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赘婿 愤怒的香蕉

第一一一七章 决裂(四)

    向着华夏军来犯方向增援的绿林高手们,皆在第一时间使出了毕生最强的杀招。

    在无数呐喊的鼓舞下,自第二道防线、以及已然混乱的第一道防线中反扑而来的,首先便是大量的箭矢、暗器、飞蝗、石块、铁蒺藜与屋顶上的瓦片……

    绿林之中的搏杀在经过西南小说的渲染后于场面切磋时固然讲究堂堂正正,而一旦进入实际厮杀,各类的武学都有着自己不择手段的绝学,扔渔网、洒暗器、掷石灰、扬沙尘……视具体情况而定,都是许多武人锻炼过的招数。而在众多的武学流派之中,包括地躺、暗杀、使毒等种种听起来并不光彩的分支,也有许多人在习业当中会有所涉猎。

    南面的楼房、屋顶之上,有武者甫一冲上,便以高速的腿法如莽牛犁地般铲起了大量的瓦片,如天女散花般的扑向前方;在侧面,有精擅鼠拳的高手身形几乎缩成了一团,脚下步履飞快,沿着房顶的边缘飞奔,他在屋顶的边缘与下方的横梁间翻跃,时隐时现,还不时的发出了如鼠一般的叫声。

    世间武学,大都彷动物发力而来,这鼠拳看似滑稽,然而冲上屋顶、房梁,腾挪折闪如电,最是适应复杂环境下的街巷作战,若是在夜间,这鼠拳高手于城市之中的暗杀足以令人心惊胆寒。

    在前方,有跃上屋顶的身影犹如大鹏展翅;

    有人在街巷之间奔行如狼;

    有人身体低伏犹如巨大的蜘蛛;

    有人手持巨锤,奔行如犀牛;

    有人步伐迷踪,折转之间令人分不清他要去往的方向,但只是片刻,便已腾越过十余丈的距离,手中双刀暗藏;

    一道道的身影汹涌而来……

    李端午与同伴推着盾车,高速朝前方碾压过去

    屋顶上,有人被黑高个子的男人砸飞下来,在盾车前的刀林上扎成了肉串,那黑高个随即取了手榴弹从楼上扔下来。李端午大喝一声:“躲开。”身体飞跃而出,而在盾车的前方,随即又有人将一只手榴弹扔过来。

    轰然巨响,街头便是弥漫的硝烟,几辆盾车停了下来,李端午在街边大喊:“上火雷,轰他娘的”

    火药被宁毅大规模使用了这么些年,公平党于战阵上虽然没有大量普及,但精锐部队总是有所了解和准备的,几乎在黑旗军扔手榴弹的当时,卢显这边已然让人拿出了火雷,随后点燃引线。

    李家村中力大身壮的几人挥起火雷,准备朝前方掷来,这一刻,卢显用力挥手,让李端午等人回撤或是躲避,李端午看似年迈的身体如猛虎般扑向后方……而在街道前方的屋顶上,宇文飞渡在不起眼的地方,扣动了扳机。

    一些火雷飞上天空,朝远方翻滚,而在卢显身边不远,一名同伴的脑门爆出血花,朝后方瘫倒,点燃的火雷掉落在地,骨碌碌的滚动。

    “我操,躲开”卢显声嘶力竭地大喝。

    属于武者常年锻炼养成的反应能力令得数道身影在这一瞬间朝不同的方向高速奔突而出,下一刻,轰隆隆的爆炸声笼罩了半条街道,屋顶、大地都在震动,烟尘滚滚而起,掉落在卢显身侧不远处的那颗火雷,随即让这边的火雷储备引起了连锁反应。

    屋顶上、楼房二楼当中,扑来的绿林高手们也已经与持盾前行、基本三人一组的华夏军战士撞在一起。相对于各个绿林高手展现的凶狠与暴戾,华夏军的士兵基本以前方两名刀盾手为防御,后方的一人或使长枪或使大刀为主要的策应或攻击手,随着对面几人的扑来,刀盾在架起屏障往前推的同时,后方的长枪便对着看来最容易得手一名敌人刺了出去。

    简单而又迅捷的一枪,刺出、收回。

    下一刻,两名刀盾手翻盾,同时劈斩。

    没有多少的花俏,只是两柄钢刀在同时坚决在猛烈地劈向一名敌人,随后横刀应对另一名,再翻盾格挡。

    交手的一刻,他们前方腾跃的足有五六名高手,随后血花腾起,又有格挡的声音乒乒乓乓,长枪直接将一名高手的肩头刺穿,而翻盾的两刀斩开了距离最近一名高手的胸膛和手臂,再将旁边几名武者的攻击挡下。

