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赘婿 愤怒的香蕉

第一〇三六章 秋叶(下)

    从北地归来的庾水南与魏肃乃是识得大义之人。

    这其中,庾水南本是河朔一带喜好杀人的任侠之辈,魏肃则中过景翰年间朝廷的武举人,称得上文武双全。两人成长于武朝兴盛之时,后来女真南下,无数人的命运被卷入乱潮,两人辗转去到云中,再到被陈文君收至麾下做事,自然也有过一番惊心动魄的际遇。

    在北面的女真人眼中,陈文君或许只是谷神完颜希尹的附庸物,但对于身陷此地的汉人们来说,“汉夫人”之名,却自有其特殊而又深重的涵义。有的人私下里会将她视为背族投敌的无耻女子,也有人视其为地狱之中的唯一希望。

    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女真人从南面掳来的汉奴数以百万计,而在云中一地,陈文君又将数以千计的汉人偷偷的送回了南边,同时亦有数千汉人被她买下之后收入农庄,施以庇护。虽然这些行为在女真高层看来更像是谷神羽翼下的一些小小消遣,陈文君也尽量选择在不引起他人过度警惕的原则下办事,但在社会下层,这股可怜势力的能量,仍旧不容小觑。

    当然,在各方瞩目的情况下,“汉夫人”这个集团更多的将精力放在了赎买、营救、运送汉奴的方面,对于情报方面的行动能力或者说展开对女真高层的破坏、刺杀等事情的能力,是相对不足的。

    尤其是在伍秋荷营救史进的行为暴露之后,希尹对陈文君手下的力量进行了一次看似不动声色实际上大刀阔斧的清理,不少性格激进的汉人骨干在这次清理中死去。从那之后,陈文君就更是只能将行动放在简单一些的救人上了。这也算是她与希尹、希尹与女真高层之间一直维持的一种默契。

    直到汤敏杰的忽然行动。

    陈文君从最初的伤痛中反应过来后,迅速地给身边一些重要的人安排了逃亡计划:农庄里的数千汉奴她已经不可能继续庇护了,但少量有本领有见识的、在她手上帮忙做过事情的汉人,只能尽可能的进行一次遣散。

    这些人被分成了不同的小队,选择不同的道路离开,其中有的人会回到中原,有的人会去武朝,也有一部分人,会被安排去到西南。在进行这些安排的过程里,陈文君甚至几度提醒他们,这一次的离开,可能会非常艰难。

    “这次跟以前不同,离开云中后,你们可能会遭到截杀。”陈文君如此叮嘱他们,“……人会是谷神派的。那到时候……就随机应变,杀出一条路吧。”

    庾水南与魏肃参与到了这场遣散当中,他们两人是陈文君相当信得过的执行者,比旁人也知道更多的内情。于是在放走汤敏杰后,陈文君让他们二人躲在暗中,私下里护送汤敏杰,返回西南。

    放走汤敏杰时,这场仓促的遣散已经持续数日,在得知事情的端倪后,谷神府果然派出了家卫,一路追杀被陈文君安排南下的汉奴,期间很可能已经发生了数次厮杀。一些人逃了、一些人死去。

    为了避免事情闹大导致东府的进一步发难,完颜希尹并没有从明面上大规模的展开搜捕。但是在即将失势的最后关头,这位在过去放任了汉夫人无数次行动的大人物,却第一次地对自己妻子送走的这些汉人精英进行了截杀。

    这或许是北地、甚至整个天下间最为奇特的一对夫妇,他们一方面相亲相爱,另一方面又终于在失势的最后关头摆明车马,各自为了自己的民族,展开了一轮对等的厮杀。与这场厮杀混杂在一起的,是谷神府乃至整个女真西府这艘庞然大物的沉落。

    在北地混乱的局面当中,护送汤敏杰的南下,却是整个局势当中最为安全、也最让人煎熬的一条道路了。这是汉夫人给他们最后的馈赠,但在南下的过程里,两人都不止一次的动过杀死汤敏杰、干脆一了百了的心思。这其中性格相对强烈的魏肃甚至尝试过付诸实施,只是被庾水南及时发现而制止了。

    “黑旗的人总得给陈夫人一个交代的”

    “是陈夫人让他活着的!”魏肃道。

    “即便如此他们也得给一个交代!”

