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七重奏01

第三千八百零三章 魔王:我太难了!

    ****************************************************************************************

    无言片刻,我们纷纷对留言持保留态度。

    毕竟,你不能因为末尾注明是魔王的留言,那就一定是魔王本人呀,凡事得讲究一个真凭实据,抓奸在床,不然别人说自己是奥特曼,你就它喵就真信了以为它只有三分钟能打。

    当然,如果真的是,那槽点就多了去了,连我这个吐槽小王子都分不清哪个是主次。

    岔路二选一,就算没有魔王的留言告诫,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路上果然没有遇到任何陷阱,但类似的事件很快又出现了。

    小心,前有悬崖魔王!

    不是,你一个金字塔内部哪来的悬崖,神海玩多了吧?

    “怎么办?”虽然经过刚才一波信任度大降,萝莉公主还是看向了我。

    “呃……”我细细沉思了片刻,脑海中的阴谋论还是消之不去。

    “魔王是我们的敌人对吧。”

    “嗯嗯。”

    “你愿意相信敌人说的话吗?”

    “视情况而定。”

    哎哟,绝对理智党呀,得,当我没说。

    “我觉得还是不能信,我们可以试一试,就算是真的,悬崖毕竟不比刚才的滚石,只要保持警惕,及时发现,调头返回不就可以了吗?”

    “有道理。”

    萝莉公主恍然一拍掌心,小人偶似乎也忘了刚才的阴阳怪气,很勉强的夸了我一句,不愧是冒险经验丰富的猴子先生。

    于是就这么着吧,果然没走多久,前方的通道就仿佛是整个被硬生生地从地图上抹掉了一般,上下左右,均只余下一片黑不见底的深渊。

    “看来还真是,没办法,只能调头了。”这时候,我还保持着乐观态度,只是刚转过身,笑容便渐渐凝固。

    身后的退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面墙给堵上了,看上去就好像原本就是死路。

    而且是错觉么?那面墙在往前推,它还在往前推!

    退无可退,落下悬崖的一瞬间,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是我大意了,这里的陷阱果然没那么简单。”

    同样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小人偶,目光格外渗人,紧夹裙摆,连坠落的样子都透露出几分优雅姿态的萝莉公主,也失望的合上了眼帘。

    信任度↓↓↓

    白光一闪,我们再次回到了入口处。

    面临着进入梦境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我不得不摆正心态,暂时摒弃疑心,站在客观的角度去分析所谓的魔王留言。

    但是,就算站在客观角度分析,也完全站不住脚呀,你说它魔王到底图什么?

    为了指引我们尽快找到它,好拉开最终决战的序幕?

    那它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在金字塔入口处等我们,脱裤子放屁有意思?

    “凡凡,凡凡,你仔细看一下那些字!”蒂亚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用催促的口吻让我凑近一些去看。

    “嗯?怎么了,这些字有什么问题吗?”我依言上前,恨不得将眼膜子贴到字上,也没发现什么。

    哦,也不能说完全没发现,那就是这字写的贼难看,歪歪扭扭的,比文盲也好不了多少,难道最近的魔王都越来越敷衍了么,随便拉只猴子都能演?

    “不是啦,是这些字的颜色。”

    “鲜红色呀,我又不是色盲,有什么问题吗?那些魔王什么的不都喜欢玩这一套么?弄些鲜血淋漓的效果,企图制造恐怖气氛,自以为能将敌人震慑住。”

    “与其说是对方想制造鲜血淋漓的效果,倒不如说原本就是鲜血淋漓吧?”

    “啥意思?”

    “你想想看,这些机关陷阱,也不是魔王自己造的,对吧。”

    “对呀,雅典娜不是说过么,这是她老祖宗留下的考验,怎么可能是魔王自己造的呢。”

    “也就是说,对于古墓而言,魔王也是外来者,对吧。”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

    “也就是说,哪怕对方是魔王,也要老老实实的躲开这里的机关陷阱,一路潜行进来。”

    “听你这么一说……”蒂亚一通有理有据的分析,让我逐渐找到了盲点,顺着这个思路再仔细一看,果然看出点不同来。

    墙壁上血淋淋的字眼,那一笔一划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为了营造恐怖气氛,震慑后来者,倒不如说是身负重伤之人用颤抖手指留下的血书!

    于是我懂了:“墙壁上的血淋淋提示,并非是魔王的刻意指引,也不是企图干扰我们的阴谋,而是……”

    “魔王一路下来的真实惨痛遭遇!”

    蒂亚点点头,下意识的擦了擦湿润眼角,忽然意识到,或许本世代最惨魔王要上线了。

    这也太扯了吧?!

    但是,好像目前为止,蒂亚的解释是唯一站得住脚跟的。

    没办法,我只好抱着被一顿狂喷的心态,将蒂亚的推论原封不动的告诉小人偶和萝莉公主。

    结果收获了两份崇拜目光。

    信任度↑↑↑↑↑

    “不是,你们就这么轻易接受这种说法了?”