    使鼠拳的那名高手最是灵动,在即将接触的前一刻陡然从侧面翻了下去,他以高速穿过二楼的横梁,腾挪至三名华夏军脚步稍后一些的地方,猛地冲开了屋顶,“哇啊”一声,双刀挥舞欲斩,但迎接他的是后方持枪那人的一个转身。

    对方手中的长枪似乎已然消失,但下一刻,锋芒刺出、收回,这是一式教科书般的回马枪。

    鼠拳高手被贯穿胸膛,身体从后方屋顶砸落。

    持刀盾的同伴仍在挥刀、前行,冲来的数名高手已有四位被斩杀在血泊里,下方的爆炸之声轰然袭来,一时间几乎动摇整座长街,屋顶上的众人拿捏身形,有人朝着下方摔落,手持长枪的华夏军人又是一个翻滚,在气浪的干扰中,点穿了前方一名敌人的大腿。

    刀盾前行,血肉在行进中爆飞。

    这个时候,举着手中纸张蹒跚前进的薛进才刚刚走道街口的拒马前,轰隆隆的爆炸带来的气浪翻滚升腾,仿佛要吞没前方的长街,大地震动。即便已携死志,这一刻的他仍旧瞪大眼睛,犹如看到了毁灭的奇观。

    他蹒跚地,往前行进。

    与此同时,旧武衙门西侧、南侧防御阵地的外围,华夏军的军人亦在不同的地方同样的向前行进,如果说前方卷起的反扑犹如一波声势惊人的巨浪,华夏军的前进更像是一支有十数道锋锐的巨犁,在双方轰然相撞的下一刻,它犁开了大地,犁碎了铺面而来的浪潮,它的速度并不快,只是仿佛没有遇上阻拦一般的朝前推进。

    犹如绞肉的机器,将第一批冲上来的绿林高手搅得爆碎在空中。

    即便作为华夏军,各个军人的素质,自然也有高有低,不过这些年来,只要是出门出长距离任务的小队,按照惯例还是会挑选军队最精锐的特战人员。例如在西南大战期间,派出去的各个队伍如渠庆、卓永青这些人参与的,不仅要肩负与各方谈判的职责,许多时候,还肩负锄奸、杀人的重任,类似配合于明舟、扮演完颜青珏抓捕李投鹤、设计银术可等关窍,也都需要这些人的灵活配合。

    西南大战的那段时间,华夏军中人手尚紧缺,然而到得击溃了粘罕、希尹,休养生息的这段时日里能够挑选出来的特战队成员就委实太多了。此次钱洛宁带出来的这些人有过去的霸刀成员,也有曾经的绿林高手,但最重要的是,都已经在西南与女真的残酷作战中经过了欠锤百炼的厮杀配合。

    这些人中有那么一部分,在参与华夏军之前艺业或许远远比不上这次冲锋过来的绿林高手,但在这些年的厮杀打磨后,他们的刀枪合作杀人甚至都用不了第二次出手,甚至于一刀一枪在出手前对手甚至都感受不到巨大的杀气,只因在战阵上千锤百炼的搏杀之后,这样的刺杀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带有恶意,就如同屠夫宰杀猪羊一般,精准而自然。

    而队伍之中另外一部分人,则在加入华夏军之前便已经是绿林间有名的大高手,此刻无论是与同伴的配合还是稍微的走单,都保持着比一般武者更为强大的大局观。

    爆炸轰鸣,气流冲突,瓦片与灰尘簌簌而下,卢显在一片杂乱的门板之间爬起来,视野的不远处,外号柱子的壮实青年吊着一只断手,在烟尘里迷惘地转动。这些人有使用火雷的经验,但由于经历的场景不多,还没有过被一次次大规模意外逼出来的安全意识。

    卢显耳朵里听不到太多的声音,口中大喝:“往后退啊,后退啊”他挥手示意,随后朝着前方奔行出去。硝烟之中,街道上犹有不少的身影在灰尘中打转,有的从地上爬起来,破破烂烂的身体仿佛漏成了筛子,有的相互搀扶朝后方退去,李端午原本躲在一处墙壁后方,此刻陡然发力,朝这边狂奔而来,挥了挥手。

    作为收留卢显,且带他在江湖上出师的“断江龙”李端午最擅虎形拳,年轻时也曾在江湖上打出偌大的名气来。此时虎步奔扑,一跃之间猛地腾出数丈,转眼便到了前方,卢显看见他口中还在叫喊着什么。

    而不远的另一处屋顶上,有两道身影已探了一会儿头。

    “打指挥那个。”

    “谁……”

    “嗓门最大的?”