    如此这般,汤敏杰带着罗业的妹妹一路南下,庾、魏二人则在私下里跟随,暗地里为其挡去了数次危险。待到了晋地,方才在一次匪患中现身,抵达汉中后被审讯了一遍,再分成两批进入成都,又经过了审讯。华夏军对两人倒是以礼相待,只是暂时性的将他们软禁起来。

    七月十三这天,他们见到了那位名震天下的宁先生。

    这是汉人之中的传奇人物,即便在北地,人们也常常说起他来。“汉夫人”偶尔会念叨他,据说在谷神府,完颜希尹也时不时的会与妻子说起这位弑君之人,尤其是在女真兵败后,他时常会看着府中的一副宁毅手书的墨宝,感叹不曾在西南与他有过会面。那墨宝上写着豪气干云的诗句,是女真人第一次共伐小苍河之前书就的。

    “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

    在中原、在江南等地,或许会有武朝的人说起这位宁先生来,不耻于他弑君的行径,但在北地,遭遇如此多的苦厄之后,却没有几个汉人说起这个名字不心生崇敬的。庾水南、魏肃过去亦是如此,如果没有汉夫人这次被出卖的事情,他们见到这位宁先生的心情,必然会很不一样。

    年纪四十上下的宁先生样貌沉稳,谈吐温和却有气势。因为两人的来历,他的态度极为和善,三人在摩诃池边招待贵宾的小院里落座。宁毅询问北地的状况,庾水南与魏肃一一进行了讲解,随后也对陈文君、完颜希尹的这些事情进行了复述。

    “宁先生,我尊重您,所以接下来如果有什么冒犯的,请多多包涵。”如此交谈了一阵,终于还是魏肃首先忍不住,起身开口。

    宁毅点了点头:“请说。”

    “陈夫人在北地十余年,一直都在救人,对于天下汉人,她都有大恩大德在。而除了救人意外,我们都知道,她很多次都在关键时候向武朝、向华夏军传递过重要的情报,无数人受到她的恩惠。可这一次……她就这样被你们的人出卖了。天下的道理不该这个样子……”

    魏肃望着宁毅,宁毅也平静地望着他,如此过得片刻,魏肃伸手指向一旁的无人处:“那汤敏杰,他得有个交待……你们华夏军,得有个交待……宁先生,若不这样,天下人心不服!”

    阳光落在湖面上,轻风吹过树端。秋日下午的院落里静悄悄的。庾水南正襟危坐,宁毅的目光望向虚无处,眉头微蹙沉默了许久。

    或许是因为这沉默持续得太久,庾水南开口道:“宁先生,我知道汤敏杰是你的弟子,可是……”

    “我们会做出一些处理。”宁毅缓缓地开了口,“但据我所知,陈夫人的想法,是让他活着……”

    庾水南与魏肃看着他。

    “另外一方面,汤敏杰本身不想活了,这件事情你们想必也知道。”宁毅看着他们,“两位是陈夫人派来的贵客,这个要求也确实……理所应当。所以我暂时会把这个可能性告诉两位,首先我们可能没办法杀了他,其次我们也没办法因为这件事情对他用刑。那么刚才我在想,或许我很难做出让两位非常满意的处理来,两位对这件事情,不知道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庾、魏二人原本还以为宁毅想要耍赖,然而他的话语陈缓,是真正在考虑和商量事情的态度,不由得微微愣了愣。他们一路上都满腔怒气,然而对于该如何具体处理汤敏杰,又委实纠结得很,这时候相互望望。魏肃道:“我们……想让他……后悔……”他话语吞吐,说出来后,情绪上更加复杂而犹豫了。

    宁毅点了点头。

    “我们会做出一些处理。”他重复了这句,“有些是可以说的,有些不能说,这一点请两位包涵。但之于汤敏杰本身,会不会他的良知就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呢……这不是说要逃避责任,而是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有一些最狠的刑罚可能不是我们给得出来的,也许陈夫人放他活着、放他回来,就是对他最大的酷刑了……会不会,也有这种可能呢?”

