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守望黎明号 黑袍雷斯林

第九十八章 赤色风暴 上

    如果那两名调查员能真的踏入阿兹卡班的话,会发现这个巨大的监狱,如今已经改天换地!彻底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尽管外观上监狱还是那座监狱,内部已经大为不同从大门进去,不再是阴森逼旮的巷道和石头牢房,迎面就是一个敞亮的巨大天井!曾经的无数阴暗牢房被彻底打穿,一直到给屋顶开了一个大洞,让阳光毫无阻隔的倾泻下来!

    一艘建设到一半的、灰白色的帆船,正停在广场的中央位置。密密麻麻脚手架和坡道,环绕着大约三层楼高的船体都还保留着,证明这是一个正在进行到一半的工程。不过此时建造的现场空无一人,所有人都聚集在广场的另一侧阴影之中!他们大约几百人,拍成十几排,规规矩矩的站在那边听着一个人在讲演。

    “你们还有钱吗?你们还有工作吗?你们还有家人吗?你们还是贵族吗?外面的那个世界……还有人记得你们吗?”一个同样穿着囚服的中年人,站在所有人前方的讲台上,愤怒的大吼着!他的手,随着讲演在大幅度的摆动!“我的意思是,我们这样的人……还有未来吗?”

    g!”他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讲台上,“没有!放弃幻想吧,朋友们!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无产阶级,我们才是最彻底的无产阶级!我们已经一无所有!”

    “……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害怕摄魂怪?”中年人的讲演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尽管他头发蓬乱、胡子拉碴,却很好的和囚徒们拉近了距离更何况在阳光的照耀下,那暗金色的头发和胡须,每一根都在光芒下褶褶生辉!

    一个早就被“安排”在讲台边的摄魂怪,自己飘上台来。中年人毫无犹豫的伸手抱住了摄魂怪的肩膀,甚至故意贴得更近一些。“告诉我,我的朋友。你能从我的心中感觉到恐惧和绝望吗?”

    “……No!”过了很久,摄魂怪才从斗篷里吐出一个单词。

    “那么我的朋友,我还有一个问题,”中年人的手像钢铁一样,牢牢的桎梏住摄魂怪,不让它逃离。“你能感觉到我的快乐吗?我开心吗?我快乐吗?”

    这次,摄魂怪沉默的时间更长。但最终,它还是说出了同样的单词,“No。”

    “很好,你可以暂时离开。”当中年人松开手,摄魂怪飞快的逃进角落里。中年人重新面对囚徒们,看着他们疑惑的眼睛,他用坚定而充满力量的声音说道,“为什么摄魂怪拿我无可奈何?为什么他无法吞噬我的感情?因为我既不快乐也不哀伤,我的心中,只有坚定的信仰!你问我是什么让我的信仰牢不可破……”

    他张开双臂,对着囚徒们,对着天空,对着远方。

    “因为我爱这个国家!爱得深沉!”

    “啊!”囚徒之中,忽然有人嚎啕大哭!哭声像传染般,渐渐传遍了整个广场,到处都是抱头痛哭的人。中年人看着这一幕,脸色依旧严肃,但嘴角微微一翘。

    在近代史的书写上,历史已经变成了一个任人玩弄的婊子!任何人、任何国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意篡改当然,日本人把这项篡改运动推向丑陋,而韩国人又把这项运动变成荒谬喜剧。

    近的不能说,我们说远的。

    在老外的记载中,纳粹成员几乎一个个都是青面獠牙,吸血、食人的变态,而犹太人全是辛苦工作、勤劳致富却又惨遭迫害的小天使,什么一战债券、金融危机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们不去评价希特勒和他手下的那些高官,并撇除其中的投机分子。只说最初加入纳粹党,被希特勒的演讲激励到热血沸腾、不顾一切的那些人当时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没有权力,更看不到竞选成功的希望,他们有的只是对当时德国现状的不满!

    但是他们就那么干了!

    那些人,其实是一群想改变德国现状的理想主义者……不是说他们彻底支持希特勒,而是希特勒是那个唯一不无视他们的人,他们别无选择。伏地魔,阿姨就是根据希特勒为原型创造出来的反派Boss。他嗜血屠杀而又志大才疏,追随他的全是丑陋不堪、贪婪而守旧的纯血贵族……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看伏地魔掀起“革命”的时间就知道,那正是英国的麻瓜世界工业生产力大爆发的时代:电力普及,计算机出现,科技日新月异,全民蓬勃向上,工业品输往全世界的时代!

    我们说过,麻瓜和魔法世界是互相影响的一面是狂飙突进的麻瓜世界,另一面是因循守旧、百年如一日的魔法世界。两个世界的力量比例在这个时期翻转,而核力量的出现,更是让这座天平彻底崩塌!普通人依旧浑浑噩噩,而魔法侧的那些精英人士,已经感受到了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尤其是那时正是美苏争霸时期,核战的阴影笼罩世界。作为美国的盟国,英国随时可能在苏联第一轮核打击中被彻底抹去而魔法侧甚至连置身事外都做不到!一旦核大战爆发,他们很可能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连带着摧毁!到那时,世界上甚至没人知道,有那么个里世界曾经存在过……这让那些把自己当上帝的魔法师,怎么可能忍受?

    伏地魔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乘势而起。“纯血”,如果你能搞明白其中的涵义,就该明白这在最初只是个区分意识形态的边界,其实与歧视无关。因为麻瓜巫师尽管成为巫师,但他们认为英国才是祖国,魔法世界就像……一个特殊的大企业;而传统巫师家族,从来都认为魔法世界是独立于英国而存在的。

    这才是冲突的根本!