    我无法相信,连自己这样的脑洞带师也是将信将疑,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才接受,你们凭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不呢?萝莉公主歪了歪头,困惑的看着我,不知道触碰了哪个开关,柔软的语气逐渐变得高昂起来。

    “其实我一直就想说道说道了,某些骑士为了推动剧情,写的实在实在是太没有水准了。”

    她激动紧握小手,奋力的往桌子上一锤,发出轻微砰地一声。

    “举个栗子,主角通过破碎的线索,堪破重重迷雾,终于找到了宝藏的所在地,然后藏宝地也布满了九死一生的陷阱,历经艰辛,终于找到了宝藏,结果!”

    喝了一口水,砰砰砰的用力锤三下:“结果呢,敌人悄悄跟在他屁股后头,毫不费力的找到了藏宝地,这也就算了,面对宝藏地九死一生的陷阱,竟然能毫发无损的一路跟到终点,就是为了要在这里和主角进行最后的决战!”

    “更有甚者,甚至还能后发先至,背负攻城弩,肩扛投石机,脚踏列车炮,跃过重重陷阱,赶在主角前头出现在宝藏点上埋伏,你说这合理吗?这合理吗?!”

    “不合理,不合理。”面对激动的萝莉公主,我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剧情合不合理,而是她会不会突然暴毙。

    “所以魔王中陷阱,有什么错?!”

    “没有错,没有错。”

    “魔王也是人!魔王也有中陷阱的自由!”

    “是人,是人,自由,自由。”

    “抱歉,我失礼了……呜~”

    忽然意识到自己一脚踏在桌上,一手高举拳头,就差高举一面旗帜就能化身贞德的萝莉公主,缓缓蹲了下去,捂着脸,害羞到无以复加。

    “总而言之,这一定是魔王的警示没错。”萝莉公主退场,小人偶紧接着闪亮登场,一锤定音。

    “道理我都懂,但魔王为什么要警示我们呀?”

    “大概……”小人偶歪着头,努力想了想,得出一个让我无语的结论。

    “大概,这是一个好心的魔王。”

    你可别到最后,魔王才是好人,我们这些勇者才是一路对善良无辜勤劳耕作乐意助人的魔王手下烧杀抢掠的带恶人,这么反转,虽然这种套路最近用得不少,但作为当事人我心理和生理方面接受不能。

    姑且确定墙壁上的警示没有阴谋后,接下来的一路,我们顺畅了许多,果然按照警示,就能顺利避开陷阱,找到正确道路,甚至有些阴险的机关,把正确的道路隐藏起来,若是没有魔王留下的【前有隐藏道路】这样的提示,我们恐怕得兜转好几天,踏过成千上百次陷阱,才能摸索出来。

    这也侧面证明了,魔王到底被陷阱坑过多少次,才找到正确的路,留下这些警示,恐怕整个金字塔已经遍布染满了它的鲜血。

    不止如此。

    来到一个复数岔路口,我再也忍不住,辛酸同情的泪水哗啦啦流了出来。

    一二三四五……一共八个岔路。

    其中七个岔路都留有魔王的警示,很明显,没有警示的那个岔路才是正确通道,一路上相似的情形我们遇过许多次,只不过这一次的岔路最多。

    那么问题来了,所有的陷阱通道都留有警告,甚至注明了是什么样的陷阱,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的同志们!

    这代表着魔王七个陷阱都踩过了!

    我们甚至能从墙壁上的血字,分辨出魔王踩陷阱的顺序。

    你看第三条通道,字体较小,笔画较细,看起来应该是用涓涓细血留下的字迹,伤势不大,应该是魔王做出的第一个选择。

    越往后,血字越大,笔画越粗,出血量越大!

    到了第七个,那血字,简直就像是满口满口的鲜血猛地喷上去的一般,又似握着一人多高的巨大毛笔,挥洒而出,气势磅礴,光是看着就觉得疼。

    这出血量,怕是连毛细血管里的血都流干了吧?

    那么,问题又来了,八个岔路口,八分之一的正确率,结果选错了七次,请问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是多少。

    对我这个数学帝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一道题,但对于一个但凡还有点同情心的人类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不愿意去碰触的问题。

    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前面的岔路口也是,五个岔路口的,必定会有四个留下警示,四个岔路口的,必定有三个留下警示,无一例外,简直菲妮附体,救世主惊呼不可战胜。

    “猴子先生。”就连不会流泪的小人偶,都装模作样的抹起了眼角,扯了扯我的衣袖,声音哽咽的对我说道。

    “等会遇到魔王,你不要再欺负它了好不好,它已经够可怜了。”

    这个本应该是槽点满满的二五仔请求,却立刻得到了我的认同,用力点点头。

    因为魔王它,实在太难了。

    眼前八个岔路口的考验,似乎就是最后一道了,顺着魔王的警示进入正确岔路,往后就是一条向下的直道,再无曲折,道路也是越走越宽敞,空间越大,完全就是一副即将要到达BOSS房的预示,就差来一个存档点了。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处空旷大厅,大厅最深处,耸立着一扇数十米高,足有百米宽的夸张巨石大门。

    大门前,站着一道身影,似乎也被这扇大到没朋友的石门给挡住了路。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它缓缓地,阴森森地转过身,无风自动的斗篷,帽子下面黑漆漆的面孔,有那么点最终的带BOSS的感觉。

    等它抬起头,露出真容,那张熟悉的面孔让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本子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