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七重奏01

第三千八百四十二章 谁来救救世界!

    ****************************************************************************************

    “瓦尔特大叔,做好被砍的准备了么?”

    “喂喂,这样华而不实的剑,可砍不中我喔。”面对我的左右开弓,瓦尔特甚至犹有余力的飞快点燃烟杆抽上一口,露出不屑一顾的傲然。

    回应他的,是相隔数十米,原味吮指剑一记自上往下的笔直劈斩。

    霎时间,世界被一道深红色的火光分成了两半。

    宽数十米的火光之中,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沸腾翻滚的熔浆,滔天覆地的烈焰,以划落的剑尖为源,自上往下形成一道骇人的天幕,且延伸到世界的尽头。

    就好似一块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格格不入,画风完全不同的拼图,硬生生的被拼凑到这里,制造出这一切的无法理解的力量,让人产生一种极度违和与荒谬的不适与恐惧,脑海中根深蒂固的常识与三观,本能的,或是强迫的将这种力量归咎于神或魔。

    瓦尔特,理所当然的被笼罩在火光世界当中,身影被熊熊烈焰炙烤着,但是下一秒,他却出现在离火光数里之地,屁股一撅摆了个亚洲蹲,龙化的嘴里叼着烟杆,啧啧称奇的对仿佛将世界劈开的火光评头论足。

    “你这把剑,用来欺负弱者到是蛮管用的。”

    又是无言的一剑,冲千米之外的瓦尔特横斩而去,从左至右,挥出一片雷霆世界,因为闪电的性质,这一剑更快,更加迅猛。

    然而,还是没有命中瓦尔特,他出现在另外一处地方,眯着眼,仿佛置身之外一样,依旧是满不在乎的嘴脸。

    但是很快,他无法淡定从容下去了。

    竖劈的烈焰,横扫的雷霆,在这方世界形成了一道交织的十字斩,眼前的世界,就像是一个圆形的蛋糕,被横竖两刀工工整整的分割成四块。

    此时,漆黑与火红的交线,此迸发出激烈的光芒,黑与红,在逐渐的渗透,交融。

    而后,BOOM!

    蛋糕直接爆炸了。

    “咳咳咳,乌烟瘴气的,威力不行,动静到是不小,挺会虚张声势。”哈迪一脸嫌弃的扇着鼻子,就好像自己丢到角落里头的玩具,被别的熊孩子的脏手给碰了一样。

    “吼!!!!!!”

    覆盖了半个世界的雷霆火焰爆炸中,一声让灵魂战栗的威严怒吼自里面爆发,肆虐的爆炸波就似被两只无形的巨手从中间拨开,一分为二,里面却不见瓦尔特的身影。

    后面!

    几乎在一瞬间,连究极的返身踢也来不及做出,只是本能的扭了扭腰,无声无息的雪白爪子,就从腹部擦了过去,带起一大片血花。

    “再强大的能量,若是不能汇聚起来,那就相当于是在放烟花。”

    瓦尔特阴恻恻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我本来是想这么教训教训你的,但是……你这鲑鱼甲,当真不赖。”

    那殷红一片的血珠,依然在半空飞溅,其中一部分属于自己腹部的三道抓痕,另外一部分,属于瓦尔特被割开一道数寸长的豁口。

    特地避开了胸口厚实弹牙的鱼肉,想个对手一记肾击,结果千算万算,依然是被鱼骨腰带给划破了。

    赚了还是亏了?这种伤能报意外险么?

    “过奖过奖,我也没想到。”

    确实没想到,战斗至今,第一次让瓦尔特飙红的,竟然是这种意外事件,自己拼死拼活,却还不如把咸鱼剑缠在腰上守株待兔!

    天地良心,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想用这种形态激怒瓦尔特,从来没想过还能建立奇功。

    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忧伤才好。

    唰唰,瓦尔特连续后跃,退出百米开外,眼睛眯的更眯,似在打量思索,黑虎掏心PASS,肾击PASS,头和腿保护也的挺好,对手全身上下还有哪里更容易下手。

    看起来后脑勺不错哟?

    我也乘机缓口气,刚才是怎么回事?瓦尔特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成这样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龙吼。

    这货终于舍得用龙吼了,刚才那一嗓门,原本以为是破开爆炸,其实真正的效果应该是瞬移。

    比COSPLAY熊的瞬移更加强大。

    自地狱格斗熊时代就已经掌握的瞬移,虽然好用,但以前我也说过,面对同等级的对手,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太强烈,导致周遭的空间极度不稳,或是极度稳固,是没办法瞬移到太近距离的。

    龙吼似乎突破了这层限制,亦或者是原理不同,我敢打包票,瓦尔特刚才瞬移出现的地方,离我绝对不到十米远,否则我绝对不至于应对的那么仓促,毕竟是只有五成实力的瓦尔特,太变态可就说不过去了。