    当然,随着苏联崩塌、核对峙结束、魔法部与英国政府建立正式关系、双向交流在逐渐展开,战争的阴影已经散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失去了危机土壤的伏地魔,他的卷土重来已经注定失败。如今伏地魔只能依赖那些纯血贵族和自己的恐怖手腕来统治,他这时候打出的旗号,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人种歧视。

    所以他这次只从阿兹卡班救出了十名食死徒,身份全是纯血贵族!剩下的那些被关在阿兹卡班的“旧日部下”,已经被他暂时抛弃了。因为共同的理想基础已经不存在,他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率领这些人。与其现在救这些人出去给自己捣乱,不如等他掌握了魔法部之后,以泰山压顶的姿态迫使这些人屈服、并重归麾下!

    ……

    “奋斗!奋斗!奋斗!”囚徒们跟着中年人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浑身颤抖,青筋暴起!

    ……

    “来吧,我们不怕你!”中年人将脸贴在摄魂怪的脸上。

    “来吧!我们不怕你!来啊!魔法部的走狗!”囚徒们跟着抓住摄魂怪的脖子怒吼着,赤红而狰狞的面孔,几乎要贴在摄魂怪的脸上!而往日专门制造恐慌的摄魂怪,如今挣扎尖叫着,却只想从这些疯子手里逃跑!它们也曾试图去撕咬那些人的内心,却发现那里仿佛钢铁!仿佛岩浆!仿佛随时要爆炸的航弹,那绝不是它们胆敢下口的情绪!

    ……

    “课间休息,五十个俯卧撑!”中年人干净利落的跟所有人一起趴在地上,然后姿势标准的做了第一个支撑。

    “One,别对我用老二打结!别对我用老二打结……”支撑起来的几百人一起吼着号子。

    “T老二坚硬如铁!我的老二坚硬如铁……”

    “他……他是谁?”伊莲不可思议的指着窗外的那个中年人问道,“你从哪里找到的?我从未见过比他更有煽动力的人!他这样的人应该很成功才对,怎么可能到了中年还默默无闻?”

    这里是靠近监狱天井的西北角最高层,如今整个侧角的顶层全被打通,变成了一间巨大的休息和工作的房间。华服美食、红酒家私,一样都不少。老陆的身体陷在一堆毛皮中瘫痪,有书本漂浮在他眼前自动翻阅着,哪有一星半点坐牢的样子。

    “他?查理啊!你不会没认出来吧?”老陆随口答道。

    “查理?!你说他是我家的小精灵变的?”伊莲简直不可思议。

    “不算是变形,这是他的另一具身体。我曾答应过他,如果他做的不错,就让他恢复人类的身份。”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些?”伊莲不知所措的指着那些挥汗如雨的人问道,“还有,”她的手指转向那艘未完成的大船。“我知道这岛上只有石头可对你来说,无论是木头还是钢铁要多少就有多少吧?为什么你要用石头来造船?”

    “有位伟人说过,”陆远抬起头,眼睛亮亮的。“欲文明其精神,先野蛮其体魄!”

    伊莲彻底的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在做完俯卧撑之后,随着一声哨响,蜂拥回工地他们拆毁监狱,将石头和墙砖变成一种内部多泡的石头材料然后不借助任何工具,就用身体硬生生的将一块块“石头”扛到船上!那种专注的劲头,简直可怖!

    每一次,都是“查理”在带头!他永远是第一个,因此只要他做出表率,囚徒们就会狂热的追随!那些人明明每个人都重新拥有了魔杖,可他们宁可用肌肉、用汗水去工作!

    这种疯狂的气氛,让伊莲变得浑身颤抖。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歌声从窗外传来,又是查理带头!他扛着石条,边走上踏板便吼着,“一个巴掌啊,吼嗨!”跟在他身后的囚徒们低着头,扛着石头,低声的应和着。“拍也拍不响!”

    “众人鼓掌啊!”汗滴从查理的脸上滚落,摔碎在斜坡上。“嗨吼嗨!”身后的人,人人咬紧牙关!他们整齐而秩序,宛若沉默的行军蚁铁军!“声呀声震天!”

    伊莲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明明是翻译过来的词汇,其中的气魄却丝毫不减!而且当囚徒们低声应和的时候,那种气魄甚至让这座阿兹卡班监狱都无法囚禁住!伊莲只感觉身体一软,头晕目眩的向后倒去,却摔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哪怕她离开窗户,歌声仍在继续!她依旧能听见那低沉的声音,如巨大的机群正准备升腾起飞!

    “一支竹篙呀…吼嗨!…难渡汪洋海…嗨吼嗨!…众人划桨哟…吼嗨!…开动大帆船!”

    伊莲的心中冰凉一片,完了,全完了!这是鱼跃龙门,风云化龙,约瑟王拔出了石中剑的时刻啊……她忽然有些想笑,笑邓布利多千算万算的将陆远送进监狱,却送给了他一支铁军!

    “两件事,”她听见陆远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第一,我、是、谁?我有长眉任寿亲传的《帝府天篆兜率真敕》之先天太乙神算!论预言,特里劳妮连给我提鞋都不配。邓布利多用她来算计我,简直可笑!”

    “第二,”陆远推开窗户,让那歌声变得震耳欲聋。

    “让邓布利多准备好吧,当这艘船在英国靠岸,我将万众莫敌!”

    PS:被打回重写,晚一天,你们懂的。(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