    他的话语缓慢而恳切:“当然两位如果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可以随时跟我们这边的人提出。汤敏杰本身的职务会一捋到底,但考虑到陈夫人的嘱托,未来的具体安排,我们会谨慎考虑后做出,到时候应该会告诉两位。”

    以宁毅目前的身份来说,他的这番话语已经细致到极点,庾水南与魏肃各自点头。过得片刻,庾水南才说道:“宁先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

    “今天就可以。”宁毅道。

    三人随后又聊了一阵,待到宁毅离开,两人的情绪也并不高。他们路上希望华夏军给出“交待”固然是一种笼统的情绪,内心之中却也知道对一个恨不得自杀的人,什么刑罚都是无力的。宁毅方才便是点破了这一点,为了不起冲突,话语之中甚至有开解的意思。可这样的开解,当然也不会让人有多高兴。

    这天下午,一位自称是“华夏军中最会讲笑话”的名叫侯元顒的小年青过来,陪同两人开始在城市内外进行游览。这位外号“大圣”的年轻人身段柔软笑容可亲,先是陪着两人参观了关于之前西南战役的各种纪念场所,详细地叙述了那场大战以及华夏军军队的轮廓,第二天则陪同两人去看了各种关于格物学的成果,向他们普及各方面的启蒙理念。

    到得七月十五这天,关于新闻纸、工厂等各种概念大致有了些了解,又去看了两场戏,入夜之后跟着侯元顒甚至还找关系去参加了一场文会,听着各方大儒、重要人物在一处酒楼上讨论着关于“汴梁大战”、“公平党”、“华夏军内部问题”等各种新潮理念,待众人大言炎炎地谈论起关于“金国两府内讧”的问题时,庾水南、魏肃两人才表现出了厌恶的情绪。

    “……武朝亡国之祸便源于当年的文恬武嬉,华夏军好不容易打败的女真人,为何也要弄出这等场面!”

    魏肃压低了声音说话,侯元顒也神色认真,连连点头:“没错没错,我也顶不喜欢这种文会,这里头大多数都不是我们的人。”

    “那将他们抓起来赶出去不就行了吗,他们方才还说华夏军的坏处了。”

    “没错没错,我觉得也该抓起来……”

    两三天的行程,庾水南、魏肃实际上也在细心观察华夏军的状况他们受陈文君的托付来到西南,实际上已经是拥有了一份分量极重的拜帖,未来只要他们想在华夏军留下,这边肯定会给他们一个很好的起步台阶,这其实又何尝不是陈文君最后留给他们的心意。不过,在细心观察、受到震撼之余,又有许多的东西是与他们的三观相冲突,令他们无法理解的,尤其是成都城内许多漂亮光鲜的东西,都能让他们愈发惨痛地感受到北地的艰苦与武朝当年的错处。

    如此这般,在文会上稍作逗留,他们也就向侯元顒表示了不满,随后在这场有着“刘光世代言人”于和中以及华夏军宣传部副部长李师师等大人物存在的文会上离开了。

    这一天夜深之时,侯元顒带着人进入了他们暂居的小院子,将两人隔离开来。

    ****************

    在十余年前的汴梁城,师师常常都是各类文会的关键人物或是组织者。

    如今她倒是很少抛头露面了。

    最近这段时间,由于刘光世、戴梦微、邹旭三方已经在长江以北开始了第一轮冲突,身在成都的于和中,身份的显赫程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因为很显然,刘光世与戴梦微的联盟在接下来的冲突中占据巨大的优势,而一旦攻取汴梁、回复旧京,他在天下的声望都将达到一个顶点,成都城内即便是不太喜欢刘光世的书生、大儒们,此时都愿意与他结交一番,打探打探关于未来刘光世的一些计划和安排。