    狙击手扣动了扳机。

    “跑得有点快……”

    卢显面前,跑得很快的李端午身上爆开鲜血,从他的眼前腾跃了出去,他栽倒在地后还骨碌碌地撞出了很远,但身体的姿态证明他已然死了。

    只是一个瞬间的区别,犹如幻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卢显暴喝而出。如狂雷、如负兽一般的咆哮里,一道身影冲天空中冲下来,手中的钢刀照着那断了手的柱子头上劈了下来。

    这一刻,卢显已愤怒到极点,身上的感官也敏锐到极点,他猛地一刀扬起将对方的劈砍架了下来,身形扑将出去,手中的钢刀挥舞怒斩,那身影在地上翻滚,起身与他拼了一刀,步伐飞退,卢显手中的刀犹如狂风暴雨,一刀沉似一刀的要将对方直接劈碎,然而眼前的少年人一面飞退一面拆招,叮叮当当叮叮当当的声音如暴雨轰打蕉叶,他却无论如何都破不开对方的攻势。

    与之对应,那少年手中的刀光也是凶戾到了极点,对方张开嘴,“哇啊啊啊啊啊啊”的与他猛烈抢攻。卢显这一刻刚刚丧失亲人,一身须发贲张如魔神,但少年丝毫不惧,虽然失了先手,竟不断地奋起内劲,刀光如潮汐一般一波一波的要在对手最凶悍的时间里反扑过来!

    街道的一旁,“黑铁神”从天而降,身边的同伴嘶喊着杀将过去,视野的前方,有幸存的宣刀门弟子越过了歪歪扭扭的盾车,鲜血淋淋的哭喊奔逃,几道华夏军的身影从那边追杀过来了,而在道路一侧的屋顶上,有一道道的尸体鲜血淋淋的摔落下来,华夏军的小队正向前推进。

    后方亦有更多的同伴已经疯狂吼喊着冲锋过来,周商麾下不怕死的疯子最多,随着第一波的先锋在华夏军的攻势前炸开,此时冲来的,终于是真正的大部队,远远的,甚至于炮车都已经排成一列。

    旁边有李家村的刀手浑身带血的厮杀过来,试图拖着他朝后方退去,前方那少年与他对攻半晌,看似凶性勃发,此时找到个空隙,却朝着一旁横跃出去,手中钢刀一挥,直飞两丈外一名冲来的“阎罗王”成员胸口。鲜血爆开之时,他已经如猎豹般跃入旁边的商铺之后,朝侧面的院落横向杀去。

    “黑铁神”仇书延同样朝侧面的商铺和院落横向而走。华夏军的高手攻势强悍无比,然而这一刻卢显才意识到,无论是这位身经百战的“黑铁神”仇书延,还是那看似年少气壮的“五尺Y魔”,这一刻竟都没有凭借意气向前厮杀,而是在超出锋线后不远,即选择朝两旁横走。

    道路两侧,乃至在更远一些的院落里,一支支华夏军小队侵攻的锋芒,隐隐的连成一条长线,前进的士兵在相互之间,保持着联系与对敌人的威慑。

    嘭

    嘭嘭

    天空中,火枪的声音偶尔响起,后方冲来的人群里,时不时的爆开一朵血花,惨叫声、呼喊声此起彼伏,偶尔,有手榴弹的爆炸响起,街面上有自己这边的人试图投掷火雷,但随即被火枪打出血花来,接着就是人群里的轰鸣与混乱……

    华夏军的战线还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周商一系阵地前线,混乱炸开之后便没有停歇下来,一队队凶神恶煞的绿林人扑了上来,随后仓惶后撤。像是汹涌的海潮遭遇了堤防后不断倒卷。

    天空在卢显的眼中,变成血色,又变成苍白的颜色。

    这个时候,距离厮杀的展开过去仅仅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旧武衙门的东侧、北侧路口前,大量的喊冤者开始聚集起来,之后是一群群的武者开始扑向这些路口的各处,大规模的混乱开始了,但由于没有炮火或是火枪的支持,东、北两侧的攻势在展开之时只是陷入僵局,仅有少量绿林高手带人冲进了外围的院落,随即被坐镇于此的大光明教或是宝丰号高手们杀死或击伤。

    只有西侧、南侧的方向上,随着华夏军前进的锋线突至第二个路口,后方的街道上、院落中一拨拨或伤或逃的人群正令这片地方陷入更为巨大的混乱。

    华夏军的狙击手在高的地方向看来有巨大威慑的身影射击,对于正面冲上的敌人,突进的小队则会在第一时间击溃甚、杀死杀伤。但相对于聚集此地的大量绿林人,十一个小队毕竟也只能击溃自己前方的部分敌人。一些敌人在溃乱的阶段仓皇逃窜,也有部分武者仍旧选择从不同的方向对华夏军发动了突袭。

    薛进行进在弥漫的硝烟间。

    周围轰向如雷,远远近近的都是厮杀之声,有黑旗的成员奔跑过他的身侧,有人在屋顶上朝前方走,他的目光哀泣,微带迷惘,又仿佛陷入了离奇的梦里。

    那血腥气弥漫的街口并没有成为他人生的终点,那黑色的旗帜破开前路,于是视野的前方,犹有漫长的道路还在等待他的跨越。时隔多年,似乎是宁毅……那熟悉的名字带着陌生的意志降临了这里。

