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末阴雄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零四十九章 强渡与抢攻

    李君羡哈哈一笑,说道:“好嘞,看我的!”他猛地一起身,站出了盾牌之外,弓弦一震,三箭如流星般地连环射出,只听三声惨叫响起,紧接着就是几声人体仆地的声音。

    随着这几声响起,李君羡飞快地低下了头,只听“嗖嗖”地几声,几箭从他头顶不到一尺的地方掠过,甚至带得他的头巾一阵摇晃。

    张公谨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老李,怎么不戴铁盔啊,直接扎个头巾,这什么箭也挡不住啊,再说,你这样探出身子射击,太危险了吧。”

    李君羡笑道:“那几个贼子都是瓦岗军的队正,指挥军官之类的,躲在人后,这样吊射很难射到,擒贼先擒王,你看贼军的弓箭手们已经有点害怕了,射速不如开始,只要把控制他们的军官射杀,就可能引起他们的溃逃。清理完了弓箭手,我们才好填沟啊,你给我留道缝,让我看清楚贼将的位置,然后逐个点名。”

    张公谨点了点头:“好,你千万要当心,别太冒失了。”

    “呜”,一块巨石飞过了两人的头顶,就在身后不到三十步的地方重重地落水,溅起一阵巨浪,如同下了一阵小雨,淋得这些隋军将士满身都是湿淋淋的,甚至还有十余条鱼儿给这一下砸得飞上了岸,在地上使劲地蹦哒着。

    张公谨的眉头一皱,说道:“不好,看来瓦岗贼人们也开始在调近投石机的距离了,咱们还得抓紧,尽快推平了那破壕沟,然后到栅栏边上与敌军接战,粘到一起,他们的弓箭,投石机都不能用了。”

    李君羡二话不说,突然就站了起来,又是几箭连发,两个正在持刀督阵的瓦岗军军官,顿时脖子上就穿了一枝羽箭,鲜血飚出,应声而倒。

    这下李君羡也不低头俯身了,直接箭如连珠,对着栅栏后的瓦岗军箭手们,就是不停地射击,箭锋所指,无不应弦而倒,而他身边的弓箭手们,也纷纷站起身,就这样迅速地拉弓放箭,与敌直射。

    张公谨大叫道:“君羡,快低头啊,你这样太危险了。”

    李君羡毫不为所动,他的头一扭,一枝箭矢擦着他的脸边而过,他一边还击,一边笑道:“如果命中注定这一箭要射到我,那就是躲到十八层地窖,也是没用,饿死胆小,撑死胆大的,射!”

    张公谨咬了咬牙,也从地上站起身,立在李君羡的身前,盾牌如风车般地挥舞起来,为他遮挡着雨点般的来箭,李君羡哈哈一笑:“老张,别挡着我的视线了,低一点!”

    隋着李君羡的举动,千余名隋军弓箭手们,全都站起了身,对着这一线几百步宽的瓦岗军营栅一线,不停地拉弓放箭起来。

    他们本就是无所畏惧的勇士,又是被王世充训练数年的精锐,无论是箭技还是准度,都要强过瓦岗军不少,这营寨之中的瓦岗军士,虽然也有不少是原来徐世绩的部下,更是翟让的老贼,但仍然比不上精锐的淮南箭手。

    瓦岗军箭手尽管占了营寨的地利,但是对射之下,还是尽处下风,片刻之间,瓦岗军的箭手就给这暴风箭的一阵箭雨,射倒了七八百人之多,而射中的隋军则不到五十,此消彼涨,原来还算密集的瓦岗军箭雨,稀疏了许多。

    徐世冲一见情况不妙,连忙叫道:“盾牌手,上前,上前,掩护箭手,给我吊射。”然后他转身了周围的百余名部曲,大叫道:“快,上箭楼,给我射隋军的军官,千万别让他们靠近壕沟。

    两个胆大的部曲,二话不说,就爬上了西边的一处箭楼,刚刚取下嘴里咬着的大弓,还没来得及搭箭,李君羡眼急手快,两箭连发,这两个倒霉鬼直接一个倒栽葱,落下箭楼,其他正在爬别的箭楼楼梯的家伙们,吓得全都跳了下来,没有一个还敢再上了,不管徐世冲怎么打骂喝斥,都是说什么也不敢再上。

    瓦岗军的弓箭变成了在盾牌后的吊射,覆盖住了壕沟前后约十步左右的距离,这会儿张公谨和李君羡总算可以放下盾牌,站直身子了,张公谨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伸出手臂,让几个医护军士把手上中的那两箭给截断,用小刀挖出带有倒刺的箭头,再涂上伤粉,血流满臂,他却浑然未觉,仍然谈笑自若。

    李君羡高高地吊射出一枝箭,这是他右边箭囊里的最后一枝了。一声惨叫声从远处传来,他摇了摇头,一边把自己的右边空箭囊取下,一边把左腰上的那个满满的箭囊挂向了自己的右腰处,眼睛却是盯着张公谨的手,说道:“公谨,挂花了呀,要不要紧?”

    张公谨笑着抡了抡胳膊,虎虎生风,说道:“看到了没,跟没事一样。”他一弯腰,抓起李君羡扛过来的那个大沙囊,百余斤重的大沙囊,在他的手里,举重若轻,跟没有重量一样,他就在原地,向着十余步外的壕沟处一掷,只听“扑通”一声,土囊重重地落入了沟里,压断了一根大腿粗的尖刺木桩。

    张公谨回头对着周围的几百名持盾军士说道:“别愣着啊,快点填沟。”

    王世充满意地点着头,脸上挂着笑容,看着对岸的几百名隋军已经扔了盾牌,象蚂蚁搬家一样地把这些大土囊扔进壕沟之中,也就十分钟不到的功夫,这道壕沟,在这两百余步宽的正面,就给生生地填平了一大半,而后面的浮桥也已经全部接完,九段浮桥成了一道通途,连起了洛水东西。

    长龙一样的隋军步兵,正不停地从着这道浮桥上全速奔过,三里宽的这段洛水水面上,六七道浮桥也在同时架设,已经有三道浮桥接上了对岸,潮水般的淮南步兵已经沿着这几道浮桥,纷纷过了河,在对面的河岸上集结,展开,而那道深沟,看起来给完全填平,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