向上前进,原本应该穿过阿苏曼的水晶长廊和大厅,然而现在还是同样的方向,同样的位置,却只能看到无尽的岩石甬道和不知已经荒废了多少年的、遍布着古怪符文和图案的岩石洞窟,洞窟中可以看到腐朽衰败的武器和扭曲巨大的骸骨,还有发出银灰色微光的、仿佛水银一样的积水潭。

    任何一个生活在神眷之城的高阶神官都可以肯定,阿苏曼地下绝对没有这样的地方!

    “不要靠近那些发光的水潭,”山川之王哥顿轰隆隆地提醒道,“那是噩梦的引诱,饥渴者会沉沦在这些虚假的绿洲里,痛饮自己的鲜血而亡,水潭边那些骨头就是被迷惑的牺牲者们。”

    穆鲁谨慎地看着沿途所遇的每一样东西,他走在自己那些用岩石和金属铸造的“兄长”们身后,这时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这里的地穴好像是专门为巨人设计的非常高大。”

    “因为在最初,看守噩梦世界的就只有我们这些巨人,”山川之王看了穆鲁一眼,随后微微点头,“刚才没时间打招呼你我应为兄弟,母亲创造你们的年份要晚一些。”

    “我们从不知道你们这些岩石兄弟的存在。”

    “因为我们属于必须被遗忘的部分,”山川之王拍了拍穆鲁的肩膀,整个洞窟中都回荡着轰隆隆的声音,“……作为生命体,你看上去比我们完善。”

    穆鲁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这时隧道已经走到了尽头。

    昏黄的光芒从前方传来,昏沉混沌的天幕在前方依稀可见,一同传来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厮杀与雷鸣般的吼叫声。

    “欢迎来到‘真正的’科洛,”哥顿大声说道,“欢迎来到噩梦边境的最后一道防线,黄昏要塞!”

    说完之后他又小声咕哝了一句:“叫黄昏废墟也一样。”(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