    真好呢,教练,我也想学龙吼。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龙吼瞬移也不是那么无解,其实但凡龙吼都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那就是你必须得吼上一嗓子,你这一吼,别人就有防备了,这就是龙吼的最大弱点,不像熊人的瞬移,无声无息,也没什么施法前摇,胜在出其不意,老银币了。

    但正如瓦尔特刚才的话所说,只能欺负一下弱者或是用来跑路,在真正的强者对决当中,受限蛮大。

    大家互有优劣,强行扯平。

    瓦尔特一拉开距离,我才发现刚才错失了一次扩大战果的机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立刻跟进,扛着原味吮指剑又是唰唰几剑挥起。

    漆黑的雷霆世界,极寒的冰雪世界,暴乱的狂风世界,沸腾的火焰世界,静谧的月光世界,在一剑又一剑当中呈现,肆意的分割着原本的世界。

    一剑一世界,大抵如此。

    缺点就是耗魔,极度耗魔,像蒂亚那种小法师,半剑都挥不起,哪怕是圣月贤狼这样的纳税大户,也坚持不了多久。

    但我要坚持那么久干嘛?不能在半个小时内搞定瓦尔特,我就算是一剑一宇宙也白搭。

    就像是一块不断被切割的蛋糕,无论刀法再怎么凌乱无章,总归,被切下来的蛋糕块会变得越来越小。

    这意味着,瓦尔特的躲闪空间也会越来越小。

    瓦尔特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竖瞳一凝,就要有所动作,可是我辛辛苦苦切蛋糕切了那么久,怎么能让你把蛋糕端走。

    我已经看破了你的看破!

    原味吮指剑竖直向上握于胸口,剑身侧转,往上一抬,害怕中二过度,只能在心里低呼一声。

    卍解!

    绽放吧,千……啊呸,元素暴乱。

    于是乎,冰雪世界,火焰世界,雷霆世界,狂风世界,月光世界,杂乱无章的交错着的数十个元素世界,顷刻间被揉做一团。

    过量的元素,无法融合,也无需融合,只待冲突加剧,引发化学反应,然后……

    BOOMMMMMMMM!

    瓦尔特口中的烟花,填满了这个世界的每一寸角落,每一条缝隙。

    世界,绽放了。

    在华丽的礼花当中,一条条半透明的,毫不起眼的月光丝线,纵横交错,编织起了一张大网。

    礼花,终究只是礼花。

    鲁迅先生说过,真正能杀人的,是绣花针。

    他还说过,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他又说过……算了,今天的鲁迅先生已经累了,他不想说了。

    你看这爆炸,像不像一轮煌煌烈日,自东方升起?

    我要不要拿出圣月贤狼,染红一身白袍?

    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

    我眼中的世界,就像如此。

    在烟花最盛的一刹那,好像有谁拿起身边的遥控器,轻轻的,好不费劲的对着这个世界按了一下。

    于是,世界暂停了,所有的烟花,都凝固在最美的一刹那,变成了一幅静止的画面。

    还好我可以动,没有被遥控器控制。

    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眨眨眼,表示一下无知良民的懵逼。

    轰隆!!!

    咔嚓!!!

    那副静止的3D立体璀璨烟花画卷,忽然被一股猛烈的力量从背面破坏,裂开了数十道裂痕。

    轰隆!!!

    再也无法承受第二次重击,裂痕破碎,烟花画卷被破开一个巨大的,漆黑的窟窿。

    一个狰狞威严的白色龙头,宛若神明一样,从窟窿里缓缓探入。

    “弗利萨三段!”琪露诺小天使,眼疾嘴快,这次抢先一步,得意洋洋宣布。

    仅仅是落后了半秒钟的水晶,不慌不忙,神色从容,胜券在握。

    “是战王丸才对!”

    然后,她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瞟了琪露诺一眼,脑袋又开始有节奏的摇摆起来,嘴里轻哼带唱的响起了熟悉的,用生命换来的小曲儿。

    “我的心,是那光能……”

    咦?

    不等琪露诺露出羡慕嫉妒恨又无奈加奋发图强暗下决心死意已决九死一生的目光,水晶也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似的,顿住了。

    好像……哪里微妙得搞错了?

    接下来到底是登龙剑,还是一刀两断来着?

    从天而降的两记拳头,砸在了两个笨蛋头上,只见哈迪神色不善的瞪着她们俩。

    虽然在他看来,这是一场超低水准的菜鸡互啄,但怎么地,也是一场正式的对战,应该给予尊重,麻烦你们两个不要抢镜头行么?

    在哈迪的死亡瞪视下,俩小乖乖缩起了脖子,心里哀叹一声。

    完了,弗利萨终极体(亚雷斯)胎死腹中,谁来救救那美克星(锡菲罗)!!!……