    于和中极为享受这样的感觉过去在汴梁城,他蹭着李师师的名字才能偶尔去参加一些顶级文会,到得如今……

    到得如今他仍旧是蹭着李师师的名气,但至少,参与文会的时候,已经不需要陪同,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冷落了。

    在成都待了一年,被各种光环围绕的同时,他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现在与李师师那边的差距,现实的复杂让他收起了过去的妄想而另一些现实弥补了他的遗憾,靠着因刘光世、华夏军交易带来的显赫身份,他现在已经不缺女人。而在放下了妄想之后,他与师师之间大概保持着一个月见一面的朋友交情。

    他心里已然明白:这份交情给他带来了一切。

    七月十五是中元节,成都内外都很热闹,他的马车与师师的马车在路上遇见,由于暂时没事,因此师师也去到文会上坐了片刻,而一个华夏军的小子看见师师,跑过来打招呼随后又带了两个朋友过来。

    于和中原本对此有些上心,还想抽个空与这三人聊一聊,谁知道三人在角落里坐不久就走了,此后没多久,师师也告辞离开。

    ……

    马车穿过城市,去到摩诃池附近,走进已经很熟悉的院落后,师师看见宁毅正坐在椅子上蹙眉发呆。

    她知道宁毅是在想事情,因此没有出声,在侧面屋檐下的长凳上轻轻坐下了,坐了片刻,准备离开。

    “说个故事给你听吧。”宁毅望着前方,缓缓开了口。

    “嗯。”师师应了一声,这才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在一旁坐下。

    “是关于北边那位汉夫人的。”

    他们坐在院子里,宁毅从很多年前的事情说起,说起了秦嗣源、说起陈文君、说起卢延年、卢明坊、再说到关于汤敏杰的事情,说到这一次女真东西两府的冲突这是最近成都城内最热闹的话题。

    说完这一切,耗去了许多的时间。师师静静地听完,拿起茶杯喝了很大的一口,将茶杯端在手上。

    “我刚刚从四方街的文会上过来。”她轻声道。

    “嗯?”宁毅扭头,“文会怎么样?”

    “我现在才发现,他们说的有多肤浅。”

    “呵。”宁毅笑了笑。

    师师道:“这些都要保密的吧?”

    “汉夫人的事情,迟早得有一个说法。即便暂时不好大肆宣传,也得留下关于她的记录。”

    师师点了点头,沉默片刻。

    “对于那位汉夫人……那位汤敏杰……真的没办法做出更多交待了吗?”

    “还会做一些事情。”宁毅道,“暂时需要保密。”

    他这样说,便是“你最好也不知道”的意思,师师道:“嗯。”

    两人坐了一会儿,又说了些私密的话,过得不久,有人进来通报,先前召来的一个人抵达了这边的消息。师师起身离开,走出外头大门时,又看见侯元顒从远处过来,大概也是来见宁毅的。两人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个时候,宁毅正在里面的书房接见一位名叫徐晓林的情报人员,不久之后,他又见了侯元顒,听他报告了对庾、魏二人的初步看法。

    夜更深时,侯元顒带着人去到另一边的院子,隔离开了庾、魏二人,有书记官准备好了笔记,这是又要进行审讯的态度。

    魏肃拍案而起:“你们他娘的不信我!这又是要干什么”

    侯元顒从外头进来、坐下,微笑着压了压双手:“魏先生稍安勿躁,听我解释。”

    “你不信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们决定派出人手,北上营救陈夫人。”

    魏肃愣住了。

    侯元顒道:“如果要做好这件事情,我们要先准备好北面的情报,如果可能,我们需要有向导。”