    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呢……

    他跨过粘稠的血迹,跨过内脏猩红的尸体,像是在一片混乱的海潮中,走向人生的最后一程。

    月娘……

    摇摇晃晃的……

    这疲惫而又漫长的人生啊……

    前行的步伐艰难地绕过前方搁浅的盾车,那支起的长刀森然如林,他朝后方看去,后方的街口上,也正有一道一道的人影畏缩地、嘶吼地过来……

    侧面的店铺烟尘弥漫,鼻青脸肿身上带着鲜血的李彦锋低伏着身躯窜行而来,他被华夏军的一男一女不顾武德的追杀,待到冲入一群“同伴”之中,才艰难地摆脱了战斗,天空中有人用火枪对他开了一枪,险些将他打死,但随着他在暗处的细细观察,之后也渐渐明白过来,这火枪也不过是更为猛烈的箭矢,反应迅速些,仍旧是有办法避得开的。

    只是想要朝对方进行反击,并不容易,此时来到江宁的一名名黑旗成员皆非庸手,并且相互之间分进合击经过大量的锻炼,即便以他的身手,一旦被对方两人缠住,想要逃离都非常困难。

    当然,眼下这片混乱的杀场之中,自己这边的“战友”毕竟是多数,在大量的人奔走厮杀的时候,他仍旧有找到落单的华夏军成员予以击杀的可能。

    从店铺之中穿行而过,看到了外头盾车一侧翻跃过来的那道身影。

    他举棒冲出,想要一举结果了这人,斜对面的屋顶上,有长长的枪杆朝这里举了过来。

    李彦锋足下发力,刷的一下改变方向,在道路上划出一个大大的“Z”字,随后如猿猴翻滚,扑入了道路对面的巷道之中。

    他挥爪如虎,轰的一声,在墙壁上抠下半块青砖来。

    薛进摇摇晃晃地前进。

    砰

    青砖呼啸……

    ……

    血是红色的……

    又像是带着粘稠的甘甜……

    视野旋转,身体里发出嗡嗡的响声……

    他早已习惯痛苦了……

    青砖打在他的身上,他在地上翻滚着,晃动的视野转啊、转啊,化为飘着云彩的长空,街巷的屋瓦在视野的两边延伸成长长的黑色线条。

    曾几何时,曾经看过这样的画面……

    或许是儿时父母带着去江宁郊外踏青时看见的天空……

    又像是与初识的女子肩并肩地躺在某个地方……

    鼻间像是能闻到淡淡的青草香……

    我将要离开了吗……

    他躺在那儿,静静地等待了一阵……

    然而眼前的画面还在持续……

    月娘啊……

    ……还不到时间吗?

    长街之上,薛进于是缓缓地翻转过来……

    他朝着前方,用力地爬了一步……

    从一片混乱之中冲杀出来的小和尚正在奔跑中狼狈地整理着衣服,随后,看到了这一幕。

    屋顶上,宇文飞度迟疑了一下,他固然并不明白薛进的身份与意义……

    街道上,那早已瘸腿的蹒跚身影伸出拿诉状的手,缓慢地、艰难地,朝着前方爬了四步,身下,有淋漓的鲜血。

    他去往了想要去往的方向……

    汹涌的毁灭与杀戮,则早已降临整片大地。

    ……

    某一刻,

    小和尚挥舞饭钵,朝着前方冲杀过去……

    屋顶上,宇文飞度长身而起,扑向前方。

    身边一名同伴亦是在呼啸中杀向地面。

    猴王李彦锋冲出暗巷,跃入人群,在混乱中奔跑,在后方,有同伴的身上被子弹打得爆开血花,一阵阵的混乱随着他的奔逃而展开……

    华夏军与“高天王”、“阎罗王”对峙的锋线上,杀戮与冲突的狂澜还在卷起,一处处混乱的厮杀也给华夏军的小队陆续带来了伤亡,宁忌以霸刀劈斩向前,随即又加入到紧急的救人当中……

    部分真正的高手在冲杀之中渐渐发挥了作用,而在第二道街口的那边,火炮声排山倒海地响了起来,淹没了一些街道,附近的狙击手开始压制对面的炮火阵地……

    林宗吾的身影,已消失在寺院的楼台上……

    ……

    一切的暴戾,从他的身侧远去了。

    风中,像是有平静的歌声响起。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

    他讨厌那个名叫宁毅的词人。

    但渐渐的,开始听多了这首歌。

    因为名叫月娘的女子,常常会唱起它。

    明月几时有呢?

    ……

    她在时……

    便一直有。

    ……

    薛进站在长街上,等了一阵。

    ……

    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