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嘴炮无敌

    王世充一动不动地坐在胡床之上,拿着令旗,二十多万人齐声的怒吼,伴随着鼓点和号角,在各自的军官与队正们的指挥下,即使是这些山贼,也显得整齐划一,如同一阵强烈的东风,不停地从对岸吹来,甚至盖过了刚才的黑云压营的声势,即使是坐在王世充这里的帅台上,离对岸营寨足有二三里地,也能感觉得到那扑面而来的大风,甚至还混杂了不少军士们刚刚吃过早饭的那一嘴大饼卷大葱的味道。?

    王世充不屑地抹了抹鼻子,冷笑道:“山东人!”

    魏征眉头仍然深锁,轻声道:“大帅,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属下总归觉得不太有底气,鼠妖本是不利于李密和瓦岗军的,但是这些鼠妖投水而死,又是冲着我军而来,好像是天运转到李密那里去了呀。”

    王世充冷笑道:“玄成啊,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老天来决定的,你就是这种迷信和天文看得太多了,你也不想想,咱们自己就编了多少鬼话,多少流言?什么桃李子得天下,什么西域番僧,我们应该知道,这些都不过是骗人的玩意,哪能让这些东西把自己给吓倒呢?”

    魏征咬了咬牙,说道:“可是,可是士卒们显然是有些害怕了,你看,就是我们的淮南兵,前进的气势也不如一开始时坚决了,毕竟,就算我们可以不信鬼神,不信天象,也不能让士兵们也这样想啊,尤其是一向信鬼神的淮南兵。”

    王世充摇了摇头,叹道:“奶奶个熊,早不来晚不来,我军攻击前却出这妖娥子,这贼老天真的要和我作对吗?不管它了,不能让瓦岗贼这么吼起来,这样我们的士气就要落下风,传令,各军给我一起喊,瓦岗贼马上去就死!对,就用这个作为冲锋的鼓点,马上!”

    王世充身后的一个年轻的传令军士,微微一笑,说道:“谨遵大帅军令!”他摸出身边的一个军号,迅地把号令作为号角音吹了出去,很快,伴随着旗语与烽火,王世充的命令传遍了洛水沿岸,几十里的前线,正在进入攻击位置的各军隋军,都开始齐声大吼:“瓦岗贼马上就去死,瓦岗贼马上就去死!”

    十余万的隋军攻击部队,加上后面掠阵的七万东都援军,全都扯开嗓子在大叫,本来给瓦岗军的号叫声所掀起的凛冽东风,这会儿却反倒成了西风烈了,真是应了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王世充得意洋洋地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隋军战吼声,“瓦岗贼马上就去死”,至少在他这个位置,这个声音是占了绝对的优势,完全盖过了刚才对面的声浪,他微微一笑,自语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王世充,我的好师弟,这回是你要完蛋了,擂鼓,强渡!”

    身后的那个年轻的传令军士,迅地把王世充的最新命令给准确地下达了过去,前线的隋军各军出一阵震天的吼叫声,几十个密集的铁甲步兵方阵突然散开,从里面奔出几列长长的浮桥,象是在空中飞舞,仔细一看,才现是给几十个赤膊的汉子在两边架着,以最快的冲刺度冲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把那浮桥往水里一丢,然后这些身上抹了油脂的汉子就跳进了水里,用自己的身体,把这浮桥给固定住。

    王世充满意地看着前线的进展,笑道:“不错,真不错,这个架桥度比上次渡河成功还要快,今天的天气很好,现在水流不算急,有利于我军架桥,传令,一边架桥,一边步兵就给我开始冲击,桥架到中路的时候,步兵就列阵冲过去,就算桥没架好,也给我淌水往前冲,这水最多到腰深,过了中段,就可以步行过去,还是那句话!”

    年轻的号手准确而迅地把这个命令给下达,王世充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吹号手,微微一笑:“小兄弟,面生得很啊,以前吹号传令的老李呢?”

    那个号手连忙下跪,说道:“回大帅,老李已经给编入您的部曲骑兵,准备冲击了,现在正在台下,小的是东都过来的援军,被段将军安排过来给您传令的。”

    王世充轻轻地“哦”了一声,说道:“我差点忘了,今天我的亲兵护卫多半上阵了,连这帅台上的旗兵和号手也是东都过来的,你们好好表现,今天是我军与瓦岗贼的决战,胜了之后,大家都重重有赏。”

    号手双眼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连忙拱手道:“谨遵大帅军令,小的肝脑涂地,尽忠职守。”

    王世充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你的吹号很专业,我很满意,保持这个节奏,把本帅所有的军令都下达,你,就是本帅的嘴,明白吗?”

    号手站起身,大声道:“明白。”

    李密冷冷地看着徐盖营寨正面的隋军,正不顾一切地扑进冰冷的洛水之中,把这些明显比平时要宽的浮桥给架设起来,今天的隋军浮桥,是两排船并在一起,比起以前的单排船用木板连在一起的浮桥,可是宽了一倍,一旦架成,也更加稳定,能让两到三倍的军士从上面直冲而过。

    裴仁基的眉头紧锁,说道:“魏公,这回王老邪看样子是要来真的啊,你看他那冲击的气势,还有浮桥,可不是前几次佯攻可比的,咱们是不是要作出变化?”

    李密摇了摇头,冷笑道:“王老邪越是这样,越不会在这里真的主攻,这是兵法,虚虚实实,正面打得越热闹,越是说明他的主攻方向不在这里,传令,投石车给我狠狠地砸,一线各寨,守好营寨,用弓箭杀伤敌军抢滩人马,没我的命令,不许出击。”

    说到这里,他自嘲式地摇了摇头:“最后这句命令不用下了,他们反正就是下了命令也不会主动出击的,哼,不过能保住大寨就行了,徐盖带了徐世绩去了仓城,现在他的营里只剩下徐世冲带着五千老弱,王老邪好像把他的淮南兵放在这个方向冲击,传令,调房彦藻所部一万人马紧急进入徐盖大营助守,让徐世冲听从房彦藻的指挥。”(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