    “那让我去啊。”魏肃吼道。

    “宁先生说,你们为北地的汉人做了这么多的事情,陈夫人将你们派回南边,有她的苦心孤诣,也是你们应得的奖励。北上的事情很复杂,首先陈夫人是自己不愿意离开的,出于道义的考虑,我们要去救她,或许完颜希尹死后,她会改变主意,但这毕竟是一场冒险,你们有资格生活在更好的地方,这是要给二位的选择权。”

    “我选择过去。”

    侯元顒抽过来几张纸:“与此同时,请两位一定理解,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我们要确定二位不是完颜希尹派过来的暗子。”

    “你……”魏肃开口想骂,但下一刻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整张脸涨得通红。

    “通过这两天的观察,我们初步认为二位对武朝、对华夏军的看法并没有带着非常复杂的目的。但与此同时,我们还是要问一些问题,对于你们所知道的北面的详细情报,有益于这次行动的各类消息,请务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今天得罪了,多包涵。”

    魏肃坐了下来。

    过得一阵,侯元顒去到另一个房间,向庾水南重复了这一番说法,庾水南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很有道理,你们问吧。”

    *************

    察觉到宁毅抵达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中元节,外头很热闹。汤敏杰坐在院子里,脑子里勾勒着外头的情景,宁毅进来时,他起身行礼,宁毅让他坐下。师徒俩坐在院子里,听见外头响起爆竹的声音。

    “想出去看看?”宁毅道。

    “如果可以,我想看看成都是什么样子……”

    “有机会的,对你的处理已经有了。”

    “……”

    “凉山边上有个农庄……”

    “……为什么……没有审判……”

    砰的一声,宁毅的手掌拍在院子里的小桌子上。

    “审判你妈啊怎么审判!关于你怎么出卖陈文君的记录做得更多一点吗!?”

    “华夏军若不审判我如何能法制清明……”

    “陈文君让你活着!你出卖的人让你活着”

    “华夏军应该枪毙我,如此一来,希尹……女真那边便没有了说法……”

    “女真那边本来就没有说法!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敌人泼脏水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关于阿骨打他妈怎么跟猪乱搞的故事我随时可以印刷十个八个版本,发得满天下都是。你脑子坏了?希尹的说法……”

    汤敏杰的小眼睛在光芒昏暗的院子里瞪着,他下意识的摇头。

    “凉山边上有个农庄,一直在做良种选培的事情,良种选培知道吧?关系到吃饭的问题,具体原理你多了解一下,那边没有试验新化肥,用的是大便堆肥,你的行动能力不是很强吗?陈文君说要你活着,做点对汉人有用的事情,你捅出这种篓子,也必须处理你……所以你身上的军衔什么都去掉,给我滚到山里面挑大粪去。看你这副身板,那边山明水秀的,就当度假了……”

    汤敏杰嘴唇颤动着:“我……我不用……度假……”

    宁毅抓起身边的水杯连盖子带热水泼在汤敏杰的脸上,愤怒已极:“山明水秀是形容词!度假是形容词!度假是形容词!”

    他挥舞茶杯,另一只手抓住桌沿,将桌子往院子里掀飞了。

    汤敏杰没有再说话,宁毅愤怒了一阵,坐在那里看着他:“先去挑大粪,将来要干什么将来再说,不过在这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他顿了顿:“待会徐晓林会过来找你,他之前去过云中跟你接洽,接下来他会再带一队人去云中,收拾你留下来的残局,同时做好营救陈文君的准备,你这两天把所有可以交接的跟他交接完毕。这本来是可以不必冒的险,但是你捅了这个篓子,我们就要在道义上做出弥补……你给我走心一点……”

    汤敏杰看着对面罕见动怒,到得此时又显出了一丝疲惫的老师,安静了许久,到得最后,还是艰难地摇了摇头,声音沙哑地说道:

    “我……不可以活着的……”

    “……但陈文君要你活着。”

    宁毅道。

    “你就看着办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